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五讲

壬二、真实对治法:

前面的颂文讲述为什么要修对治法的原由,下面颂文即正式宣说“对治力”。

我由无知愚昧故 造作众多自性罪

及诸所制诸罪业 凡其所作一切罪

今对依怙圣目前 合掌思维诸苦怖

数数皈命恭敬礼 一切诸罪皆忏悔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四讲

“复于文殊妙吉祥,自以此身为供献”,智慧自在的文殊菩萨,将其自己的身体供献出来利益众生,并非因他人的劝导,如今我们也向其学习,甘愿将自身供献予文殊菩萨;“大悲心行无动转,观音自在依怙前”,在无颠倒错乱、任运成就,为三界依怙主的观世音菩萨面前(这些大菩萨过去久远劫早已成佛,只是示现菩萨形象利益众生,就本身功德而言与佛境无二无别,于利益众生上,他们的悲心是任运的);“疾痛哀号声惨切”,无助凄切地呼唤,希望观世音菩萨护佑自己;“恳求于我施救护”,前面说过,我们造作诸多恶业,乃是浑身充满罪业之人,如今恳求观世音菩萨能对我等罪人善加护持,免去恶趣之苦;“圣者虚空藏菩萨,地藏菩萨诸圣众,一切大悲依怙前”,另如虚空藏菩萨、地藏菩萨、弥勒菩萨以及除盖障菩萨,在这一切内心充满大悲的怙主前;“志心呼吁求皈救”,真正发起至诚的心,对过去所造罪业深怀恐惧,祈求圣者菩萨的救助。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三讲

至尊宗喀巴大师说:

 

“大乘道命为发心,是a菩萨行根本依,

能转资粮如金汁,摄纳众善为福藏。”

 

菩提心可说是大乘的栋梁,大乘的佛法都是建置于菩提心之上,故而非常重要;同时,它也是大乘的入门。它如点金剂一般,把一切我们所积集的福德资粮都转化为成佛之因,将我们这个平庸的凡俗之身变为无价珍宝般的如来身。所以对于菩提心的教授,如开示大乘菩提心、菩萨行的《入行论》,我们应发起“为利一切有情誓愿成佛”的广大心愿来听闻。

 

我们现在讲到第二品,为了令菩提心妙宝,未生令生起,如今主要讲忏悔业障方面。之前说道,暇满人身既已得到,即可依它来修行。修行能成就现前究竟的一切大义,因此我们应利用当下的暇满身来修行,而不要推到未来。如今我们的外缘、内缘都已具足,若再不利用现在的身体好好修行,临终时便会受各种苦。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二讲

“于诸菩提心所依,及诸塔庙我顶礼”。菩提心所依,即是令我们菩提心发起的各种因缘。如,开示修行七重因果的大乘经典,我们依靠它才可以发起菩提心,此是菩提心所依;乃至给我们传授菩萨戒的阿阇黎堪布,也是菩提心所依;此外,我们在何处受菩萨戒,在何处修习菩提心乃至受持菩提心,这些塔庙、寺院便是我们生起菩提心的助缘,因而也是菩提心所依。对于这一切都要去顶礼。

 

“于诸和尚阿阇黎”。和尚,即授与我们具足戒、大戒的堪布。阿阇黎有很多类型——教我们念诵的师父,传居士戒、在家戒予我们的师父,均是阿阇黎。

 

“持净戒者”,即行持菩萨净戒者。上述诸人,我们都要一一顶礼。

 

己三,皈依支:

 

下面即是讲皈依的支分:

 

乃至未证菩提前 于诸如来我皈依

于诸正法菩萨僧 我今皈依亦如是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一讲

辛二、拭身:

 

无比天衣清洁离垢染 妙香沾洒涂拭如来身

 

献浴后,即观想为诸佛菩萨拭身。

 

以沾满妙香、清洁无染的柔软天衣来擦拭如来的身体。擦拭时,并非如我们想的那般将身躯全部擦拭一遍,而是主要擦五个部位:额部、喉间、胸间、两肩,自然就干净了。

 

