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更慈悲:菩萨37种修行之道》(2)

【原颂作者简介】

  嘉瑟•戊初•东美简传

  以下关于嘉瑟•戊初•东美之生平,摘录自帕登•耶喜①所著之传记

 

  ①这本关于嘉瑟•东美的传记《点滴甘露,殊胜菩萨东美之生平》,是由他的一个亲近弟子所撰写。这位弟子自称为“懒散的帕登•耶喜”。这本传记,以及嘉瑟•东美针对《入菩萨行论》所做的论释《殊胜语之汪洋》及其著作《教导总汇》,可见于一本在印度复制,由昆桑•塔杰在不丹出版的手稿之中。帕登•耶喜也把嘉瑟•东美的撰述集结成为一本《修心口传》。

 

  伟大的圣哲嘉瑟•戊初•东美(1295-1396)出生在西藏中部苍省的普中。该地距离萨迦寺西南方数英里。他的父亲贡秋•帕(意指“吉祥三宝”),以及他的母亲恰札•布敦,都具有清净的心,并对佛法怀有极大的信心。嘉瑟•戊初•东美在胎儿期间,他的母亲感受到极大的喜乐,她的悲心也变得更加深刻。他被取名为贡秋•桑波,意即“殊胜三宝”。

 

  一旦嘉瑟•东美开始学习说话,很明显能地就可以看出他多么充满悲心。有一天,他坐在母亲的腿上,看到一片树叶被风捲起,在天空中翻飞。他开始痛哭。

 

  母亲问他为什么哭泣。他用一根手指头指着正在消失的树叶说:“一只动物被风吹走了!”

 

  另一次,在他开始走路之后,他走到户外,才不过几分钟就全身赤裸地回到家中。母亲问他衣服到哪里去了。

 

  “外面有一个人觉得冷,”他回答。

 

  她走到外面去看是什么人,结果看见儿子把衣服披在一株结霜的树丛上。他还小心地把石头压在衣服的四个角落,避免衣服飞走。

 

  与朋友玩游戏时,嘉瑟•东美从不在意落败。事实上,如果其他人输了,他反而觉得难过。与其他的孩子一起去捡乾柴时,即使自己空手而归,他也会替有所收穫的孩子感到高兴。如果他找到一些乾柴,而其他孩子没有,他则担心那些孩子会受到父母的责备而帮助寻找,或给予自己寻获的乾柴。他制作小小的佛塔来当做游戏,或假装自己正在领受或传授教法。

 

  手握几页佛书会使他立即把任何悲伤转为喜悦。但是当人们任凭自己的衣物扫过佛经或对佛经显露出任何不敬,他则会感到伤心难过。

 

  简而言之,如同所有伟大的人物,当其他人受苦时,嘉瑟•东美感受到更深的痛苦,当其他人快乐时,他感受到更深的快乐。

 

  嘉瑟•东美三岁时,母亲过世;五岁时失去父亲。祖母扶养他,直到他九岁那年过世为止。从那个时候一直到十四岁,嘉瑟•东美由母舅仁千•札西(意指“吉祥宝石”)照料,教导他读书和写字。对于舅舅带领他走上修行的道路,嘉瑟•东美总是心怀感激。

 

  有一天,嘉瑟•东美对舅舅说:“从现在开始,放弃对今生的执着,只要修持佛法。我会去托钵化缘来提供你的饮食。这是我报答你的仁慈的方式。”

 

  嘉瑟•东美持守诺言。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两人就如此过活。

 

  十四岁那年,嘉瑟•东美了解到,轮回的喜乐如同一团灼热的红色馀烬,因此而受了沙弥戒,并被取了法名桑波•帕(意指“殊胜光辉”)。

 

  一个僧侣的活动包含了闻、思、修,因此从十五岁开始,嘉瑟•东美从各个学派的众多上师那里领受教法②。在学习方面,嘉瑟•东美从不松懈怠惰,因此他很快变得非常博学多闻。他不但能记忆所研习的大部分法典──有时候,他只要听闻一次,就过耳不忘──并且能够毫无困难地深入其中的含意,在公开场合回答关于教法最精要的问题。他的老师称他为“无著第二”,是一位伟大的印度班智达,以学识广博着称③),并且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成为众所周知的“东美•桑波”(意指“殊胜无着”)。那时,他才十九岁。他在经典和密续方面的学识有所增长,并且透过禅修,他对教法的意义生起纯正之觉受。他是如此的真诚、发心和精进,因此在一个月的闭关之内,他所获致的证量比其他人在三年内所达到的成就来得高深。

 

  ② 举例来说,这些上师包括洛奔贡噶•嘉岑、堪千•强秋•森帕•苏南•札巴(1273-1345)、滂•罗卓•天帕、多波巴•谢洛•嘉岑(1292-1361)、布敦仁波切(1290-1364)、仁千•林巴(1295-1374),以及大约三十位其他知名的上师。他领受了宁玛、噶当、萨迦、噶举等四大学派主要教法的口传,以及来自时轮金刚和其他传承之教法的口传。

