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不被烦恼欺负/玛欣德尊者

Share

各位贤友:
晚上好!

今天晚上的随机开示,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怎样才能不被烦恼欺负。

我们都希望快乐,能过上快乐的日子。我们也不喜欢烦恼、不喜欢痛苦。但是,由于我们所处的这个世间是不圆满的,所遇到的人、事、物不能尽如我们之意,更由于我们与生俱来的习惯、心的习惯和思惟的模式,所以我们会碰到各种不如意的事情。碰到不好的事情我们容易起烦恼,由于心的习惯,我们甚至碰到好的事情也会起烦恼。一个喜欢烦恼的人,他每天都有很多烦恼。好的也烦恼、不好的也烦恼,没有一天可以真正过得快乐,让自己能够过得自在、轻松、愉快。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心被烦恼控制了,他的心受烦恼牵制,他的心被烦恼束缚了,因此,不能够自在。这就好比是一个囚徒,他远离了自由的生活。

大家既然选择了学佛、信佛、修行的路,我们所要解决的正是烦恼这个问题。我们所追求的就是快乐,所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去断除这些烦恼,而获得寂静平静的快乐。但是在信佛、学佛、修行的过程中,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还是会遇到种种不如意的人、事、物。特别是我们的心,还是经常会受烦恼的牵制、被烦恼欺负。

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应该怎样摆脱烦恼的控制?怎样才能不经常受烦恼的欺负呢?

在这里,我们就简单地讲几种方法。

第一种是避开会生起烦恼的目标、所缘。在生活中,有时候会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比如说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人、特定的事物。由于所处的这种环境或者经常碰到这样的人,我们就会烦恼,就会使自己感到痛苦、不自由、不喜欢。因此,我们可以尝试去摆脱这种所缘。当面对容易触景生情的环境时,那我们可以尝试换一个环境。比如,有些人会去外地旅游,去转一圈才回来。有些人在家刚跟自己的丈夫或者妻子吵了一架,然后女的就去逛街、或者看场电影,男的可能会找朋友去酒吧、或者去聊天吹牛,于是就没事了。这种调节就是要避开或者转换一下环境,这有利于让我们的心去淡化刚刚碰到的一些烦恼。特别是我们要做到心主动不去思惟它、不去想它,回避一些会引起麻烦、引起烦恼的人、事、物。这种回避并不是逃避,而是减轻外境对心所造成的伤害。

我们在调伏心的过程中,就应把心当成是小孩。特别是还没受过培育的心,它就像一个小娃娃一样,是很弱的。因为心很弱,所以经常会受到烦恼的欺负。正如一个小孩子,由于缺乏足够的力量,或者长得比别人矮小,因此会经常受到其他小朋友的欺负。心也是如此,由于心经常很敏感,心经常都很羸弱,没有力量,所以会受到烦恼的欺负。那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呢?如果小孩子经常会受到别人的欺负,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下次看到那个家伙时,赶紧开溜。是不是?明知他喜欢打你、喜欢欺负你,你也没还手之力,那你还在他面前晃荡,这岂不是找打吗?同样道理,心也是如此,要学习回避一些不喜欢的、会生起烦恼的目标、对象,这样就可以减少很多无端的烦恼。

第二种方法是我们可以把心导向于好的目标。就好像我们在生活工作中,很想摆脱一些人去转换一下环境,但是当这个想法实现不了时,应该怎么办?那我们就应该不去理睬那些导致我们烦恼的因素,而投身于自己的工作,让心充实不会空闲。如此,它就不会经常去沾染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时,这样可以使心不会落于空虚,因为心一旦空虚,就会容易受委屈、悔恨、懊恼、失望等这些负面的情绪所牵绊。如果我们的心经常有投入的对象,它就容易淡化烦恼。当然,有时候也可以去找一些知心朋友倾诉、让朋友开解一下,听他讲一些怎么样去避免、怎么样去去除烦恼的方法,这也是一个好的途径。所以,要把心引开,除了回避之外,我们还可以主动地把心引到一个好的地方去,让心不要闲着、让心不要落于空虚。

同时我们也要学习让心回到当下,因为很多时候,烦恼是由于心陷入了过去与未来之中。就好像我们在上一次讲到的,我们应该要跳出过去回到现在。追悔过去、憧憬未来都是容易生起烦恼的事。人应该活在现在、活在当下,但可惜的是,由于心的习惯,总是徘徊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总是不肯安住于当下。所以,往往烦恼的生起,是由于我们的心经常要抓起烦恼、经常要回到烦恼中去。

