佛陀说

缘起中的感受

缘起(Paṭiccasamuppāda),或缘起法则(Law of Dependent Origination)是佛陀教法的基础。

佛陀强调它的重要性如下:

Yo paṭiccasamuppādaṃ passati, so dhammaṃ passati;

Yo dhammaṃ passati, so paṭiccasamuppādaṃ passati.

 

「见到缘起的人,即见到法;见到法的人,即见到缘起。」1

缘起解释了轮回(saṃsāara),生死流转的过程,在一串互相关连的因果链中,循环不息;缘起也揭示了打破这条因果链,终止生死流转的方法。

 

佛陀说:

Taṇhādutiyo puriso, dīghamaddhāna saṃsāraṃ;

Share

佛陀关于戒的教导

对恶行的羞耻心与畏惧(惭、愧),是令我们避免不善的一大支柱。精进是另一个支柱。努力精进时,人的身、语、意行,将渐渐地远离过失,变得纯洁、清净,新的精进也将一再地生起。有了精进的支持,便会培养出许多清净的善法。精进的支撑力愈大,长养的善法便愈多。善法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增加,相当惊人。精进变得愈来愈强,避免不善的勇气愈来愈强。培养善法的勇气也愈来愈强。避免不善,长养善法的勇气称为viriya(精进)。具此这种精进的人,称为viriya-vanta(精进具足者)。

Share

佛陀关于定的教导

从《掉落经》(Papatita Sutta)可以明确地知道:ariya samādhi(圣定)并不仅仅指「定」,而应该理解作「精进、念、定」一块儿生起。例如,在禅坐时,依循如此的指导:「在腹部上升移动出现时,瞄准并将心送往目标,持续地观照该目标。」当腹部上下移动显现时,运用心的精进力将观照心送往目标。这时候,便运用了精进,没有活力的畏缩或撤离,也没有精力的耗尽、倦意或随便的观照。心是警醒、活跃且敏锐的。精进现前,每一秒都在将观照心推向目标。然后,有如此的教导:「持续地瞄准,观照再观照。

Share

佛陀关于慧的教导

三层次的烦恼:粗显、中等与微细,可比喻作疟疾的三个阶段。典型的病发状始于寒颤,接着是高烧,精神错乱,这可能持续数小时或几天。最后,病人开始流汗,体温下降,可能自我感觉不差,但觉有一点虚弱。毛巾包住冰块放在胸口与前额让高烧降温,有助于治疗发作阶段的疟疾。但是,若未服药,每两、三天仍会有高烧发伤,因为寄生虫尚未被消灭。

只要条件适合的时候,这些潜在的寄生虫仍会继续肆虐。同样地,蛰伏在心中的随眠烦恼,能够让人跌出法与律。单靠戒与定仍无法灭除随眠烦恼,唯有智慧才能办得到。只有在观智生起时,观智才能暂时地驱散烦恼。只有在那时,观智才会逐渐生起、成熟,达至圆满,而被观照的所缘与能观照的心,终将消失、止息。

苦的根源

Share

魔王十军

有一次佛陀对比库们说:诸比库!听好,我将教导你们彻底摧毁魔王军队的武器。这不外乎是七觉支。禅修是我们内在善的力量与不善力量之间的一场战争。大多数人都任凭不善力量的摆布。

心懦弱的人,遇到可能诱发贪瞋痴的所缘时,将被不善法所席卷。因此,他们长时困于轮回的恶性循环里。有人也许会怀疑战胜不善的可能性;其实,精进是非常强大的军队。我们可以运用它来打败看似强大的魔王军队。同时,我们也需要有防御的策略。每当内观有所进展时,我们便赢得一场战役。

Share

八戒及其利益

有人要求我开示八戒,也就是“具足八支之布萨”。圣典记载,有一天,一些释迦族的佛教徒,在布萨日去见“他们的”佛陀。佛陀就问他们,是否有持守“具足八支之布萨”(八戒)。他们答道:“尊者,有时我们持守具足八支之布萨,有时则没有。”