 

  ③ 印度二胜六庄严之一。

 

  二十九岁那年,嘉瑟•东美在俄巴寺受了比丘具足戒。终其一生,他如楷如模地持守比丘之戒律,即使是最微小的誓戒都不曾轻忽。他了解到与动物皮毛有关的负面行为,因而小心地避免穿着动物皮毛制成的服饰。他开始定期讲授基本的大乘佛教经典,例如《入菩萨行论》和《般若波罗密多经》,并撰写许多论著,清晰地阐释这些教法的甚深涵义④。嘉瑟•东美如太阳一般,对一切有情众生散放出慈悲与智慧的光芒。

 

  从他的智慧慈悲之大日照耀出教法、

  辩论和着述之温暖光芒,

  驱散了无明之黑暗,

  令佛陀教法之莲花园盛放。

 

  ④ 他的著作包括针对《入菩萨行论》、《宝性论》和《大乘庄严经论》所做之论释。这三本著作乃是根本且重要的大乘教法,就世俗和胜义二谛来解释菩萨的修行、道路和层次。他也曾考虑撰写关于《般若波罗密多经》和《阿毗达磨》的论著,但担心它们可能会使法王却杰•望罗的论著相形见绌而作罢。他也针对色林巴的《修心七要》撰写论释(针对《修心七要》所做的解释,可见于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汇集的《教诫藏》第四函)。这本论释包含了菩萨戒,各种本尊的祈愿文和赞颂,鼓励修行的忠告,以及许多其他修持慈悲和了悟智慧的教导。

 

  在研习和传法的过程中,嘉瑟•东美曾遭遇一段非常穷困的时期。各种不同的人建议他去学习如何给予灌顶和施行仪轨,如此便能够不费太多力气地赚取金钱。对于这种显然出自善意但却是误导的建议,嘉瑟•东美以撰写《菩萨三十七种修行之道》来做回应,而这本书是整个菩萨道的摘要。

 

  三十二岁时,嘉瑟•东美接受了度母寺住持的职位,直到四十一岁为止。但是当俄巴寺坚持邀请他担任该寺住持时,他却说俄巴寺应该另觅更好的人选。他推荐著名的堪布望罗,而俄巴寺也正式加以任命,皆大欢喜。

 

  终其一生,嘉瑟•东美的慈悲、柔和语、无瑕之行止──总是与他传授的教法一致──以及他善巧地根据每一个人的自性与根器所传授的教法,吸引了无数的众生。

 

  用布施的旗帜迎接他们,

  用柔和的语言吸引他们,

  用如一的行止来激起他们的信心,

  设身处地地给予他们圆满之忠告。

 

  他的布施是无量无边的。如同《大乘庄严经论》⑤所说的:

 

  一位菩萨是无所不布施的:他的财富、他的身体──他布施一切。

 

  ⑤ 一部详细说明菩萨道的重要大乘佛教经典。

 

  从幼年时期开始,嘉瑟•东美正是如此毫不保留地布施一切;他不顾自身的贫困,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布施给朋友和穷人。对于那些说“如果你布施那么多,你将一无所有,无法生存下去”,这些人充满感情地试图阻止去做布施,嘉瑟•东美回答:“我不会饿死。即使我真的饿死了,我也不在乎!”

 

  有一次,一位弟子前来探望,而嘉瑟•东美唯一拥有、能够送给这位弟子的是一个珍贵稀有的佛塔。就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嘉瑟•东美的另一个弟子无法忍受看着上师把如此珍贵的法物布施出去,因而去向那位弟子买回佛塔,供养给嘉瑟•东美。但嘉瑟•东美又把佛塔送给另一个人。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了好几次。从幼年时期开始,嘉瑟•东美就已经完全斩断所有贪欲和执着的束缚。他是一个非常良善的人。

 

  在戊初地区发生严重的粮食短缺期间,有人供养他一些青稞粉。很快地,嘉瑟•东美就开始把一整盘一整盘的青稞粉布施给每个前来乞食的乞丐。乞丐们一再前来乞讨,直到他几乎没有剩下任何食物为止。

 

  一个乞丐看见了这个情况,于是责备其他的乞丐说:“你们没有看到他只剩下一杯青稞粉了吗?一直这样向他乞讨不是不公平吗?”