过去已经过去,将来还未到来,我们要从现在起就回到当下。过去的喜与悲已经过去,未来的喜与悲也未知,心应该安住在当下这一刻。就好像大家去登山,假如前进三步,然后后退三步的话,那所作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人总是要往前走。我们要跟上时间的步伐。不能总是陷在过去的情绪、过去的情境、过去的经验、过去的追忆中。唯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经常受到烦恼的欺负,受到烦恼的控制。如若不然,那是自己在折磨自己而已。
此外,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要让心有依靠,让心变强大。烦恼是种负面的心理。从阿毗达摩的角度来分析,烦恼带来的是忧受,是瞋心,这种心所产生的心生色法有很强的杀伤力,对身心都无益。这种负面的心理,跟正面的、积极的、好的、善的心是不共存的。如果负面的心理强,那么正面的心理,就变得弱。如果善的心强,那么不善的心就变弱。因为根据阿毗达摩,在心生起的过程中,不可能有两种心同时生起。虽然心经常是错综复杂,各种心交错着产生,但是,如果把善的心作为惯行来培养,那它就会越来越强。这个也可以理解为生起善心的方法。

我们要让心投入到佛陀的教导中去,用我们所学到的法,真正地去充实自己的心。心经常取法为目标、为对象、为所缘,让这一种所缘成为我们心的习惯。让心习惯性地思惟法,取法为所缘。这样,他可以逐渐淡化各种烦恼的人、事、物。

根据佛陀的教导,我们认识外界,是通过眼、耳、鼻、舌、身和意来认识的,所有的这一个被我们认知的世界都离不开色、声、香、味、触、法。色就是各种的颜色;声就是声音;香就是气味;味就是味道;触就是各种的感觉,轻、重、冷、热等;法就是对前面这五种因素进行加工,还有自己所认知的,包括概念、过去、现在、未来等这些都属于法所缘,佛教称这些为法所缘。我们认知都离不开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门,在这六种根门中,前面的五种根门,是接收所缘的撞击比较强的,但是处理这些接收到的信息并进行加工的则是心念。为什么?因为,当我们在看的时候,眼睛在起作用,我们所看到的颜色和光对眼睛的撞击就占主导。耳朵、鼻子、舌头、身体也是同样的道理。当没有强大的所缘撞击我们的五门的时候,我们的心就起主导作用。虽然说,心运作的力量是以意门为主,造业都是在心念中造下的。但是在收集素材的时候,就是看到东西、听到声音等等这个时候,外在的撞击是比较强的。如果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就应该用这种阿毗达摩教导的理论来改变我们的心,使我们的心变得更强大。

当我们的心陷入烦恼时,往往是在独处的时候,或者是在闭上眼睛想睡觉时,又或者是一个人行走感到孤寂时。这种时候,往往是意门在起主导的作用,我们所看、所听、所碰都成为了意门的调味料。常言道,触景生情就是这个意思,有点像修辞学上的通感,各种感觉其实成为了情绪的附属。其实真正的烦恼不是产生在眼、耳、鼻、舌、身里面,它只会产生在心里,心念里面。根据阿毗达摩,不论是善的速行、还是不善的速行,造业都在心中,而眼、耳、鼻、舌、身只是收集素材而已。收集的过程不会进行加工,加工的是我们的心。我们的烦恼其实是自己的心进行多次加工的产品。所以痛苦也好烦恼也罢,忧愁、委屈、绝望、恐惧等等这些一无是处的产品全部都从心念这台机器里面制造出来,都是在意门心路里面发生的。

如果心还是很弱,无力去抵抗烦恼,我们就应当让心变得有力量。要怎么变得有力量?可以借助以上的几种所缘对心的影响,包括颜色所缘、声所缘等,通过改变所缘,去加强心的力量。

前面讲的是理论,接下来我们讲些比较实用的方法。

我们可以透过眼门去取一些强大的极可喜所缘来让心变得更强。例如,我们可以去佛殿礼佛,佛像给我们的感觉慈爱宁静,我们可以发愿:佛陀您是那么宁静,我自己却那么的烦躁,愿我也能够拥有这么平静、宁静、寂静的一颗心。或者我们去佛塔,看着佛塔的塔顶,思惟佛塔是如此的纯洁,为什么我们的心是那么的染污呢?愿我也能够拥有一颗纯洁的心。我们还可以去看书,或者说去看一些佛陀的塑像、佛像的照片。例如可以在口袋里或者包包里面,放上一张你很喜欢的佛像,当你烦恼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你可以想象佛陀的慈爱和平静,然后思惟我是佛陀的弟子,就要做个好弟子,要像老师一样,寂静、安乐。为什么我要有那么多烦恼呢?如果我有那么多的烦恼,我就不是佛陀的学生,我就不是在向佛陀学习,我是在向魔鬼学习了。又比如,你看到以前供僧、朝圣等相片时,你会想起当时是多么的快乐,当时是多么的愉悦,那你就可以让你的心跳出当下这种忧郁的状态,让心回到当时那种快乐的情景当中,而去消除心里目前的负面情绪。

这个是用眼门所看、所取的所缘来减弱烦恼,让心增强。久而久之,如果我们经常让心养成这种习惯,它就很容易转向,从坏变好,从不善变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同样,心如果不是经常能够以善的所缘为目标,那么不善的所缘就很容易乘虚而入,而且心的习气决定了它更容易受不善所缘影响。

