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窍决宝藏海》(二)甘露滴(1)

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传授 索达吉堪布口译

  (二)甘露滴

  甘露是指天人的甘露,不管是谁饮用后都能治愈自己的一切病苦。同理,听到此殊胜教言后并付诸实践,则能全部清净自己身口意中的贪嗔痴烦恼痛苦。

  在此世间中的某个寂静地方,有些人自在地享受殊胜的甘露水,如在天界中享受圆满的甘露妙味。此时此刻,不少众生却经常饮用燃烧的铁水,感受无量的痛苦。众生的业感犹如幻化一样,从中幻现出众生各不相同的苦乐,如天人的快乐与恶趣的痛苦等等。

  在如今我们五明佛学院,有些人丰衣足食,也有闻思修行的机会,今生幸福,来世也安乐。可是极少数人却衣食无着,然后经常放逸懈怠,不仅自己不能受持闻思修等善业,而且还障碍别人持戒和闻思,今生痛苦来世也痛苦。

  又如我们家有三个人,虽然每个人的食物并无差别,但各自显现的苦乐却不尽相同。有时候,某个人晚上做梦也吉祥,身体也安康,但另一个人则可能梦境不佳,身体不适,心情也不太愉快。所以即使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也不可能有一个共同的觉受。

  在整个三界轮回中,一切苦乐感受全是幻化。那上至天人的善妙欲乐,下至地狱饿鬼的各种痛苦,是否有一个真正的作者呢?这样一个苦乐的作者在外境上根本不存在,其实真正的作者就是我们内心中的分别念。

  若我们的分别念中生起慈悲心和信心,那我们将获得解脱和安乐,只要具有无漏的智慧,无疑我们就会达到圆满究竟的佛果。如果我们经常生起贪嗔而造了恶业,所感受的就只有是地狱饿鬼等恶趣的痛苦。

  据此我们明了分别念是一切苦乐的根源,那就一定要好好地修持妙法,暂时断除一切粗大的恶念,最后灭尽所有妄念而获得圣果。

  月称菩萨说过:“经说外境悉非有,唯心变为种种事。”释迦牟尼佛在佛经当中也曾指出:“心为一切诸法之源,故名为普作王。”为什么称为普作呢?因为它既能作清净的涅槃,也能显现不清净的轮回。萨哈尊者说:“心乃涅槃之根。”

  如大幻化网中对心和智慧所作的分析,这里所说的心是指每一个众生的根本,是一种明现。由此,我们知道不清净轮回中的一切显现是不清净心的显现,同样清净的涅槃和智慧的显现是清净心的一种显现。我们若详加观察外面的一切显现,将无法找到一个真正实有的事物,所以清净和不清净的根本,都是自己的心。

  心能显现轮回和涅槃的一切诸法,如果能将自己的心转到善法方面,那将获得善趣和究竟的解脱,如果我们不通达心的本性,也不能调伏自心,经常会造贪嗔痴等各种恶业,结果必定会堕入三恶趣,因此一切万法的作者就是心。

  在天界有悦意的外境,而且天人的身体如皎洁的月光般明净可爱,周围也经常有很多的天子和天女恭敬供养。但将来他们也同样会受到恐怖的死魔阎罗王的危害,到那时,天子没有丝毫自在,因业力而堕到燃烧的铁地上,鬼卒持着各种兵器不断地砍刺他的身体,为剧烈的痛苦所煎熬。可见天人的福报也并不完全可靠,如果我们不造无漏的善业,将来必会堕入恶趣受苦。

  如用开水煮米,米粒在整个锅里面沉沉浮浮,同理,众生在轮回中也是漂泊无定。有时候造了白业到善趣中去感受安乐,有时候造了黑业到恶趣中去感受痛苦,这样我们在沉浮无定的三界中不断地漂流。

  犹如瓶中的蜜蜂,我们从无始以来一直在轮回中沉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三界中轮回的根本是什么?如何才能断除三界轮回的根本?具有智慧的人应该对此作详细的观察。

  就我个人而言,一方面我自孩提时代起就依止了善知识行持佛法,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比较有福报善根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从小至今,我的身体就很孱弱,经常遭受病魔的危害。此外,我在这一生中也曾遇到过无吃无穿等各种困境。有时候我认为自己的修行不错,也作了不少难忍的苦行,但有时我在思维死后会到什么地方去呢?这一点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对如今的我来说,吃穿都已不成为问题,名闻利养等都相应地得到了,所有的弟子对我也特别恭敬,由此我感到很安乐,但换个角度看,我又是一个非常可怜的老人,因为即使到大经堂下面,也无法独立走下去,即便在一天当中,我身体状况也几乎完全没有健康的时候。一、二年前我也曾这样想过,麦彭仁波切是在五十岁时患上了重病,然后圆寂于六十七岁,而我也发愿六十七岁时往生,但后来以多种因缘,我的寿命也稍为延长了。这时,我们应该深入观察,自己感受了怎样的快乐与痛苦,若想以后得到快乐而不情愿再遇到痛苦,那我们该怎么办?如此等等,在这些有关自己命运前途的问题上我们以前曾用过多少的精力和智慧呢?望大家对此深思!

