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莲花生大士 装饰\法器等表示意义

莲师莲花生大士 装饰\法器等表示意义
西藏经云:莲华生大士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如来,身口意三密之金刚应化身。应释尊悬记,于其涅盘后八年,在西印度达喇郭啸海五色莲华中化生,在印度莲师度生无数,后应藏王之请入藏宏法。以西藏佛教史而言,没有莲华生大士,即无今日的藏密,莲师是藏密开山祖师,这可由西藏人尊称莲师为「咕噜仁波切」(意即珍贵宝上师)中窥见藏人对莲师的推崇与敬爱。  莲师曾预言,「铁鸟」腾空之时,密法会传遍全世界,彼时「铁鸟」者,今之「飞机」是也,当时藏人不知飞机为何物?故以「铁鸟」称之!以下是法器的分析与介绍:
法王冠-
  在世法上表莲师为当时西藏的国王,爱民如子,堪为君主人王,故能着此王冠。以出世法而言则表莲师为集十方三世三宝三根本于身的无上法王,更是代表十方三世诸佛教化众生的教主,能赐予一切众生世间法、出世间法的毕竟安乐解脱。
眼神-
  莲师怒目直视的眼神,是为调伏一切刚强难伏的魔外众生而示现的忿怒相,但内心极具圆满的智慧与慈悲。了义来说,莲师的睁眼直视,更象征了修行者皆应由「内观直视」那众生原来本具、无造作的心性而证得佛果。大部份的显教佛像均是慈眉善目的,这是为了接引有善根的众生,但对于恶性阐提的大力妖魔恶鬼,密宗的本尊常现忿怒像以度化降伏之,此尊莲师是寂静、忿怒悉皆圆具之相。
莲师同时身着白、红、蓝法服、国王服与袈裟服-
  莲师身具「国王」与「法王」的身份,表莲师于显密教法得圆满总持而任运自在,更表世出世法不二、轮回涅盘不二、明空不二、空乐不二、悲智不二、空悲不二,一切相对性、绝对性法性缘起现象的圆融整合与圆满具足。「法服」乃表莲师善能以法自服,更能以法服人的胜义,五种法服表莲师身、口、意、功德、事业吉祥圆满成就,具足五部如来之最上心要与成就,具足四部瑜伽(作、修、瑜伽、无上瑜伽)及三种密续(父续、母续、无二续)的命根与成就,具足五根、五力转五蕴、五毒为五智(成所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法界体性智)而成就五身(法身、报身、化身、大乐智慧身、法界体性身)的境
界。
蓄发及蓄胡-
  表修持密法行者若如法精进,不分出家、在家俱可成就而证得无上佛果,莲师所示现的无二分身大成就者中,有很多都是示现在家相的行者。
莲师左手持「嘎巴拉」,内有「长寿宝瓶」-  
 长寿宝瓶内盛长寿甘露,表行者若虔修其法,可得健康、无病、长寿、无有横夭,尤有甚者,更可证得无死虹光大成就,该成就是一切成就中的最高成就(莲师是该成就的佼佼者)。  
「嘎巴拉」意即人头盖骨(俗称天灵盖骨),西藏大成就的高僧圆寂后,常以头盖骨为法器,以盛甘露。而「嘎巴拉」法器的意义乃表征法性奥秘的真髓及清净无染自性的究竟义理。莲师左手所持的「嘎巴拉」内盛诸佛红白菩提甘露,行者若得灌顶加持,饮之可速证无上悉地。 
卡杖嘎(或译三叉杖)-  
 莲师的左臂上倚放着一把三叉杖,此杖从上至下局部的细节为燃烧着智慧火焰的三叉战(表莲师圆满具足闻思修、戒定慧的大智慧,能回转及灭三界众生的三毒及烦恼),下为串着三颗人头(表莲师具足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智,圆证法、报、化三身,令三界人天悉皆尊仰其无尽佛德),下为十字五钴杵(表莲师为十方诸佛的总集体,为五方佛最极的心子,具十力自在等功德),下为莲华(表清净无染自性),再下为随风飘荡的吉祥宝缦上有一对铃鼓(表莲师具足智慧与方便,更表莲师的法音宣流将化导十方众生,能大击法鼓而威震三界),简言之,此杖即表示莲师拥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清净无染的智慧与功德,此杖更表莲师善能回遮一切不善、邪恶势力的加害而赐众生安稳吉祥。
莲师右手持「九钴杵」-
  一般的莲师像右手是以期克印(密宗手印的一种,是为降魔印),持「五钴杵」,表莲师具足「五佛五智」,能转五毒为五智。而这尊莲师像的右手则以期克印持「九钴杵」,此乃因藏密红教的判教将显密教法判为九乘次第,「九钴杵」表莲师是九乘次第的圆满成就者,及传承法教的持有者。同时「九钴杵」亦表莲师对「四生九有」一律度化与调伏的慈悲心与行愿力的圆满具足。
帽羚-
  由于莲师在西藏一度身兼国王与法王,莲师法冠上的帽羚(帽顶之羽毛)在世间法上乃表国王独具的威权,教化臣民,一归仁王统治。在出世法上则表「一真法界中的法性一味」、「一佛乘」、「一即一切」、「与本初原始佛-普贤王如来无二无别」之义。
帽羚下的「半五钴杵」-
  表莲师是传承自密宗本初佛普贤王如来,及其以下五方五佛的传承持有者及预戴者。(五方五佛为中央大日如来、东方阿*闪如来、西方阿弥陀如来、南方宝生如来、北方不空成就如来),密宗重视「传承」的程度,由此可知坐姿的表征呈国王像游戏姿,表莲师已彻证一切轮回、涅盘法性的本质而游戏三界,其解脱自在、任运度生悉皆究竟圆满。密教中的三密相应,指行者以修持本尊的咒语、印契及观想本尊相而速证悉地;
咒语种子字者,语密(VAGGUHYA)也,印契者,身密(KAYACUHYA)也;观想本尊相好、法器及身庄严者,意密(MANOGUHYA)也。
又咒字(AKSARA)有「声」与「菩提心」之别,印契(MUDRA)有「有形」与「无形」之别,本尊形相(RUPAKA)有「清净」与「非清净」之别。
声为菩提心之名词文字,菩提心者,声字之实体,悉为诸法实相所含摄之另名异相。有形印契者,为本尊所结之手印或所持法器之三昧耶形貌相状;无形印契者,为诸尊及真言行者之本誓念愿,有形与无形印契皆是以具体与抽象方式诠释出诸法实相面貌的一体两面及本尊的特色与特质。清净者指无相之形像;非清净者,有相之形像是也。