 

  有一天,嘉瑟•东美送给一个乞丐一件产自西藏中部的精致羊毛衬衣。隔年,同一个乞丐再度前来乞讨时,嘉瑟•东美送给他一件新的羊毛披风。这个乞丐满心欢喜,但嘉瑟•东美心里却想着,他应该送给这个乞丐更好的东西,而且不这么做是不对的。于是嘉瑟•东美把自己的羊毛长斗篷递给乞丐。然而乞丐却定定地站在原地,不敢收下。

 

  人们告诉嘉瑟•东美,对其他人过度慷慨、让他们拿取他所拥有的任何物品,可能不会真的利益他人。对此,嘉瑟•东美毫不矫饰地回答:“我很高兴人们尽可能欢喜地使用我的财物。”他又说:“法王蒋萨说:‘由于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是这些财产的主人,因此把这些财产全部取走的人也不算是一个窃贼。’伟大的喀什米尔班智达萨迦•师利⑥、果臧巴尊者⑦,以及许多其他圣众立下誓愿,绝不拥有任何财物。相较于他们的慷慨布施,我的布施就如一只狐狸的蹑足相较于一头老虎之腾跃。然而,由于我试着去效法这些圣众,因此当人们使用并取走我的物品时,他们不但没有因为偷盗的过失而蒙羞,他们的安乐也真的有所增长。”

 

  ⑥ 喀什米尔班智达萨迦师利(1127-1225)创始了西藏寺院传承的“上”传承,之所以称为“上”,乃是相较于大住持寂护在西元八二七年开始的“下”传承。寂护首先在西藏把比丘戒授予七个年轻人。“上”和“下”是就其地理出处而言;这两个传承首先从所谓的上西藏(西藏西部)和下西藏(西藏中部和南部)传播。

 

  ⑦ 法王果藏巴•贡波•多杰(1189-1258),竹巴噶举传承最卓越的圣者之一,投入多年时间在僻静洞穴闭关,观修慈悲、虔敬心和净观。他示显许多奇迹,留下许多鼓舞人心、关于禅修生活众多面向的著作。

 

  曾经居住在嘉瑟•东美住所附近的许多乞丐说,嘉瑟•东美总是对他们轻声细语,从未听他出言责备。有时候,嘉瑟•东美也说,他从来无法对任何人口出恶言。由于他总是按照他人的本性来调整他的言词,因此到了某个程度,无论他说什么,皆为教法。

 

  萨迦地区爆发动乱时,蒋扬•东越•嘉岑及其兄弟⑧必须逃离到中藏更偏远的东部。

 

  ⑧ 蒋扬•东越•嘉岑(1310-1344),是丹仪•千波•桑波•帕第六个妻子的次子。在此,“他的弟弟”可能指的是三子喇嘛•当帕•苏南•嘉岑(1312-1375)。

 

  喇嘛仁耶瓦对嘉瑟•东美说:“所有这些恼人的事情发生时,我多少能够运用正确的对治解药来控制我的心,但我执着和嗔恨的念头是那么的多!你也会如此吗?”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喜乐和痛苦都只不过是心的造作,以及过去业行的结果,”嘉瑟•东美回答,”就我浅薄的见识而言,在世俗谛的层次,一切事物如同虚幻;在胜义谛的层次,一切事物都超越概念的造作,因此我完全没有体验到执着与嗔恨。”

 

  四十二岁那年,嘉瑟•东美归隐戊初的隐居所。他留在那里直到六十五岁,全心全意地修行,显示了他身、语、意每一个面向的圆满无瑕。直到他圆寂之前,他日日夜夜採取盘腿的坐姿,很少躺卧下来。尽管如此,他的健康没有受到影响,他的面容看起来总是青春洋溢,容光焕发。

 

  在许多场合,他内在的证量透过神通和天眼通而显露出来。有一次,他和一些友人前去会见苏南•札巴⑨,在途中,他们来到一个名叫“香达”、乾燥如沙漠的地方。

 

  ⑨ 强秋•森帕•苏南•札巴或堪千•强秋•森帕,一个修心教法的伟大修行者。他出生于尼摩,成为却隆的住持。

 

  “我们在这里吃点东西吧,”嘉瑟•东美建议。

 

  友人提出异议。“这里没有水,”他们说。

 

  他回答:“去捡一些干柴来。我会解决水的问题。”

 

  当他们捡完干柴回来,他们发现嘉瑟•东美已经在沙地上挖了一个坑,里面充满了水。他们吃完饭之后,水仍然在那里,但在此之后不久,则完全不见水的痕迹。

 

  另一次,嘉瑟•东美给予长寿佛灌顶,在座的一些人看见他的脸如同雪峰般白灿地令人目眩。在祈请加持的时候,他的脸转为橘红色;在除障⑩期间,他的脸转为暗红色、呈现忿怒相,头发直直竖立。

 

  ⑩ 在灌顶之初。上师观想自己是一个忿怒本尊,把所有障碍和障碍制作者从坛城驱除。

 

  另一次,一些特别虔敬的弟子看见他化现为十一面观世音。

 

  有一次,来自西藏中部的一支军队接近戊初的时候,嘉瑟•东美告诉所有的居民逃离戊初,但他们没有听从。他们说,既然上一次北方人获胜,而且平安无事,所以这一次肯定也不需要担心。

 

  嘉瑟•东美坚持地说:“这一次你们必须逃走!”

