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念莲师心咒千万,生生世世不被魔扰

令人吃惊的是,现在竟然有许多人声称自己于某某境界中成就。法王如意宝在《智悲精滴》:第一世顿珠仁波切住锡喇荣沟的时候,当地有一位名叫阿切桑给的修行者。他时而将帽子戴在头顶,声称自己生有肉髻;时而又自言能够飞翔。可当他真的从高高的房顶纵身跃下时,他又跌伤了身体。有一次,他又自称自己拥有许多伏藏品,并要求敦珠仁波切予以鉴定。敦珠仁波切在看过之后,直率地对他讲道:“这些并非真正的伏藏,你可能是着魔了。”然而,阿切桑给并不相信敦珠仁波切的话,他在坚持认为自己的“伏藏品”货真价实的同时,又诽谤敦珠仁波切是因为嫉妒心理才否认它们的价值。以后,他又找到另一位大成就者鉴定“伏藏品”的真伪,结果是依然得不到认可。

不过他仍然固执己见,不知悔改,直至后来遇到班玛江参。在他的指点下,阿切桑给最终来到了蒋阳亲哲仁波切面前要求再次予以鉴定。蒋阳亲哲仁波切则善巧地为那些伪伏藏作了签字,同时要求他念诵一千万莲师心咒,说只有如此才可以显示鉴定结果。在他按照要求将莲师心咒念诵圆满之后,他有一天忽然看到一名出家人应声坠地,从此才翻然醒悟过来,并开始向真正修行者的方向转变。实际上,阿切桑给当时确已着魔,他是依靠咒语的力量和蒋阳亲哲仁波且的殊胜加持,才得以遣除违缘、恢复正常的。通过这个例子,我们可以得知凡夫所见的境界不一定真实可靠,他之所以能昼夜都见到诸佛菩萨的种种形象,不过是因为其风脉明点于外境方面有所显现而已,这丝毫也不值得欢喜和夸耀。以后当我们也遇到这种情形时,千万牢记切不可于匆忙之中,以自我吹嘘心向他人宣称自己已亲见了上师本尊。否则,这样说就相当于彻头彻尾的大妄语!碰到这种情况,观察自相续的真实状态才是最为重要的判断方法。

 

莲师心咒功德不可思议。外祈祷需念满千万遍心咒,修法中的违缘也会逐渐消失。

倘若即生中能念莲师心咒一千万遍,甚至一亿,那生生世世不会被各种魔障所挠;如果能念一亿遍观音心咒,功德也同样不可思议。

我特别希望大家念诵莲花生大士的心咒,如果我们异口同声祈祷莲花生大士,对将来佛法在汉地兴盛有不可思议的缘起,有内外密的缘起和必要。你们也要劝亲朋好友念莲花生大士的心咒,我们修行不成功,遭受各种违缘,如果从小或者一直祈祷莲花生大士,就不会被违缘所转。但是,众生保护措施太差了。车要买保险,房子需要防盗设备,钱要存在银行或保险柜里,否则,外面的盗贼相当猖狂。同样的道理,好不容易修出了一点点善根资粮,邪魔外道就会盗走。为什么末法时代藏地还有完整的教法和证法?虽然经历了翻天覆地的运动,藏地的佛法依然如皋日一样,在世界上完好无损地存在,这里有不可思议的秘诀。为了佛法在汉地长期存在,唯一的方便方法就是要祈祷莲花生大士。

 

所以所有信众要猛厉祈祷莲花生大士,共诵莲师心咒。只有这样,个人和集体才能逃脱违缘的深渊,对汉地的佛法长久不衰也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缘起。

我们不管持哪一位本尊的咒语,经常念诵很重要,若能如此,加持自然会入于心。比如最近念莲师心咒,许多人都能感受到莲师的加持,由于内心得到了感应,外在的顺缘就容易出现,修法中的违缘也会逐渐消失,这即是《窍诀宝藏论》所说的“依此内在缘起而外现”。所以,只要经常祈祷莲师等圣尊,定会时时得到加持。反之,倘若对圣尊不理不睬,持无所谓的态度,纵然佛菩萨的威力不可思议,但因为我们法器有垢染,月光般的加持也不可能入于这种水器中。因此,得加持要依靠祈祷诸佛菩萨这一缘起。

现在很多人的修行不能增上,就是因为数量不够、质量不够、精进不够,念了一二十万、一二百万的咒语,觉得特别特别多,这样不行。其实单单是修上师瑜伽,按智悲光尊者的传统,念修莲师心咒的数量就要圆满一千万遍。很多人一听,也许目瞪口呆:“啊,一千万!太可怕了!”但你们看看阿琼堪布的传记,他的上师跟他说:“按照常规,外祈祷只需念诵一千万遍莲师心咒,不过你这次却必须念满三千万遍。”阿琼堪布对此并没有抱怨,而是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他在念诵前一千万遍心咒时,每隔一百遍,就会念一遍祈请文,以此轮番修持;念诵后两千万遍心咒时,则是每隔一千遍,就念一遍祈请文。他是这样完成的。

《大圆满前行》中要求念莲师心咒一千万,这对城市里的人来讲,确实是个特别大的数目。但是,你的相续若想与上师相应,不能光在口头上说:“上师,我跟您相应吗?我觉得好像很相应,刚刚看到您时,感觉您特别特别慈悲。不过,这几天信心好像又退了。”这样的相应,只是暂时的分别念,可能是源于前世的善缘,也可能源于前世的仇缘,以致见面后有种不同的感觉。但我觉得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在实际行动中时时刻刻祈祷,把自己的一切交付予十方诸佛菩萨,今生中快乐也好、痛苦也好,长寿也好、短命也好,全都指望佛菩萨来了知,由他们来支配、来安排。就像有人常说:“上师您说什么,我就照办!”应该有这种信心。若能如此,你的相续肯定会与法相应,与圣者的境界相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