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阳创巴仁波切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四圣谛 - 秋阳创巴仁波切

在给具有好问、热情、嗔恚等多种品性的猴子画了一帧鲜活的肖像之后,我们现在可以看看它会怎样应付其所处的困境。
  运用禅修倒观识至色五蕴,可令人了解“我”和超越“我”。第五蕴的识发展到最后,便成了经常掠过脑中的那些神经质、不规则的思想模式。多种不同之念都随着猴子对六道的幻想而起,例如散漫之念、似蚱蜢之念、似展览之念、似电影之念。我们必须从此一迷惑之点开始,而仔细看看佛陀初转法轮所讲的四谛,则会有助于迷惑的澄清。
  四谛是:苦谛、集谛、灭谛和道谛。我们从苦谛谈起,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先谈猴子的迷惑和疯狂。

Share

《动中修行》——安忍 - 秋阳创巴仁波切

安忍(patience)的梵文是ksanti,通常是指有耐性、对痛苦与艰难能安然承受的意思,但事实上它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安忍是看清情境并确知应该加以容忍而发挥出的耐性,因此,安忍有它智慧的一面,与一只驮著重物的牲畜直走到累死为止的情形有所不同,那种忍耐是缺少智慧与清明的,但我们这里所说的,是具有智慧的忍耐,长著透视之眼的能量。
  一般来说,当我们谈到安忍时,会想到一位有耐心的人,那同时也与沟通有密切的关系。当一个人能持戒且能创造适当的情境时,安忍才得以发展,如此,他不只是因为那是痛苦的、不愉快的,或要试著熬过去而强行忍受,安忍可藉能量之助而得以轻易地发挥出来。如果没有能量。我们无法发展安忍,因为缺乏忍耐的力量;而这能量来自于创造出适当的情境,又与觉知有关。

Share

动中修行·菩提田中的经验之肥 - 秋阳创巴仁波切

菩提——证悟的心——如何才能诞生?当我们不知该如何开始,又似乎永远被困在生命的潮流中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感到深沈的困惑,永不歇止的思绪、妄想、惑乱所造成的压力以及各种欲望,接连不断地产生。如果就针对街上的某个人来说,他似乎一点机会也没有,因为他从未向内审视过自己;也或许他读过某些这方面的书,并且有心想要开始过有纪律的生活,但即使如此,他似乎仍毫无机会,且不知该从何开始。人们习惯将精神生活与日常生活看作是截然不同的事,他们会将一个人贴上[世俗的]或[灵性的]标签、一般而言,他们会很快地就可以将一个人归类。

如果我们谈到禅坐、觉知与了解之类的问题,未曾听过这类字眼的人会很明显地表现出对它的全无概念,他很可能甚至没有足够的兴趣聆听下去。由于这种画分,使他感到无法继续走下一步,以致于他永远无法以这种方式真正与自己或他人沟通。法教、指导以及经典著作等,都可能是相当深奥的,但他却无法穿透并加以理解,如同走进死巷子般。

Share

自由的迷思》虔敬 - 遍在的上师 - 秋阳创巴仁波切

遍在的上师
  纪律与虔敬是携手并进的,同时也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可以将二者比喻成一只鸟的双翼。如果不是两者兼具,就无法与善知识、上师或战士连上关系;而没有善知识就不可能了悟佛法,没有佛法就无法开发基本的智慧,而没有基本的智慧就没有行动、没有证悟的旅程与创造的能量……。
  精神探索的难题之一,就是我们常会以为只要自己多读书、多修习就可以自我帮助,不必与任何特殊传承有所关联;但是不去追随一位上师,没有一个虔敬的对象,我们就无法从精神的唯物主义中解放自己。
  首先要发展我们的虔敬心,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此可使我们不被自我占有。虔敬是一个过程,它让你忘掉以前所学的知识;如果没有对上师的虔诚与信服,我们就无法解除所知障。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有时即使有上师,仍可能产生更深的精神唯物观念;但这关乎上师的素质及弟子的沟通,端赖师生间是否有适切的联系。有时一位修持高的善知识遇到上根器的弟子,二人却不相应,虽然就本质看来,二人相会应可激出火花。