 

  但他们仍然没有迁移。结果北方人落败。当来自西藏中部的军队入侵戊初时,每一个人都惊慌失措,聚集在嘉瑟•东美身边。如同那五个罗刹在国王“慈爱的力量”11的王国内无法伤害任何一个人一般,这些残酷无情的士兵挥舞着沾满血迹的矛与剑出现时,他们只看到法王嘉瑟•东美的面容,嗔恨就平息了,心中充满信心。他们向他顶礼,索取具有保护作用的金刚结。他们想要领受他的加持,却不敢接近。

 

  “我们是邪恶之人,”他们说,“可能会玷污了你。”

 

  “我可以容忍,”嘉瑟•东美回答,并给予他们加持。

 

  一些士兵无法忍住泪水,从内心深处发出悔恨而哭泣,向嘉瑟•东美发露忏悔。每一个人都对嘉瑟•东美的先知卓见及其加持的力量生起强烈的信心。

 

  嘉瑟•东美能够毫不费力地承担他人的病痛;这个情况发生了许多次,尤其当布敦仁波切和堪千•强慈12生病的时候,更是如此。嘉瑟•东美在无数次的禅观中亲见本尊,例如观世音菩萨、度母及许多其他佛与菩萨,并直接从他们那里听闻佛法。据说,他从位于内萨的卡萨巴尼观音像13那里领受教法,也从位于恰果雄的十一面观世音像那里领受教法;这尊十一面观世音像如一个活生生的人一般对他传法。

 

  11、关于这个故事,参见第十八颂的论释。

 

  12、堪千•强慈,又名洛千•强秋•策摩(1303-1380),是波东寺的住持,一位伟大的学者禅修者,尤其是时轮金刚传承。他是盼•罗擦•罗卓•天帕(1276-1342)和觉南寺住持秋列•南贾的弟子。他从他们两位身上领受了时轮金刚的教法。他从伟大的萨迦派上师喇嘛•当帕•苏南•嘉岑那里领受了道果传承的教授。

 

  13、卡萨巴尼是观世音的一个身相。

 

  他夜以继日地让慈悲充满在他的整个人之中。有时候,他看起来似乎已经昏厥过去。然而,他却是在净土的禅观之中,向诸佛行供养,利益无数有情众生。

 

  嘉瑟•东美的修行已经臻至圆满,能够毫不费力地带领其他人达到成熟的境界。人们只需见他一次,就能够生起信心、出离心、慈心和悲心,并且发展出证悟心(或菩提心)──也就是带领一切众生成佛的愿望。对于那些亲近嘉瑟•东美很长一段时间的人而言,他的影响力更加深远。

 

  最重要的是,嘉瑟•东美对众生拥有如此的慈心,因此他从不在意承受任何肉体的艰困,甚至不在乎冒着生命的危险,即使这么做只能够为他人带来微小的利益。

 

  有一次,当嘉瑟•东美十六岁的时候,一个曾经给予他一些物质援助的人,要求他前往萨迦去进行一项重要的任务,并在隔天返回。在前往萨迦的中途,年轻的嘉瑟•东美在沙原上看见一只快要饿死的母狗即将吞食幼犬。他非常怜悯母狗,不知道能够帮得上什么忙,因而决定把母狗和幼犬全部带回寺院,然后再连夜赶路前往萨迦。他把狗背在背上,出发前往寺院。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最后,他终于返抵寺院,安顿了母狗和幼犬。再度出发前往萨迦之前,嘉瑟•东美心想他最好先喝一点水。就在那个时候,他碰到了委托他前往萨迦的人。

 

  那个人看见嘉瑟•东美,非常惊讶地问:“嘿,你没有去萨迦吗?”当嘉瑟•东美解释其中原委时,那个人咒骂他说:”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置于不顾,反而在这里大发慈悲!”

 

  嘉瑟•东美遭受如此严厉的指责,连水都不敢喝,立即前往萨迦,连夜赶路,在清晨抵达。完成任务之后,他立刻折返,在日落之前返抵寺院。

 

  委托人看见这个情况,感到惊讶,并乞求嘉瑟•东美原谅他出言责备。他又说:“你的所作所为真令人惊叹!”