  听闻到佛的教言并修持善法,具有各种殊胜深远和不同凡响的意义。经典有不可思议的功德,而释迦牟尼佛圆寂之后,所有高僧大德和圣者所造的论典,虽然不是佛亲口宣说的语言,但若与佛的密意相吻合,那我们也应该尊敬论典如同佛说,《宝性论》也有此教证。

  当然,若自己并不通达佛教经论,而宣讲佛法、著作论典,这便成了徒劳无益的事情。在佛教内道中,造论者必须具足三种条件之一,上等的条件为造论者必须是登地以上的菩萨,中等造论者是面见本尊,下等者则精通五明。

  对得地菩萨所造的论典有没有争议呢?当然也不乏辩论,如宗喀巴大师、米拉日巴尊者以及还有觉囊派、萨迦派等许多登地以上的高僧大德所著的论典都存在争议,这在末法时代的今天还是有辩论的。但我认为,作为一个普通凡夫人是没有与圣者菩萨进行辩论的资格,否则就犹如乌鸦想伪装大鹏鸟。如果真的想去与米拉日巴尊者等圣者教言进行辩论,也根本不可能获胜,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若自己决定造论,不应存有追求名闻利养的私欲心,无论传法、辩论或闻思修行都应该如此,否则外表上伪装行持善法也无意义。如果并非为了一己私利,而经常闻思佛法或为别人传法,那此功德就像天人的甘露一样,能够遣除一切违缘。

  麦彭仁波切在此宣说,六道轮回中暂短的安乐犹如闪电,丝毫也不稳定可靠,有正知正念的人都应对此问题作认真的观察与缜密的思维。

  现在我们已经得到宝贵的人身,并依止了恩重无比的善知识,又听受了即身成就的无上密法,这样最下等也应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对此我们自己也应该有一定的把握,所以我们应该精进修持,就象华智仁波切所说:“舍弃天灵盖!”意思是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执著名闻利养等世间八法,应该像把自己的天灵盖永远舍弃了一样地精进修持。

  但非常值得可怜的是,在我们之中还有些人好像是认为自己恒常不会死亡,对死亡一点也不害怕,经常谋求的是今生当中的名闻利养。有些人不但不闻思修行,而且整天都是吃喝玩乐,如经常听录音机、打球、摆龙门阵,根本不把解脱和因果放在心上。

  经常放逸散乱的人在临终时,会有恐怖的死神将其身心全部摧毁,就像猎人猎取野兽。当死魔阎罗王无情地夺走我们生命之时,根本无法预计和准备,这会是突然发生的。可怕的阎魔王将于何时何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谁也没有这个把握。因此希望大家好好地思维一下自己曾经造过的罪业,从今以后应该改头换面,认真精进修持善法。

  死魔阎罗王一副威猛凶残的姿态,令人非常恐惧,他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时时刻刻都在审视着我们。当死魔阎罗王手执黑绳来见我时,平时关系密切的亲朋好友也围绕在身旁,此刻无论他们怎么声嘶力竭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和痛哭流涕,即使因悲伤过度而昏厥倒地,死魔阎罗君也绝不含糊,不存在商量的余地。在《入菩萨行论》中也有教证:“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这时即使与阎罗君辩论、抗争亦犹如竹篮打水--毫无意义,在依依不舍之中,自己还是不得不离开人间,走上凄凄惨惨的中阴路。当亲友们看到这个人已经回天乏术时,他们也都会绝望。

 

  我们在不远将来的某个时候,必定永远离开这个幻化无常的人间,离开自己的亲友,所以我们对今生的名闻利养不能太过于执著。往往我们不愿目睹却又出现在面前的是,有些出家人既秉承出家人的事业,又在操持世俗琐事,表面上穿着出家人的僧衣,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并未生起一刹那的悲心与善心。

