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

所谓的yogī,是挥舞着佛陀给与的武器,以便驱逐那些在轮回期间一直压迫众生的烦恼的人。只有这时候,他或她才是一位真正的革命家。如果在今世我们不将烦恼驱逐,还会继续受烦恼压迫多少辈子?这答案,只有佛陀知道。压迫我们,制造许多苦的烦恼,是内在与我们最亲密的近敌。

人们通常因为昏沉、懒惰(thīna-middha)而感到睡意。事实上,昏沉、懒惰(thīna-middha)具有从诸如禅修等善行退缩的特质,或者具有能量竭尽与疲倦的特质。这时候,我们不会有想要努力行善的意欲(chanda)。这是「很厚」的懒惰,非常可怕。在禅修期间要去除这种近敌,是相当困难的事。

和这种厚重的懒惰(thīna-middha)对抗时,精进(viriya)非常重要,且是最直接相关的。我们同时需要拥有能量,也需要运用这分能量。每一个人都有能量。但是,因为大多数人未妥善运用自己的能量,因此未能成功地履践善行。

我们来仔细地看一下viriya一词的意思。Viriya在佛典中的定义是:vīrānabhāvo vīriyaṃ,意思是勇者或勇士的状态。Viriya意指能够面对痛苦的勇气或能量。它的特相是奋发、努力(ussāhana)。作用是持撑相应心所。现起是不崩倒、不放弃。近因是「迫切感」,巴利语称为savega,或者激起精进的事,也就是任何会促使人努力精进会和其他的心所相应,同时和心一起生起。与它相应的心所,依情况而有所不同。

如此,viriya具有奋起努力的特质,拥有viriya的人,无论从事什么活动,皆充满勇气。精进的拥有者,做什么工作都具足勇气,能够有耐心且勇敢地忍受、面对种种的苦。禅修者所以能够在禅修中心修习念处,因为他们已具备勇气。因为有了「我要去禅修」的念头,他们收拾行李进入禅修营,致力于一件真正神圣的工作,在这段期间,他们将面对种种的苦。

与家人分离是一种苦,为了来从事这神圣的工作而暂时舍下配偶、小孩、工作、家事,也是一种苦。睡眠、休息、食物受到限制,这也需要勇气。从决定参加密集禅修开始,他或她便准备好要勇敢地面对这些苦。从那时起,他或她便已具备所需要的勇气,成为一个勇敢的人。

不同种类的快乐

有些禅修者,来到禅修中心后才发现,每件事都受到限制,食物、睡眠也受限制,还有尚未能克服的因坐禅而生的疼痛。于是,他们开始心想:「来这里是错的。待在家里会比较快乐。」我承认禅修者如果待在家里会比较快乐。不过,那种快乐是不纯的快乐,称为vyāseka sukha(杂乐)。见到好看的事物,可能会有快乐。听到悦耳的声音,可能会很高兴。同样地,闻到芬芳的香味、享用美味的食物、碰触衣服或他人的柔软滑顺触觉,这些事都能让人感到快乐。

阿毘达摩提到心有五十二种心所(心理特质或状态)。对于每个心所,阿毘达摩都从特相(lakkhaa)、作用(rasa)、现起(paccu- paṭṭhāna)、近因(padaṭṭhāna)加以定义。详见菩提比库编的《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但是,这种快乐总是掺杂着贪爱(rāga)烦恼。这种乐称为vyāseka sukha(杂乐)。对某人或某物有贪爱时,快乐只会在贪爱存在时才会生起。如果这贪爱不复存在,快乐也便跟着消失。事实上,大多数的人只有在贪爱涉入时才能感受到快乐。举抽烟的例子来说,抽烟一事本身是中性的,因为抽烟满足了对抽烟的贪爱,所以快乐才生起。喝酒也是如此。尝到、嗅到、触到、见到其他可爱的感官所缘,也是如此。