  行者由是修行纯熟精进,入于本尊究竟三昧-寂然无相,本尊与行者自身,合为不二一体-入于实相无相三昧,「入我我入」-证入法性不可思议解脱门,斯乃究竟。密法以有相入无相,空有圆融双超,不坏真俗二谛,所谓「本尊」,不了义说乃指诸尊;了义说,则指「人人本具之尊贵自性」。
有相而不着相,有形而不着形,必乃内观自性,悟入诸法实相,斯乃密乘正义。而诸尊相好庄严身相,除诸尊为累劫熏修万德所聚之殊胜果报,及为有缘众生所示现之幻相外,无非以此摄受、导引众生悟入法性实相之门,其善巧方便无非源自诸佛菩萨本尊内证的无尽大悲心及本誓愿力。由不了义法而悟解了义法,方能一探诸尊本怀,所谓「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方便为究竟」者正是如此。

  今观此莲华生大士殊胜庄严妙好相,已然说尽一切妙谛法,有缘者若以无相之心观有相之形,内观自心其如如不动体性者,斯乃诸尊所赞叹之正观也。愿诸众生早证菩提,圆满成佛。

注:九乘次第判显密教法为:
  (一)、外: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
  (二)、内:作密(事续)、行密(行续)、瑜伽密(相应续)
  (三)密(无上续):玛哈瑜伽(生起次第)、阿努瑜伽(圆满次第)、阿底瑜伽(大手印、大圆满)。
摘自:上师相应法

