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身法

念一万遍请救我,不如念一遍请吃我!--施身法的故事

终南山是特别好的一个修行地方,这个故事很好,有很多值得修行人琢磨的地方,特别推荐。

终南以千百年来闭关隐逸的茅棚文化,吸引了数不清的修道者,其中有禅宗圣僧有丹功高道也有喇嘛师父,使得终南修行风气清静纯粹,所以像惭愧这样迷恋修行的娃娃,都是很想去终南,因为那里有安抚心灵的恩师。

这则故事是听曾住喇嘛洞的喇嘛师父讲述的,这位喇嘛师父远从川藏而来,奉上师观察缘起,来到终南山住山修密。在这期间住了两个地方,其中一处就是喇嘛洞。这处地名已不知何时何缘故起的,但中国地名大多就是直译,肯定是跟以前在此闭关的喇嘛师父有关的。

这位师父住在喇嘛洞修密期间,认识了住在他不远处的一位汉喇嘛。汉喇嘛就是汉族出家的藏传佛教僧人,俩人同是密宗,自然很亲切,生活上互相照顾着,藏族师父刚来住山,对于内地的天气还不是很适应,有时就闹点头疼发烧的小病,汉喇嘛师父就给他找草药治疗。俩人关系很好,但是密宗戒律是很保密的,当初发过誓言,所以对于各自修的法,互相也从不多问。

Share

恐怖施身法的真义! 大圆满究极上师·法主多智钦·特巴仁波切

施身法的真实内核,是斩断内在的恐惧和希望。
“二者”是同一性相的两个反体,实为一回儿事儿。

恐惧的最深核心,是来源于内心的焦虑和紧张,
也就是一种紧缩感,其实——它是我执的动力。

我们的阿赖耶识中存贮太多这样的惯性了,
所以,这个焦虑,已经渗透了每个细胞,每次呼吸,每个念头之中。

当希望和恐惧已经生起的时候,最好的破坏它的结构的方法,
就是什么都不做,彻底向它敞开——无所事事的艺术。

无所事事的艺术最难!我们习惯要去反应,要自卫,或是主动出击。
不过,这些看似勇敢的行为,实际是恐惧的一种表现和掩饰。

于是恐惧越释放,就越增加。
正如蔣扬钦哲秋吉罗卓所说的那样:“你越是去解决它们,这个轮回里的麻烦就越麻烦。”

Share

施身法打开虚空门,是百种颇瓦法都无法比拟的!玛吉拉尊、降央仁波切

施身法略述

尊贵的住持降央仁波切于 2007年2月在台湾,简述噶陀寺闻名遐迩的大圆满十三窍诀经典之《贡噶崩巴大断行》教言。

Share

施身法 - 貝諾法王

塔唐秋竹仁波切 口譯

瑪瓊祖古 整理

那這個我執著要斷除的法門,傳出來的法門就是施身法。這樣要斷除我執是不容易的,如法依靠一位上師,跟上師學習施身法的口訣,口訣學習了以後,念誦施身法的儀軌,然後去墳場,或是一些兇猛的,修施身法,招徠一些鬼神。那鬼神也是跟著你鬥法的時候,斷除我執,降伏鬼神。不只這樣,釋迦牟尼佛傳了經律論還有密法,尤其是最殊勝、最究竟的大圓滿。所有的法門為甚麼要傳呢?它的意義是斷除我執,所以傳這些法門。修施身法的上根器,具足慧根的、有勇氣的這種弟子修持施身法,此生斷除我執,證悟無我般若空行母的智慧,是肯定的。

一般修施身法,沒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修的,這樣修的方式是很少的。今天已經斷了我執,悟了無我的境界的各位大德們。法王認為你們也沒有我執著,對我來講的話,我斷不了我執。

Share
Subscribe to 施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