 

  另一次,嘉瑟•东美大约二十岁时,寺院所有的僧侣都要启程前往秋拔。这个时候,嘉瑟•东美看见一个瘸腿的女人在寺院大门外哭泣。他问女人怎么回事。她解释,她是因为所有的僧侣都要离开、留下她一个人而哭泣。所有的僧侣都要离开,就没有人施食给她了。嘉瑟•东美告诉她不要绝望,并承诺会回来接她前往。

 

  嘉瑟•东美带着他的财物前往秋拔,稍事休息之后,即带着一条绳索出发。朋友们在远处呼唤,问他要去哪里。嘉瑟•东美说,他要返回寺院去接那个女人,但那些朋友都不相信。

 

  嘉瑟•东美回到寺院时,他发现他无法同时背负女人及其财物。因此,他首先背着她的衣物和蒲团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再回去背负女人。如此轮流背负女人及其财物,嘉瑟•东美终于抵达秋拔。朋友们对此都感到惊讶不已。他们说,他们原先以为嘉瑟•东美只是回去收集木柴;他的行为真的了不起。

 

  嘉瑟•东美大约三十岁时,一个生病的乞丐总是停留在他的门外附近。他的全身长满虱子。嘉瑟•东美总是把所有的食物和饮水布施给这个乞丐,这一切都是在夜间秘密进行以避免张扬。但是有一天晚上,那个乞丐不在他惯常停留的位置,于是嘉瑟•东美四处寻找他的踪迹。在破晓之际,嘉瑟•东美终于找到了乞丐,并且问他为什么离开。

 

  “一些人告诉我,我是那么的令人作呕,他们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甚至连看都没办法看我一眼。他们把我赶走,”乞丐说。

 

  听到这些话,嘉瑟•东美心中充满慈悲而哭泣。那天傍晚,嘉瑟•东美把乞丐带到房间,让他吃饱喝足。接着,嘉瑟•东美把自己全新的袍子送给乞丐,并穿上乞丐的破烂衣服,用自己的身体来喂虱子。

 

  不久之后,嘉瑟•东美看起来好像染上了麻风病或某种其他的疾病。他虚弱无力,必须停止教学。朋友和弟子前来探视,纳闷他是否染上重病。他们很快便看见嘉瑟•东美所陷入的情境。

 

  “你何不再做一个好的修行者?”他们劝告嘉瑟•东美。

 

  一些人引经据典地说:“如果你的悲心不是全然清净的,就不要布施你的身体。”

 

  其他人则请求他:“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们,请不要继续下去了,把这些虱子除掉!”

 

  但是嘉瑟•东美说:“由于时间没有起始,我已经拥有过那么多次的人身,但它们都被虚度了。现在,即使我今天就要死去,至少我已经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不会除掉这些虱子。”

 

  嘉瑟•东美持续用身体喂了虱子十七天,但这些虱子渐渐地自行死去,最后连一只虱子也不剩。嘉瑟•东美替这些死亡的虱子持诵咒语和陀罗尼咒,并用它们来制作“擦擦”14。每一个人都为嘉瑟•东美清净的心和慈悲感到惊奇,并成为家喻户晓的“嘉瑟•千波”──大菩萨。他撰写了以下的祈愿文,真实反映了他的想法:

 

  愿伤害我的身体和我生命的人长寿,

  没有疾病或仇敌,

  克服所有修道上的障碍,

  迅速证得法身,离于生死轮回。

 

  14、擦擦是一个塑造的小型佛塔,佛陀证悟心象征,可以由陶土或其他物质塑造而成。一些擦擦填充了舍利;其他的擦擦,也是就是此处所描述的擦擦,是由陶土、骨髓、人或动物遗骸的混合物制成,同时伴随着祈愿这些已逝的人或动物免于堕入轮回下三道、并了悟佛性的祈愿文。

 

  有一次,嘉瑟•东美前往萨迦,从法王苏南•嘉岑15那里领受教法。在返回戊初的途中,他遭受盗匪袭击。一旦他抵达戊初之后,他对药师佛、度母和其他本尊念诵了许多祈请文,把功德回向给那些盗匪。为了利益盗匪,他也供养僧团,从事其他善行。他说,在那群盗匪之中,有一个盗匪特别凶狠,当他想到那个盗匪的脸,他感到无限悲悯。

 

  15、喇嘛•当帕•苏南•嘉岑,参见第⑧注。

 

  关于嘉瑟•东美仁慈的例子多得不胜枚举。举例来说,当他在色伊教学的时候,一个名叫布瓦的人制造了许多误解,让他深感困扰。有一天,在他返回戊初之后,他的侍者说,布瓦已经到了。

 

  嘉瑟•东美的第一个反应是自言自语地说:“我宁愿他没来!”但他立刻想到:“我每天都承诺要以德报怨,我为什么要为了布瓦的来到而不开心?即使他下半辈子都要留在我的身边,我也应该让他随心所欲。”

 

  一旦嘉瑟•东美圆满了闭关,布瓦立刻来到他的面前,忏悔他胡闹的行为,立誓从今而后要依法行止。然而,布瓦不断提出不合情理的要求,成为每一个人的负担。人们告诉嘉瑟•东美,布瓦离开是比较好的。

 