  这些经常沉缅于吃喝玩乐和世间法的人真是很可怜!那么这种人在来世会不会得到少许安乐呢?绝对不会的!龙猛菩萨说过:“即生当中造此罪业的人,其前途必定是黑暗的。”这些人的前面——地狱也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剧烈难忍的痛苦正等待着他们前去感受。

  地狱中的大锅正燃烧着熊熊烈火,许多面目狰狞的阎魔狱卒手持斧锯等各种兵器刑具在迎接他们,到那时再也找不到一刹那享受安乐的机会,纵使千百万的佛菩萨来要救度这些人也无能为力。一旦众生的业力真正已经成熟现前的时候,佛和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无比能力也成为有限。因此我们应该抓住当下为了以后的安乐而精进修持。

  同样,转轮王的福德非常圆满,在整个世间上除了佛陀以外,再无其他人具有这么大的福德。即使是如此超类绝伦的转轮王,如果他没有修持正法,临死时也会无依无靠,必定会堕入恶趣之中。

  转轮王出外时,身旁有大象、骏马、步兵等四大军队经常拥护着。当他居住在富丽堂皇的王宫中,周围有许多殊丽的王妃对他作恭敬承事,她们具有林林总总的善妙功德。这样的王妃在人世间也难以找寻,她们的笑靥犹如皎洁的月亮楚楚动人,她们以娇媚的姿容经常围绕着转轮王。

  转轮王就是这样享受着全世界的形形色色妙欲和荣华富贵,自己也认为在整个四大部洲自己的福报是无与伦比的。

  转轮王威势赫赫地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当其他的国王大臣来晋见他时,犹如小野兽来到狮子面前,非常畏惧。有些高官、上师之所以坐狮子座,是因为狮子是百兽之王,所以坐在狮子座上在世间上是表示拥有崇高的地位。藏传佛教中用诗学来赞叹某些高僧大德时,经常也用狮子座来进行衬托。

  纵然是傲视天下群雄的转轮王,临命终时也有可怖的鬼卒用脚踢着他的头,他刚才还沉浸在光明和快乐之中,现在一瞬间就被阎罗王强迫带到那黑暗地狱中感受无尽痛苦。

  同样,我们的名声、身体等并非一成不变,某些青年男女的脸庞犹如白莲花一样白里透红,英俊可爱,但即使美若天仙,一旦人老珠黄,就象一截焦木,异常老丑,这时哪怕是看到自己的身体也会心生厌烦,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留恋着已匆匆逝去的黄金岁月。

  如我们这些上了六十岁的老年人,年青人看见我们也会生起厌烦心,这时候大家宁愿欣赏年青人而不愿见到我们这些老朽的身体,但是可以预见这些年青人在不久的将来,曾经健美挺拔的身体也一定会如我们一样丑陋,不堪入目。

  无论此地,还是他方,始终无法找到没有生老病死的例子,即使转轮王和帝释天到最后也会显示无常,我们在末法时代的这个肉身难道不会衰败吗?我想聪明的人肯定明了。故我们一定要精进修持大圆满等佛法,如果在今生中没有得到成就,那至少我们也一定要依靠窍诀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不仅我们有情世界是无常性,而且三千大千世界也是无常。根据《俱舍论》的小千、中千、大千世界的推算,所谓的大千世界共有十亿个四大部洲,那么这十亿个四大部洲中的环境、颜色和形状迥然有异。不用说大千世界,仅就以我们这个地球上的美国、中国等国家来观察,就会看到高山平川、城市乡村、大漠戈壁等形形色色的地理环境,既有赏心悦目的地方,也有危险凶恶的处所,但所有这些最后都会因为地水火风的摧毁,而全都象彩虹一样消于虚空当中。

  既然到每个大劫的最后,整个三千大千世界都会变成虚空,那我们现在的亲朋好友以及自己的身体又有什么值得依恋的呢?就象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没有一点可靠,不管是器世界还是有情世界,都没有常有不变的东西,所以我们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亲朋好友们,都不要生起贪心。

  在这个浩瀚无垠的大千世界中,虽然显现不尽相同的痛苦与安乐,但这些宛如天空中的闪电,全都是无常。可是愚笨的人还十分执著虚幻不实的身体、财物以及亲友,然后就为此造下弥天罪业。一旦到临死之时,那些犹如海市蜃楼的声誉、财富以及亲友都不会跟随自己,跟随自己的只有这一生中所造的善恶业。

  总的来说,这个世间的一切都是离不开痛苦的本性,真正究竟的安乐就是往生极乐世界。往生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痛苦,就连痛苦的名字也无从听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