Share

概论布施

《增支部.八集.长膝经》记载,有一次,一位名叫长膝的富翁请教佛陀说,像他这样拥有妻子儿女,享用美丽且上等的衣服、珠宝、花饰、金钱及诸如此类东西的人,如何才能使自己在今生与来世得到快乐?当时,佛陀向他解释获得居士之乐的前四个先决条件:我们善巧与努力地工作;我们保护自己的财富;我们的朋友拥有信心、戒行、施舍心及智慧;我们不奢侈地享用自己的财富。

由此可见,佛陀认为财富是获得世俗快乐的先决条件,但那必须是透过工作、精进及正当方法,也就是“如法地”获取的财富。当然,财富本身并没有价值。财富的价值,是在于我们如何使用它,也就是我们以自己的财富所造的业。因此佛陀在《增支部.五集.获取经》,向其主要护持者给孤独长者解释要发达的五个原因:

Share

业的复杂性

在《中部.大业分别经》,佛陀解释,由于我们的智慧不完整,在尝试了解业的运作时,有时我们的结论是对的,有时则是错的:唯有佛陀才对业的运作拥有完整的智慧。

首先,佛陀解释一切业的某个层面:“有意地透过身、语或意造业后,如果它的果报是乐受的话,该人便会感受到快乐。”这是在说,造业的意愿决定果报。如果我们以善的意愿造作某业,其果报也将会是善报,其感受多数是快乐的。

有一种并不少见的见解,是认为可以透过善意来造恶,因此恶业变成了善业,比如“正义”的杀人,为了让绝症病人、将死老人快乐而说谎,善意地欺骗,为了解救多数人而杀人等等。会产生这种错误的见解,是因为贪、嗔、痴的缘故。
  
佛陀说:“有意地透过身、语或意造业后,如果它的果报是苦受的话,该人便会感受到痛苦。有意地透过身、语或意造业后,如果它的果报是不苦不乐受的话,该人便会感受到不苦不乐。但是,这些愚昧、无知的外道是什么人?他们怎么能够明白世尊对业的开示?”

Share

诸母之母

且让我们问一问自己几个大问题,一切时代的人所问的问题:“我是谁?”“我是什么?”“人是什么?”这些问题在整个历史上衍生许多臆测、许多迷惑、许多渴望及许多痛苦。对于这些问题,许多哲学家绞尽脑汁,写了一页又一页,甚至许多本厚厚的著作。去任何一间好的大学图书馆,都可见到一架架的书,现时的、旧时的、甚至古代的,尝试回答有关人的问题。
  
《相应部.沙米帝问经》记载,有一次,有一位名叫沙米帝的比库也问佛陀这样的问题。他问:“尊者,说到‘有情、有情’。尊者,如何会有‘有情’,或如何有有关‘有情’的解释?”佛陀解释:“沙米帝,有眼、有色、眼识及眼识所识知之法,便有有情或有关有情的解释。有耳…鼻…舌…身…意、有法、意识及意识所识知之法,便有有情或有关有情的解释。”
  

Share

世界的尽头

苦灭(涅盘),可以被视为是一切宗教的终极目标。根据个别宗教的教义,个别宗教有自己对苦灭的见解。在此,我们要讨论更多对涅盘的见解,因为开始了解什么是涅盘的其中一个好方法便是:了解什么不是涅盘。
  
首先有这么一种见解:可以透过一切精神上的修行来证悟涅盘。这是“开明”的见解,对涅盘持有民主与政治上正确的见解:“一切通往涅盘之道都是平等的,一切的涅盘都是平等的。不需要认为佛陀的教法是独特的,不需要这么偏爱精英。”大家都听过这种见解,由于如此,现在甚至提到“宗教”也会令人反感:现在人们必须说“精神传统”,就像只是品味的问题,这是贪欲论的必然结果。
  

Share

Pages

Subscribe to 佛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