  但嘉瑟•东美说:“他会改善的,而且他的所做所为对我有帮助。”嘉瑟•东美让布瓦做他想要做的事情,从不同方面利益他。嘉瑟•东美教导布瓦所能够理解的事情,给予他所需的一切。

 

  嘉瑟•东美总是为所有与他结缘的人带来快乐,即使是那些伤害他的人。有时候,他会为众多访客中断闭关数日,教导修心和菩提心的修行法门。在这些时候,常常会出现彩虹、花雨和其他吉兆,让人们心中充满了喜悦和虔敬。

 

  六十七岁那年,嘉瑟•东美决定去参谒位于拉萨、最殊胜珍贵的释迦牟尼佛像16。他造访拉萨、帕摩竹17、桑耶、贡汤,以及许多其他地方,同时在这些地方传授悲心的教法。据说,自从阿底峡尊者18入藏以来,没有人像嘉瑟•东美这般利益众生。仅仅看见嘉瑟•东美的面容,就足以让人们生起无比的信心,以及无法抑制的、想从轮回中解脱的强烈欲望。

 

  16、西藏最著名、最受人尊敬的佛像,受到世尊佛陀本人的加持。当年文成公主前来西藏,与西藏国王松赞干布结亲时,把这尊佛像从中国带入西藏。

 

  17、锡度强秋•嘉岑(1302-1371)邀请嘉瑟•东美前往帕摩竹。锡度强秋•嘉岑是继萨迦统治西藏之后,七位统治西藏的帕竹王的第一位。

 

  18、阿底峡(982-1054)出身孟加拉皇室,首先在印度亲炙伟大的金刚乘上师,例如梅纪巴、罗侯罗笈多、毘鲁巴、法护—— 这位观修慈悲的伟大上师曾把自己的肉布施出去。以及梅纪瑜伽(噶当派修心教法的大师,其他两位是法护和法称)——他能够实际承担他人的痛苦。然后他渡海至苏门答腊,跟随法称,即色林巴十二年。在他返回印度的途中,他成为著名佛学院超戒寺的住持。他应耶喜•乌和强秋•乌之邀入藏,并在西元1040年抵达西藏。他居住在西藏,直到七十三岁于拉萨南方的涅唐卓玛拉康圆寂。他是噶当派的祖师,拥有无数弟子。在这些弟子之中,主要的弟子是印度的地藏、皮托巴、法作慧、友密和智慧,以及西藏的库敦•宗竹•永壤、俄•却库•多杰、种敦巴以及冈波巴和所谓的“四瑜伽士”。

 

  嘉瑟•东美返回戊初十个月之后,他得知布敦仁波切19生病了,于是急忙前往夏卢寺。一旦他念诵了长寿祈请文,举行了长寿法会之后,布敦仁波切的健康就改善了。每一个人都说,嘉瑟•东美把布敦仁波切的病痛承担在自己身上。

 

  19、布敦仁波切(1290-1364):一个知识广博的学者,撰写了三十函的论释,并重新整理两百一十三函的《丹珠尔》——由印度大成就者和班智达针对世尊佛陀的话语所作之论著。

 

  返回戊初之后,嘉瑟•东美进行严格的闭关。从这个时候一直到他圆寂之前的九个月期间,他每三个月会出关传授修心和菩提心的教法;数千人从西藏各地蜂拥而来会见嘉瑟•东美。在听闻了教法之后,大多数的人放弃了对今生俗务的挂虑,全心全力修持佛法,了悟空性和慈悲。

 

  嘉瑟•东美的悲心如此强烈,因此他不但能够帮助和转化人道的众生,也能够帮助和转化畜牲道的众生。例如野狼、羊和鹿等彼此为敌的众生,忘记了它们的残忍和恐惧;在嘉瑟•东美面前,它们会和平地一起玩耍,带着敬意聆听教法。

 

  有一次,一位观修诸脉和风息20的隐士遇到修行的障碍。他的心失去控制,于是开始裸奔。他碰上一头狂野的母羊;母羊绕着他团团转,要用羊角戳他的臀部。那位隐士看到这个情况,恢复了自制,并了解到自己是怎么回事。听了这件事情之后,嘉瑟•东美逗趣地说,这头母羊是一个专家,专门驱除大修行者的障碍。嘉瑟•东美生病时,这头母羊显示出许多痛苦忧伤的徵兆。在嘉瑟•东美圆寂三天之后,母羊跳到嘉瑟•东美隐居所的下方死亡。在嘉瑟•东美的身边,如同置身观世音的净土普陀山。

 

  20、以脉、风息(或称“气”)和“明点”为重点的瑜伽修行。

 

  诸如堪布望罗等其他伟大的上师曾经说:“他是一个以人身示现的活佛!”并朝着嘉瑟•东美隐居闭关的处所做大礼拜。

 

