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神足《阿罗汉的足迹》

现在我将简要描述「神足」(iddhipadas),这个字的解释是:「证得圆满的境界(ijjhanam iddhi)。」

 

  (译按:依照PTS巴利字典的说法,「iddhi」此字在英文中找不到对应字,因为在欧洲并没有这样的观念,也没有单独使用的「iddhi」,其主要的意义是指一种能力。而根据本文的脉络,无论是「iddhi”或「iddhi padas」并不是指超自然的神力,而是指在法上修持的成就基础。本译文中,将「iddhi」译为「如意」,「iddhipadas」译为「神足」,以示区别。)

  在佛陀的教法中,总共有五种「如意」(iddhi),分别是:

  对於诸如「名」、「色」等需要特别的知识,达到圆满的境界。

  对於诸如「苦圣谛」等需要全面了解的事物,达到圆满的境界。

  对於诸如「集圣谛」等需要断绝的事物,已经证入断绝的圆满境界。

  对於诸如「灭圣谛」等需要实现的事物,已经证得的圆满境界。

 

  对於诸如「道圣谛」等需要发展或培养的事物,已经达到发展的圆满境界。

  在佛陀的教法中,有五种根本的「如意」。

  「神通如意」(abhinnasiddhi)是指:圆满地分析认知「第一义谛」的数目与意义,而一位修行人要是没有认识到「第一义谛」,就会逾越佛法的范围。通盘了解阿毗达摩论疏(阿毗达摩是一切根本理论的精髓),就等於是「神通如意」。“遍知如意」(Parinnasiddhi)是指:经由相(lakkhana)、作用(rasa味)、现状(paccupatthana 现行)、近因(padatthana 足处),或者经由他们具有的「无常」、「苦」、「无我」三法印,来圆满了解「苦圣谛」。

 

  「舍断如意」(Pahanasiddhi)是指:圆满摧毁烦恼的「集圣谛」。本书主要的重点是放在证得最低层次的预流道圣人(Sotapanna),而不是较高果位的圣人。圆满摧毁「身见」,就是「舍断如意」。去除“疑」的工作是包括在摧毁「身见」的工作当中。

  「现证如意」(Sacchikiriyasiddhi)是指:身心双方面都圆满地实现「灭圣谛」。

  这种工作包括了烦恼的压制与破坏。

  「修习如意」(Bhavanasiddhi)是指:开发戒、定、慧三学,一直到证得、灭苦出世间的「道圣谛」。

 

  如果按照「清净道」的次序将「如意」加以分类,圆满成就「戒清净」中的「四遍净戒」(catuparisuddhi),就具足了“四如意」;在「心清净」中同时圆满成就「八正定」、「遍作禅定」(Parikamma-samadhi)、「近行禅定」(upacara-samadhi),就具足了「八如意」;圆满成就五种世间神通,诸如神变能力,就具足了「五如意」;在「慧清净」中,圆满成就「见清净」,就具足了“一种如意」。依照此种方式,就可以认识到更深一层的「如意」。

 

  有关佛法中的陈述,在此告一个段落了。

  「神足」(iddhipada),这个字的意义是:「证得圆满的根基,就称为神足」。

 

  「神足」共有四种,分别是:

  欲神足。

  勤神足。

  心神足。

  观神足。

 

  「欲」(chanda)是指,想要证得、达成、圆满、完成的欲望。此处所指的欲望是一种极端的或过度的欲望,这不是任何事物或人可以阻绝的欲望。这种欲望会引起这种念头:「如果我今生没有证得这种圆满状态,我是不会安心满足的;要是无法证入,我宁愿死亡。」

  迦叶佛时代(乔答摩佛之前的佛),波罗奈城的法泉王(Dhammasonda)(Rasavahinl,Jambudipuppatti-katha)就具备了这种欲望。法泉王向自己说:「如果我没有机缘听到迦叶佛的教诲,身为波罗奈城的国王有什么用?」因此,这位国王放弃了王位,找寻可以复诵迦叶佛教诲的修行人,纵使这种教诲只是短短的一句偈颂而已。

  如同在频毗婆罗王(译按:参见《小部》《户外经》)、毗合佉居士以及给孤独长老者(译按:参见《法句经注疏》第一偈颂)的例子中,如果这种欲望圆满了,才会安息下来。只有当这里有些微的暗示指出,这种欲望是可以证得的,只是还没有具足圆满,此时心灵会迷惑,并且会生起一种,与其无法满足这种欲望而活下来,不如去死的念头。

  在多弥亚王(temiya,译按:参见《本生经》〈哑躄本生谭〉,j.538)、护象王(译按:参见《本生经》〈护象本生谭〉,j.509)以及佛陀住世时候的许多国王、贤人、富人,也都还有这种欲望,他们舍弃了皇宫、随从以及其他的生活奢侈品,来到佛陀的僧团中生活。