莲花生大师

四周围绕着无数的佛菩萨、空行、护法、一切印度与西藏的大成就者、皆围绕莲师如云涌聚,遍布虚空,本性皆为上师。如果一开始你无法清楚地观想众多的内容也没有关系,主要观想莲师即可,其它的眷属你心里知道他们的存在就可以了。要把莲师的本性与你的根本上师的智慧心观想成无二无别的。换言之,就是莲花生大师的形象,但他的心性是根本上师。然后开启你最热切的信心,以深深的恭敬心专注地向莲师祈求加持。你应坚信莲师即是上师的化现,由于上师和你是亲密的师徒关系,所以只要这样观想,就能将你的心与上师的慈悲、智慧、力量连在一起,如此加持则非常大,也非常迅速。因专注于如下观想:在在千瓣莲花中有红色的日轮座垫,其上有同样大小的白色月轮座垫,座垫上以国王的坐姿安坐的是与三世诸佛本性无有分别的根本上师,他的外形是莲花生大师,皮肤细嫩,白里透红,如同十六、七岁的圆满童子相,身上从里到外分别穿着白色的密衣、蓝色的咒衣,红黄相间的袈裟三层法衣。最外层披着尼泊尔国王杂霍尔供养的披风,右手执一黄金所铸的五股金刚杵当胸,左手结定印于腹前,上持一人头盖骨做成的钵,满盛甘露,钵中有一长寿宝瓶,瓶口插如意树枝严饰,瓶中有无死甘露水,头上戴着一顶见即解脱的莲花冠,左肩斜倚着一支三尖天杖(空行母的秘密表示),串有干、腐、鲜三个人头表示具有消除三毒之力周围旋绕着白、黄、红、绿、蓝五色光。莲师以深邃、睿智而宁静的目光注视着你,安祥地示以微笑,充满正觉、力量、慈悲,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智、悲、力的总集化现。
注意,不要将莲师观想成实体的,如雕塑、画像或肉身,应观成如彩虹般透明无实的既虹光身。依此生动的观想,并虔诚祈请上师净化你的一切业障、烦恼。即能不容置疑地令加持传递到你的心中。
以上种种的观想有很深奥的内涵,最起码可以帮助摄持我们杂乱分散的心。从密宗的角度来看是为了发展我们的净观(注:也作净相或清净见,是金刚乘教法的核心。小乘的教法是出离心为核心,大乘的教法是以菩提心为核心)使我们逐渐体悟一切法本来清净无染的大圆满见地。
大圆满前行:
观修刹土实际上是广大心力的境界,观想圆满具足一切庄严法相、光明遍照诸方的莲花光宫殿,在它的中央将自己本体观为益西措嘉空行母,这样观想有三个原因:也就是堪为灌顶法器、生起空乐智慧、令上师欢喜摄受的殊胜缘起;形象观想成至尊金刚瑜伽母,身色鲜红,一面二臂三目,以急切专注的眼神盯着上师心间。所谓“急切的表情”指的是就像一见到上师无比欢喜、十分匆忙的神态。右手在空中摇动能唤醒无明愚痴睡眠的髅鼓,左手在腰际部位执着根除三毒的弯刀,周身赤裸佩带骨饰、花鬘悬垂,观想这样一个显而无自性宛如空中出现彩虹一样的形象。接着再观想头顶一箭左右的上方虚空中有一个由奇珍异宝组成的十万瓣的莲花垫,它上面是日轮,日轮的上面是月轮,月轮的上面本体是三世诸佛的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为邬金大金刚持(莲花生大师),身色白里透红、光滑润泽,一面二臂,双足以国王游舞式而坐,身着大氅、法衣、咒士衣,头戴莲花帽。莲花生大师的这顶冠冕有三种不同类型,邬金第二佛既不是由父因所生也不是由母缘所成而是在西南具乳海中的莲花花蕊间,于顿生觉性中诞生并证悟现有本基圆成的,当时诸位空行母赐予作为他部主标帜的冠冕,叫做“莲花苞帽”;莲师在八大尸林中行持禁行,行为远离善恶之边的时候,诸位空行母赐给作为他功德标帜的冠冕,名为“鹿耳帽(根据根登群佩所著《游国记》藏文拉萨81页解:夏瓦即鹿子,宁即耳,夏瓦宁帽指形状似鹿耳的冠冕,故称为鹿耳帽)”;莲师在萨霍国(藏史记载,是古印度东部一小国地名,在今孟加拉地区)被国王哲拉活活燃烧的时候,他的金刚身不受火大灾_害的侵袭,全身赤裸显得凉凉爽爽一样如如安坐在莲花中央。当时国王惊奇不已,生起信心,于是下令:“打开新锦缎宝库的门,取出我所有的衣冠!”