  嘉瑟•东美是如此宁静、自制和仁慈,因此在他身边的人自然而然地都不再执着于世间俗务。接着是他生命最后几个月的光景:

 

  在帮助了所有他要利益的人之后,

  为了驱除他们认为事物永恒的信念,

  以及为了在其他净土的众生,

  虽然他已超越所有改变,

  他仍然示显出死亡的征兆。

 

  他首先示显病兆来鼓励弟子要精进修行──藉由让他们感受到悲伤,来教导他们疾病如何能够被当做修道的资粮。他说,他已经药石罔效,但为了让每一个人平静下来,他仍然服用一些药物,让人们为他持诵祈愿文和举行法会。当堪千•强慈和法王尼颂筹备一个法会来请求嘉瑟•东美住世的时候,他的健康改善了,因此他让每一个人透过他们所感受到的大乐来积聚功德──为他的住世而生起的喜乐。但在此不久之后,他再度显现病兆。

 

  某人问嘉瑟•东美,是否有任何方法可以延长他的寿命。他说:“‘如果我的病痛能够利益众生,那么愿我受到疾病的加持!如果我的死亡能够利益众生,那么愿我受到死亡的加持!如果我的康健能够利益众生,那么愿我受到康复的加持!’这是我献给三宝的祈愿文。我全然相信,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是三宝的加持,因此我是快乐的。我应该接受发生在修道上的任何事物,而不去尝试做任何改变。”

 

  嘉瑟•东美的亲近弟子恳求他想一想,他们是否能够提供药物或任何有助于改善他健康的事物。

 

  然而嘉瑟•东美说:“我的寿命已尽,我已病入膏肓。即使有医术高明的医师带着如甘露的药物来治疗,也不可能发挥太大作用。”然后他又说:

 

  如果这个虚幻的身体、这个我执着为“我

  的”的身体病了──那么就让它病吧!

  这个疾病使我耗尽过去累积的恶业,

  得以从事修行,

  帮助我清净两种障蔽21。

 

  如果我是健康的,我感到快乐,

  因为当我的身心安泰时,

  我可以增长我的修行,

  并且透过使我的身、语、意向善,

  来赋予人身真实的意义。

 

  如果我是贫穷的,我感到快乐,

  因为我没有要去保卫的财富,

  而且我知道所有的嗔恨,

  都萌芽自贪婪和执着的种子。

 

  如果我是富有的,我感到快乐,

  因为我可以运用财富来从事更多善行,

  而短暂和究竟的安乐,

  皆是善行的结果。

 

  如果我很快就要死亡,那就太殊胜了,

  因为我相信,有着顺缘的助力,

  在任何障碍阻挠之前,

  我应该能够进入无谬之道路。

 

  如果我长寿,我感到快乐,

  因为没有远离温暖、充满利益的法雨,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

  我能够完全成熟内在觉受之果。

 

  因此,不论发生什么事,

  我都应该感到快乐!

 

  21、两种障蔽或二障:由令人迷惑的情绪所引起的障蔽,即烦恼障;以及遮蔽究竟之学识的障蔽,即所知障。

 

  他继续说:“我一直把这些口诀教导传授给他人,我必须自己来实修。如教法所说的:‘所谓的疾病没有真实的存在;疾病是令人迷惑的现象,是从事恶业所不可避免的结果。疾病是点出轮回本质的老师,教导我们现象只不过是一个幻象,没有真实的存在。疾病提供我们一个基础,来对我们的痛苦生起忍辱,对他人的痛苦生起慈悲。如此的困境得以考验我们的修行。’如果我死了,我将从疾病的痛苦中解脱。我想不起来我有任何没有完成的工作。我也了解到,能够以圆寂做为修行的句点,是多么稀有的机会。这是我不希求任何疗癒的原因。尽管如此,在我死之前,你们可以完成所有要做的法会。”

 

  因此,嘉瑟•东美的弟子说,他们会为他举行为期三年的法会。

 

  但嘉瑟•东美只回答:“如果这么做对你们有用处,那么我可以忍受三年的痛苦。如果这么做没有用处,那我活这么久有什么用?”

 

  然而弟子恳求他:“请长久住世!”他们说:“除了继续看见你的容颜,继续听见你的声音,我们没有其他愿望。”

 

  嘉瑟•东美说:“没有可以盛舀物品的锅子,一把杓子舀不出任何东西。虽然我没有任何功德,但人们的信心和三宝的慈悲使我能够利益一些众生。我希望即使在我死后,我为这些众生带来的利益也不会消失。”

 

  弟子再次坚持地说:“即使您要继续在其他净土为众生带来广大的利益,”他们说,“我们将失去我们的怙主。请再住世久一点。”

 

  “如果我完全没有帮助你们的力量,”嘉瑟•东美说:“那么我就没有必要长久留在你们的身边。解脱一切有情众生是我的愿望,因此如果我确实拥有任何力量,我怎么敢遗弃那些仰赖我的人?然而,光是医师的处方将无法治癒他的病人,如果你们不殷切地向世尊祈请,应用他们的教法,他们将很难护卫你们,更别说我来保护你们了。所以,如实地修持你们领受的所有教法,你们将能够如我一般地帮助他人。因此,你们不必为了我们将要分离而感到痛苦。即使我们分离了,你们也要依止三宝,向三宝祈请──还有任何比三宝更胜的皈依吗?”

