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仁波切

永嘉仁波切回忆录(一)

第一篇:理塘坐床

我的第一世阿旺慈诚,早年求学于嘎丹寺,继而入下密院,并担任该院住持之职,后来成为格鲁派第六十一任甘丹赤巴。“永嘉”便是这一世的名字。我的第二世,出生于四川省理塘县的措山区。少年时学于理塘寺,离开该寺后,即在胜乐金刚化现的一处圣地,终生闭关潜修,从未到过三大寺。永嘉仁波切第三世赤列顿巴,出生于四川省理塘的拉波区,先后担任过理塘寺辩经学院的院长和住持。

Share

永嘉仁波切回忆录(二)

第二篇:出走印度

我幼时在宁玛派寺院大约驻留一两年,之后一直住在理塘寺,十岁那年去了拉萨的色拉寺,在那里学习了大约两年,十二岁逃亡印度。开始的时候逃亡印度还算轻松, 没设那么多的关卡。我们后来决定逃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军队进驻拉萨、印度尼泊尔等边境地区。到处紧张的气氛令我们倍感恐惧。我们最初只是想,先躲到边境或山林里避一段时间,最多几个月就能回到拉萨的寺院。因此没作太多的准备,很多重要的物品基本没带,吃的用的也带的很少。

Share

永嘉仁波切回忆录(三)

第四篇:色拉学法

我幼时曾在宁玛派的寺庙受过沙弥戒,但那时候年龄太小,不大懂。十三岁,我在巴萨从林仁波切处又重新受了沙弥戒。当初,许多出家人从西藏逃亡到印度后,到各自的师父处舍了戒,还俗当了兵。后来到了巴萨,很多人重新受了比丘戒和沙弥戒,恢复了原来的法名。受戒时,林仁波切问我的名字,我说是昂旺洛桑丹增赤列嘉措。林仁波切即赐我图布旦嘉措的法名。林仁波切的全名为图布丹隆多·那杰赤列,图布丹是林仁波切的名字,嘉措是努日仁波切赐我的名字。林仁波切便将他的名字与嘉措连在一起,作为我的法名。

Share

永嘉仁波切回忆录(四)

第六篇:再回西藏

1. 理塘县拉波乡

一九九三年,我再次回到西藏。前两个多月,我到了很多地区讲经传法,后来去了理塘县拉波乡。那里有一家的女儿自杀了。据女儿的父亲讲,每天晚上他们都看到女儿,是鬼的样子回来。家人很害怕,也很痛苦,请我去做超度。我们在那里做了一个火供,火供之后,没人再看到什么灵异现象了。大家认为女孩子可能投胎了。大威德金刚的火供,是观想平息消除对方的嗔心烦恼,烦恼一旦消除,对方的心变得安详,便可以平静地投胎了。很多人不懂火供,认为是把非人等都烧掉杀死,其实并非如此。

Share

永嘉仁波切回忆录(五)

第七篇:西方弘法

一九九四年我回到了印度。每天早上打坐修行,中午给弟子们上课,这样又过了五年。这五年期间,我给很多快毕业的弟子,传了大威德、马头明王等很多灌顶,并且带领他们一起闭关,为了他们以后可以传法。这些闭关有的需要一个月,有的需要二十几天。如果是每个人单独闭关的话,需要每个人单独作火供。我们通常是三四十人一起闭关,闭关后大家一起做一次火供,这样共同作火供按照传承与每个人单独作火供是一样如法的。

Share
Subscribe to 永嘉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