接触所缘,产生了执着,并因此经验而获得一些快乐。比较一下:未煮过的肉或鱼,味道很臭。为了让它变得美味,需要加上盐巴、胡椒粉或其他调味料。只有加上调味料后,生肉或生鱼的臭味才会消失,变得美味可口。同样地,只有在感官经验加上贪爱之后,才有快乐生起。贪爱是一种心的添加物。

掺杂有贪爱的快乐,称为sammissa sukha。因为贪爱是烦恼染污,会污染、燃烧人的心灵,因此生起的快乐是不纯粹的快乐(aparisuddha sukha)。不来禅修而待在家里,会享受掺杂贪爱的快乐(vyāseka sukha)。这种快乐有贪爱混杂其中,心于是便受到贪爱的污染。

节制的价值

防护根门(indriya savara sīla),能够减少烦恼在心识流生起的机会。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念(sati)和精进(viriya)。禅修者需要按照下列的格言,于一切时保持正念:「在每一次所缘生起时,用精勤的正念守护心」。当然,这可能会很累人,尤其是最初的几天。不过,熟悉禅修技巧后,就能够习惯守护根门,并在所缘生起时以精勤的正念守护自心。因此,精进变得强大而勇猛,不再视禅修训练是件累人的事。

精进将不再允许烦恼不净的到访,只会将它们驱逐出境,因此心变得纯净。正念守护心让烦恼无从进入,这是多棒的事。持续观照时,观照心不断地落到目标上,观照的技巧变得熟练,心变得有定力。这种心称为adhicitta(增上心),也就是,胜过普通心好几倍的心。与定相应的快乐,也便称为adhicittasukha(增上心乐)。

根门的防护(indriya savara sīla)基本上就是正念的练习,或说,念处禅修(satipaṭṭhāna bhāvanā)。念处禅修的任务是,每当见、听、闻、尝、触、想时,对生起的目标现象保持正念,以便让烦恼无从生起。念处禅修的工作是在持续、不断地奋勇努力,让正念能够生起。念一旦生起,定也会生起。当观照力好的时候,精进、念与定迟早会为身体带来喜悦(pīti)。

禅修初期,这会显现为鸡皮疙瘩,然后是愉悦、清爽与快乐。继续修习时,精进会增加,念也会进步,增上心会非常宁静,极大的喜(balava pīti)将会生起。身和心都变得安详、平静,产生一种幸福感,并且喜欢禅修(bhāvanā rati)。喜欢禅修是因为,已守护根门,不重视世俗快乐(vyāseka sukha),只专注于修行带来的快乐,也就是avyāseka sukha。这种乐不同于一般的快乐,其中没有掺杂欲贪。

我们也许不会贪爱这种快乐,但是我们自然而然地欣赏这种快乐。我们吃甜的苹果或芒果时,不需要添加任何东西,因为水果本身就很甜美。同样地,法本来就很甜美,不需要加任何东西。因为这种乐没有混杂烦恼,所以它被称为asammissa sukha,且因为它是纯净的快乐,未受烦恼污染,所以也称为parisuddha sukha。放弃世俗乐,精勤修习念处,而持续观照的人,几天内就能获这种高质量的快乐,并且会对念处禅修感到满意。

精进的支持勇敢放弃世俗快乐,并修习念处的人,能够忍受禅修的规范与初期将遭遇到的苦。他或她将泰然面对坐禅一小时的期间内出现的种种疼痛、麻痹和僵硬等等。有时候,疼痛可能变得无法忍受,心会松懈,变得害怕,生起想放弃的念头,这些会削弱精进的力量。这时候,加倍精进给与心进一步的支持,便非常重要。

禅修者应有如此的态度:「我已放弃了混杂的快乐(vyāseka sukha),让我精进努力证得不混杂的快乐(avyāseka sukha)」。就像在旧屋加上新梁木,避免旧屋崩塌一样,精进可以支撑与它相应的一切善心所,不让它们衰退。如此,禅修者透过精进,克服如疼痛、昏沉、懒惰等困难。能够了解精进的真正价值。禅修者将会清楚地了解,精进确实是很可贵的支持心所。这了解本身将能带给禅修者极大的鼓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