 

  当亲近的弟子请求他最后一次会见前来的众人时,他加以拒绝地说,他憔悴的面容、生病的身体和虚弱破碎的声音,只会增加他们的悲伤。然后,他给了最后的忠告:

 

  为了持守三誓戒,

  放弃所有执着,

  以及事物是真实存在的信念,

  用你的身、语、意来利益他人,

  乃是真正殊胜的修行。

 

  某人询问嘉瑟•东美,来生他将前往哪一个净土。他回答:“如果前往地狱道能够帮助众生22,我将开心地前往地狱道。如果前往净土无法帮助众生,那么我一点也不想前往任何净土。但我没有选择前往何处的能力,因此我只全心全意地向三宝祈请,让我投生成为一个能够利益众生者。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22、参见第十一颂,另一位伟大的菩提心大师朗里•塘巴的事迹。

 

  十月八日黎明,嘉瑟•东美要求弟子们协助他坐直,转动他的身体。然后他把双手置于心间,恭敬地祈请。他哭泣了很长一段时间。弟子们问他为什么哭泣。他回答,他拥有某种禅观。弟子们要求他说得详细一点。度母示现了,嘉瑟•东美说,由于度母面向南方,他觉得背对度母来祈请是不恰当的,所以他要求他们协助他改变身体的位置。然后,想到众生所受的痛苦,他感到难以忍受而流下许多眼泪。

 

  两天之后,嘉瑟•东美快乐地说:“今天我为喀什米尔班智达修了一个法,他非常欣慰。”

 

  “他现在在哪里?”弟子们问。

  “在兜率天净土,”他回答。

 

  嘉瑟•东美拥有无数的禅观和吉祥的梦境,而且时时刻刻都保有周遭环境即是净土的净观。很明显地,他也完全掌控他的生命。有一次,当他的脉搏几乎消失的时候,他说,他还没有要走。事实上,他又多活了三个月。

 

  然后有一天,他的脉搏比往常有力,每一个人都感到欣喜时,他却说:“我的脉搏像我这张嘴巴一样能言善道,但这次我不会留下来。”两天之后,嘉瑟•东美离开了人世。

 

  那个月十九日的黎明,嘉瑟•东美要求弟子们协助他坐得更直,然后他说:“我觉得这样非常舒服,完全不要移动我的身体。”

 

  从那天早晨到隔天傍晚,嘉瑟•东美一直採取莲花坐姿,他的心专一地安住在平等捨之中,并在那个状态中离开人世,进入极乐。

 

  在那段期间,他的弟子们拥有各种禅观和觉受。一些弟子看见一群天众前来邀请嘉瑟•东美前往色究竟天的无上净土;一些弟子看见空行和空行母邀请他前往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或前往圣救度母的蓝绿遍佈净土。

 

  在嘉瑟•东美圆寂和举行荼毘大典、收集舍利中间这段期间,大地震动23,天空出现彩虹。虽然天空完全清澈明朗,却落下如花般的细雨,并听得到空气中的声响。他即将圆寂时,不只是人类,连动物也显示出绝望的徵兆,甚至大地都为之哀悼──花朵凋萎、泉水乾涸、土地失去它自然的壮丽。

 

  23、一个伟大的菩萨诞生或圆寂时,发生轻微的地震被认为是吉兆。

 

  在嘉瑟•东美圆寂九天之后,许多来自西藏各地的上师为他举行荼毘大典,法会也再延长了七天。在荼毘大典之后,人们收集他的舍利。

 

  随着各自的业行,一些弟子找到殊胜的、如药丸般的舍利;一些弟子找到右旋的小舍利;另一些弟子则找到上有各种本尊形状的骨骼。弟子们把舍利带回家,安置在珍贵的舍利盒和佛像之内,做为供养和礼敬的对象。

 

  这些文字摘录自嘉瑟•东美的生平传记;这本传记是由“懒散的帕登•耶喜”在帕坎甘登的山间闭关处所写。由于担心撷取部分生平来加以翻译是不妥的,因此我们寻求顶果•钦哲法王的建议。法王仁慈地说,如此精简地呈现嘉瑟•东美的生平事迹并无不妥,如同从一大块糖蜜剥下来的一片糖蜜,两者同样甜美可口。这些摘录的文字同样能够燃起读者的信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