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狂刷存在感的“我” - 嘎玛仁波切

一、人我执和法我执
        无始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里,人类的主观意识都太强烈了,一直执着地认为有一个所谓的“我”存在于自己身上。其实这个“我”,当你真正想要去寻找的时候,从头发到脚趾甲,都是找不到的。虽然找不到,但当别人讲了不好听的言语,或是没有赞叹你的时候,那个“我”就会跑出来,产生各种情绪,非常强烈的表示它的存在,用现代“时尚”的说法,这个“我”,一直在狂刷存在感,他不停向外表达着一个主题,就是所谓的“人有我”,人们因此而陷入“人我执”。
        从生下来有了名字之后,不管有没有人同名同姓,我们都会把这个名字当成是“我”。在任何场所,只要有人提到这个名字,我们就会把它当作和自己肉体有所关联而作出反应。随着“人我执”的存在,附带就会产生很多“法我执”。

Share

识破我执心的诡计/吉噶康楚仁波切

执著於自我的惯性,也就是「我执」(ego),这是所有痛苦及迷惑的根源。讽刺的是,当我们要寻找这个自己所珍惜及保护的「自我」时,我们却找不到它;自我是易变且无法掌握的。当我们说「我老了」,我们是将身体当作自我;当我们说「我的身体」,自我又成為身体的拥有者;当我们说「我累了」,自我又相当於生理或情绪的感觉;当我们说「我看见」,自我又成為我们的觉受,而当我们说「我想」,它又变成我们的念头。裡裡外外都找不到自我时,我们也许会下个结论:自我就是觉知这所有的事情,也就是一个觉知者(knower)或心(mind)。

Share

“我执”与“觉知”的辨析/慧广法师

如何在我们当前的生命中,直接指出这个我来,以便证明人生命中有些永恒的存在?

这可能要配合修行的功夫了。

首先,我们先将心静下来。心静下来之后,内外一切动的现象对我们来说,就会变得很明显。于是我们很清楚的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有车声、人声、风吹草动的声音、鸟叫的声音······这些声音有大有小,但都是有生有灭的;某些声音生起了,我们知道;某些声音消失了,我们也知道,尽管一切声音都是有生有灭的,可是,我们这个“知道”——内心的觉知,并没有随着声音而生灭。

我们也能很清楚的知道心里:一个念头生起了——消灭了,而这个“知道”并不生起也不消灭。心里有了念想,它知道心里有动相;念想消灭了,它知道心里的宁静相。

Share

识破我执心的诡计/吉噶康楚仁波切

执著於自我的惯性,也就是「我执」(ego),这是所有痛苦及迷惑的根源。讽刺的是,当我们要寻找这个自己所珍惜及保护的「自我」时,我们却找不到它;自我是易变且无法掌握的。当我们说「我老了」,我们是将身体当作自我;当我们说「我的身体」,自我又成為身体的拥有者;当我们说「我累了」,自我又相当於生理或情绪的感觉;当我们说「我看见」,自我又成為我们的觉受,而当我们说「我想」,它又变成我们的念头。裡裡外外都找不到自我时,我们也许会下个结论:自我就是觉知这所有的事情,也就是一个觉知者(knower)或心(mind)。

Share
Subscribe to 我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