  「勤」(viriya)是指带有四项特质的正勤精进,具足「勤」的修行人,会受到只要精勤努力就可以达到目标的思想鼓励。即使人们告诉他会经历极大的苦难,他还是不会灰心丧志。即使他真的经历了极大的苦难,也不会心生退怯。即使人们告诉他需要经年累月地实践努力,他还是不会灰心丧志,即使他真的已经有一段长年累月付诸努力,也不会心生退怯。

  在「勤」上软弱的人,一旦面临要极大的努力,就会从修行上退缩下来。当人们告诉他们必须远离亲朋好友与尘嚣的时候,他们就会畏怯、退缩。看到必须经历长时间的止观,他们就会畏怯、退缩。当人们告诉他们必须节食少睡,他们就会退缩,看到必须经历长时间的止观,他们就会退缩。他们很像:「白狗不敢冒险踏入草丛。」白狗之所以害怕进入一腕尺(译按:肘至中指的长度)以上的芦苇丛当中,是因为它们认为这些芦苇会栖息着豹、虎、象。

  「心」(Citta)是指当修行人接触、听闻到佛法的时候,固著在「如意」上。这种固著是极强烈的热情。

  虽然一个人生活在美好奢华的世界,生活在权势与幸运当中,一位修行人是不会被这些事是所引诱的,他在经典当中,并且加以研究,他的心灵总是朝向「如意」的。

只有当一位修行人全神贯注在与「如意」有关的事务,他才能够获得满足与宁静。就像炼金师全神投入将根本物质转化为金银的活动上,这位炼金师对於其他的事物漠不关心,只集中在炼金活动上。他废食忘寝,走路的时候会漫不经心。「心」就是这种巨大的专心活动,或这种性质的固著活动。

  「观」(Vlmamsa)是指可以清晰地觉知到地狱、轮回巨大痛苦的知识或智慧。这种知识可以清晰地觉知到「如意」的利益,可以安住在深沉、艰困的「法」上,以及「法」的性质上。具足这种知识的人,除了追寻「如意」之外,不会在任何世间的追寻上发现乐趣。只有在追寻深奥的「如意」中,他才会得到满足。愈是深奥的「法」,他想要证得的欲望就愈是强烈、巨大。

  修行人只要具足了四种「神足」的其中一种,终其一生会在「身念住」的安住以及佛法当中更高的层次,诸如「心清净」、「见清净」等上面,持续努力精进,不会懈怠、无力。只有那些从未具足任何一种「神足」、无力区分生命深浅以及法的深浅的人,才会感到无力,无法持续从事任何的努力。

  修行人只要具足了四种「神足」当中的任何一种,无论是在今生或来生当一位天人,都可以按照他的「波罗蜜」达到「出世间的如意」。至於修行人具足了二种、三种或四种「神足」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不具有任何「神足」的人,他们应该尝试去追寻一种的「神足」。只因为他们不想追寻高超的佛教利益,例如「四念住」,才会感到无力懈怠。他们应该将这种无力感视为通往「恶趣」的快速道路。因此,他们应该研究、思考、沈思那些能够唤起「欲神足」的偈颂与开示。他们应该亲近一位能够唤起「欲神足」的导师,而且依止这位导师。

 

  因此,佛陀如是说:

  精勤努力去开发「欲神足」。

  精勤努力去开发「勤神足」。

  精勤努力去开发「心神足」。

  精勤努力去开发「观神足」。

  (译按:《相应部》〈神足相应〉〈全分〉:s.5l.6)

 

  有些远离「如意」的修行人,他们甚至不想证得「神足」。如果没有具足「欲神足」,他们甚至不知道必须去追寻「欲神足」,而成为软弱无力、挫败的人。在「勤神足」、「心神足」、「观神足」中,也是如此真切。

  将心灵安住在“身至念」上,就等於是建立了「欲神足」。默想有关轮回之苦的「厌离心」(Samvega)的奇闻轶事、对自己采取苦行以及其他「法」的实践,就等於是建立“勤神足」。把自己投入深奥的「法」当中,诸如「四大」(译按:《相应部》〈神足相应〉〈全分〉),就等於是建立「观神足」。

  如果有任何一种「神足」建立了,那么,可以确立的是,各别的「如意」将以自己的「波罗蜜」去证得。因此,如同《注疏》中所陈述的,不具足任何一种「神足」的人,就像是旃陀罗(candala,译按:下贱的人)的儿子,而且具足任何一种「神足」的人,就像是国王之子。旃陀罗的儿子,因为缺乏成为国王的根基,所以绝不会成为国王。然而,国王之子,因为具备了成为国王目标的根基,总是朝向成为国王的目标前进。

  因此,现在的智者应该试著去获得四种「神足」,这样子才能摧毁「身见」的巨大根基,并且在佛陀的教法中,按照自己的「波罗蜜」去证得更高果位的利益。

愿你们腾出时间来修行内观!!

愿你们脱离痛苦!!

愿你们都能享有真正的快乐!

愿你们安详、和谐、快乐、解脱!!

愿一切众生解脱、快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