同理,我们也可以通过耳门来加强自己心的力量。我们可以经常地听佛法的开示。我们也鼓励大家在独处的时间、非禅修时听开示。那些开示都是引导我们的心向善、向上、向好、向快乐、向平静、向有智慧的,所以我们可以经常听,而且不止听一遍,还可以听第二遍、第三遍……我们也可以听一些佛经的念诵,听着那种韵律悠扬的巴利语的念诵,那就会暂时地忘却很多的烦恼。巴利语是佛陀的语言,就犹如佛陀在讲法一样,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听懂他的语言,但就是这种法音的力量让我们的心得到增强。从音节、语言上我们可以用念诵经典来加强心的力量;从义理上,我们可以通过听开示来加强心的力量。这样,心就不会经常陷入空虚,我们就可以这样来充实我们的心。同时,我们在听开示后,很多的问题在开示当中已经有了答案,我们可以把所听闻到的佛法用于生活中,付诸修行实践中去。这也是一个实用的方法。

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通过身体的劳作去体验佛法。如果一个人的心比较空虚的话,他应该不要让身体闲着。例如,他可以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比如清扫落叶,打扫室内的卫生,也可以去顶礼佛陀,透过身体的动作去减轻、减弱心的负面影响,转移一下心的工作目标。

通过以上所缘的改变,都能使我们的心获得提升。我们的心就不会把很多的时间、把有用的能量耗在追忆过去、展望未来,或者各种不良的情绪中了,我们的心得以从不良的情绪中脱缚,转而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借助这些所缘的改变是为了让我们的心觅得另外一个可信赖目标。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他没办法一下子就离开自己的父母、离开家庭而过独立的生活,他还需要父母的关爱、需要父母的栽培。这个时候,他就应在父母的呵护之下慢慢地成长,父母应该给予他正确的引导,直到有一天,他自己能够独立地思考人生、判断人生时,他就可以离开父母到外面的社会去闯荡了。

同样,我们的心也是这样。在这个阶段,它需要有依靠。以什么为依靠呢?以佛陀为依靠、以法为依靠、以僧为依靠,这样让心在佛法中慢慢成长。直到有一天,心不需要依靠以外在的佛法僧所缘为目标,而直接能够于内在建立起对佛法僧强大的信心时,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的心长大了,成熟了,可以独立了。所以,我们可以透过这种加强心的方法让心脱离烦恼的控制,不受烦恼的欺负。

以上谈的这些东西,知易行难,我们应该听了就去做,这才是关键。法的力量,是要去实践,才会出效果的。不仅仅只是透过听,还要透过做,要透过不停的熏习。在改变自己的心的过程中,我们要给心时间,不能对自己要求太高,但是绝不意味着可以放纵自己。

不要要求太高的意思是我们要顺着心发展的法则,它的规律去引导心。大家都知道揠苗助长这个故事。同样,孩子的成长有自己的规律和时间要求,不可能让孩子一朝长成。我们的心在法中的成长也有它的规律。需要积累、需要时间、需要耐心,不能用催生的方法,但是,也绝不放纵。

孩子不听话了不能姑息,不能随孩子撒野。我们的心也是这样,如果心经常陷入烦恼,经常不听控制,我们该管就管,该引导就引导,该苛责就苛责。唯有这么样,心才能够行在正道上,就好像这样孩子才能够健康地成长。当我们懂得这个道理时,就可以让心,在法中一天一天地成长。

在前进的过程中我们不是用逼,不要用压迫的方法,而是用该推进的时候推进,该鼓励的时候鼓励,该策励的时候策励,该精进的时候精进,我们的目标是清晰的,道路也是清晰的,这样的话,心就能够一点一点地积累,心就能够慢慢地转变。我们说,心经常会陷入烦恼,这是一种习惯。心经常能够思惟法,这也是习惯。从不好的习惯转化成好的习惯,它需要过程。习惯是用时间去养成的。我们这几十年也一直是在烦恼当中,所以我们的心习惯回到烦恼,自然而然地回到烦恼。所以,一旦心不如理作意,心就产生波动,容易陷入烦恼。我们就让它往好的方面想,往善的方面想,往法的方面想,那这个就是如理作意。通过不断地如理作意,一次、两次、一百次、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心就能够养成习惯。如果通过这几十次、几百次、几千次,心还不能养成习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圣者就是这样造就的。透过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心,改变自己的习惯,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改变自己的性格,最后得以成为圣者。

如果我们想要走出烦恼,走出痛苦,走出阴暗,走出黑暗,我们就应该向着这方面发展,不要气馁,要有耐心,一次两次,不要怕失败,不要怕烦恼。最糟糕的就是没有耐心,所以要有耐心去不断地改变自己,扭转当下。最终会有一天,我们发现,现在我的心自然而然地往好的方面想,往法的方面想,这个时候我们的心就变得有力量了,我们就能够引导自己的心,做心的主人。这个时候心就强大了,它就不再被烦恼欺负,而可以欺负烦恼了。

心有了力量,定力培养起来了,就可以用智慧去打烦恼。这种改变的过程不需要痛苦,不是在战场拼个你死我活。这只是养成一种好的习惯,让心在法当中慢慢地成长。心强大了就不会遭到烦恼的欺负。心强大了就不会受到烦恼的控制。这样,心可以逐渐减轻烦恼,最终透过智慧去断除一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