Share

《动中修行》布施 - 秋阳创巴仁波切

布施是六波罗蜜多(sad-paramita)或六种超越行为中的一项。par意为“彼岸”,此字现今仍在印度的口语中使用;mita是到达的人,合起来,paramita是指度河到达彼岸的人。有些学者称六波罗蜜多为六度圆满(six perfections,译者按:简称六度),就某方面而言,六波罗蜜多的确是圆满或完美的行为,但“圆满”一词也有不尽适切的其他涵义,因六波罗蜜多的目的并非试著达到圆满,因此将“波罗蜜多”视为“超越”的意思更为妥当——超出或越过去的意思 。

Share

动中修行》——禅定

禅定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题目,长久以来这方面大有发展,同时也在不同的宗教传统中产生多种变化。概略地说,禅定的基本特性可分为两种形式,分别源自于不同的教法;第一种教法是有关对存在的意义的发现,第二种则涉及与外在的或宇宙性的上帝的沟通。禅定在两种形式中都被视为将教法付诸实行的唯一方法。
  对于认为有一个外在的、更高的“生命体(Being)存在”的概念来说,必然同时也认为存在著一个内在的个体——被称为“我”或“自我”者。在这种情况下,禅定修习成为发展与外在生命体沟通的一种方法,表示一个人自觉是较次等的而想设法与更高等、更伟大者有所接触。

Share

《动中修行》“Meditation in action"问答录 - 秋阳创巴仁波切

问:您在开示中提到“当下”,我很想知道:如何能由对于时间的相对一刻的觉知变为对于究竟(absolute,译者按:或作绝对)的觉知?
  答:我们必须以对治相对层面做为开始,直到最后这个“当下”呈现出如此生活化的特质,它不再依赖相对的方式来表达了。你可以说“当下”存在于所有时间,它超越相对概念(concept of relativity),不过,因为一切概念都建立在相对的观点上,所以不可能找到任何超越它的字眼。
  “当下”是唯一可以直观的方式。首先,它介于过去与未来之间——现在;然后,我们逐渐发现,“当下”根本不依赖相对性。我们发现过去不存在、未来不存在,每件事都发生在现在——当下。同样地,为了要表达空间,我们可能先拿来一个瓶子,然后将瓶子打破,之后我们看到:瓶子里面的空与瓶子的空无二无别——这就是技术(technique)的全部意义所在。

Share

《觉悟勇士》——菩提心即觉醒的心

本初善,与生俱有

有些人或许会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神圣原则下之创作,但是香巴拉的教法却和神圣的起源无关。勇士之道的重点在于,我们在当下亲身处理我们所面临的情境。从香巴拉的观点来看,当我们说,人类基本上是美善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人类具有每一个所需的身体机能,因此人类不必和所处的世界争斗。我们的存在是美好的,因为我们的存在不是侵略或抱怨的一个根本来源。我们不能抱怨我们拥有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我们不能重新设计我们的生理系统,就此而言,我们也不能重新设计我们的心灵状态。本初善是我们所拥有的,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初善是打从我们出生以来,就承袭下来的自然情况。

我们应该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是美好的。看见红色和黄色、蓝色和绿色、紫色和黑色,是多么的美好!所有这些颜色都被提供给我们。我们感觉冷与热;我们品尝酸与甜。我们拥有这些感觉,而它们是我们所应得的。它们是美好的。

Share

《觉悟勇士》——恐惧和无畏无惧

为了去体验无惧,去感受恐惧是必要的。怯懦的本质是没有认清恐惧的实相。恐惧有不同的形式。从逻辑上来看,我们知道我们无法长生不死。我们知道我们正迈向死亡,因此我们感到害怕。我们被我们的死亡给吓呆了。另一层面,我们害怕我们无法胜任世界对我们的要求。这种恐惧是以一种不足感来展现。我们觉得,我们自己的生命已经令人无法招架,而面对整个世界更是令人不知所措。因此,当陌生的情况在我们的生活中突然发生的时候,突发的恐惧或惊惶生起。当我们觉得自己无法处理的时候,我们惊慌失措。有时候,恐惧以不安的形式显现:心不在焉地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玩弄我们的手指,或在椅子上坐立不安。我们觉得,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让自己团团转,如同一具在汽车内运转的引擎,活塞上上下下,上上下下。只要活塞持续运转,我们就觉得安全。否则,我们害怕我们可能会当场死去。

 

Share

我们根本没有斗争的场地! 秋阳创巴仁波切

灵性道路如何变成宗教——秋阳创巴仁波切《窥见空性》

Share

Pages

Subscribe to 秋阳创巴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