辛三、供天衣:

 

次复于诸圣身敬奉献 芬馥天衣妙色善染成

并及种种轻柔妙天衣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讲

第四世班禅大师如是说过:“行者初应作,善观自内心,如经首梵字,无比胜师许。”在一切修行的起初,观察自己内在的动机极为重要,正如在经论前所说的一句梵文那般重要。因为在藏文每部大藏经的开始,都会有句梵文的名字。

 

修行之初,每个人的思想状态千差万别,如果我们的内心较为烦躁散乱,让思维快速安住于善法中就很困难。所以,应先让自己处于一种平等舍的状态,这并不一定是要求内心一开始就能安住,只要能渐渐地让内心平静下来,不再那么烦乱即可。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九讲

具备菩提心的菩萨乃是我们最殊胜的福田,不要怀着嗔心等恶心来对待菩萨,否则此恶业会召感极大苦果。倘若对菩萨这样的大施主起恶心,如嗔恨乃至毁谤之心,你的心念有多少刹那(一弹指有六十五刹那),就会堕入地狱多少劫。这便是异熟果报的严重性。《最极寂静决定神变经》中有言,若菩萨对菩萨生起嗔心、慢心,就相当于对自己宣判说,自己要经劫住于地狱。因此释迦牟尼佛告诉文殊菩萨,在此方面要极其谨慎小心。

 

壬二、应修信心之理由:

 

若谁于彼生净信 其果如前信转增

于诸佛子极危重 罪垢不生善自增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八讲

“诸天仙人梵行者,宁有何人心似此”。不仅世间父母没有广大的利益心,连言语正直的天人、修四无量心的梵天亦没有这样广大的饶益心。世间的天神,你对他好,他可能会给予少许帮助,但稍有怠慢却可能招致很大的灾患——无论是哪一层天,均没有广大、平等的利他心。

 

彼诸有情于往昔 为自利故如是心

梦中尚未暂梦见 此利他心从何生

 

世间的有情,自利尚未圆满,利他的能力也不够,不能成为我们究竟的皈依处,只有诸佛菩萨才能作为我们的究竟皈依处。世间天人,如前面所说之大梵天、仙人及世间有情等,他们过去即使为了利益自己,像这样的愿菩提心连梦寐中也未曾暂时出现过,那么利他的广大愿菩提心又从何而生呢?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七讲

辛二、以喻显示分类:

 

如人欲行兴趣行 差别如何易了知

如其次第愿行别 智者当知亦如是

 

“如人欲行兴趣行,差别如何易了知。”如颂文中说,好比渴望去拉萨却尚未动身,这便是愿菩提心;“兴趣行”,便是已动身上路,此即是行菩提心。这样便显出差别来,由此就很容易了知愿、行菩提心的差别,正是一个想去、一个直接动身。

 

辛三、解说各自利益,分二:壬一、愿心利益;壬二、行心利益;壬三、教理证成。

 

初者,愿心利益:

 

愿菩提心虽亦能 于生死中与大果

然不如行菩提心 出生福德恒无尽

 

方才讲了一下愿、行菩提心的体性及其差别,此处便先说愿菩提心的功德。

 

Share

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六讲

之前我们讲到以如意树为喻赞叹菩提心的功德。“一切余善不久如芭蕉,一次生果凋谢不再生。”善业若无菩提心摄持,善业感果后,很快就会干涸;若在菩提心摄持下,所做善业虽然微小,善业却会不断地感果,没有穷尽,会辗转地增长。《三主要道》里也讲说:

 

“出离若无菩提心,所持则亦不能成,

无上菩提乐因故,智者应发菩提心。”

 

如果没有菩提心摄持,我们所作的一切善法均不会成为成佛之因;只有在菩提心摄持下,所作善业才能成就我们未来的佛果。

 

壬四、以勇士护送喻开示能映蔽定业罪:

 

如作极恶难容诸重罪 须依有力勇者脱诸怖

若于谁人归投即蒙救 诸谨畏者于彼何不归

 

Share

Pages

Subscribe to 入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