这位萨霍国王将一切妙衣、服饰,连同国政、眷属一并供养给莲师,当时国王所敬献的那顶冠冕就称为“莲花见解脱帽”。这里指的就是这顶莲花见解脱帽,或者叫做具瓣五部帽。这顶冠冕内外双层表示生圆次第双运;顶端三尖表示三身;五种颜色表示以五身来利益众生;日月表示智慧与方便;蓝边装饰表示三昧耶无边无际;金刚宝顶表示三摩地如如不动;鹰鹫的顶翎装饰表示见解证悟到极点、修行已达究竟。莲师右手在胸前以契克印持着纯金的金刚杵;左手平托着装满无死智慧甘露的长寿宝瓶,瓶口用如意树严饰;莲师的左腋下明妃空行佛母以隐蔽式持着卡张嘎(指天杖),卡张嘎的顶端三尖表示本体、自性、大悲三者;干湿旧三种头骨表示法、报、化三身;九个铁环表示九乘次第;五种彩绸表示五智;装饰着死人与活人头发表示在八大尸林中以禁行来摄受所有鬼女、空行母。接下来明观莲师的周围五光网眼的范围当中彩虹旋绕,中央有印度八大持明、藏地君臣二十五尊等浩瀚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他们都是超凡入圣的形象。
总的来说,修上师瑜伽有三种不同的观修方法,在皈依的时候将皈依境中的上师观想成重楼式,也就是莲师头顶上明观一切大圆满传承上师以重楼式而坐;念修金刚萨埵的时候观想为总集珍宝式,也就是一切根本传承上师集于上师金刚萨埵一身中;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观想成垒环式,也就是大圆满诸位传承上师以及一切浩瀚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围绕在邬金莲师周围犹如众人集会般安坐。
莲花生大士曰:“我无来去,惟信我者,我即现其前而为说法。每月初十日,我自来视诸弟子。”
莲师相之表义:
         1、 顶上孔雀翎-------自性清净
         2、 莲冠中半月-------止静
         3、 右手持杵-------妙用-------非有
         4、 左手持颅器--------真空-------非空
         5、 颅内长寿瓶---------非空非有-------亦空亦有
         6、 三叉杖
         A、杖顶三叉-------佛母
         B、上半截金刚杵--------佛父
         C、三人头--------三世诸佛
         D、十字金刚杵--------世出世间一切事业成就
         E、羂带--------钩召众生皈依
         F、下半截金刚杵---------法界智慧
         7、 三衣披风---------法报化三身圆满

比如,藏密中的种种佛像都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其装饰、武器、坛城、自然环境全部是教理的象征。如怖畏金刚类的九首怖畏金刚,其九首象征佛法九类,每个头有三只眼象征洞察三时;三十四臂加身、言、意“三密”象征三十七道品;十六足象征十六种空相;脚下上层踩着八人兽、八飞禽,象征得八成就、八自在;下层踩大梵天、自在天等印度教的八位大神,象征此法是与印度教之类世间禅完全不同的超世法;身为天兰色,天是空的,以空色象征无色无相的法相性空;裸体象征破除二障,佛性显露;拥妃象征智慧与慈悲方便法门相合不离;红、黄、绿、黑四色花瓣组成的莲座,象征土、火、水、风四大为生起之源;莲座中心的红日象征菩提心圆满,利众之光四射;身、背放射出熊熊烈火,象征降妖伏魔的金刚光,身带六种骨饰,象征舍、戒等六行圆满;左手中弯刀象征夺爱欲魔之命,右手胪骨钵中盛满鲜血象征喝“四魔之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