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生大士开示“观本尊”之诀窍

Share

《本尊庄严密咒教授之最胜心意修习》中云:

  益西措嘉空行母问莲师言:“敬请开示观想本尊者如何令本尊常存心中?”

 

  莲师答曰:“首为观本尊之口诀,无论观对生或自生本尊,得上师口授后,上师当赐汝弟子加持及护荫免受魔障。次安坐适意,置一精致本尊画像于面前,稍坐令无余念,遂由足至首观察至细,再观全貌。间作小息,暂不想画像令己松弛,如是屡屡观看整日。该晚作整夜眠,昼起再看,于夜间晚间不作本尊观想,而住于无念中。其后,纵不观想,本尊亦坚住心中。若不能,观像、闭眼及观想面前之像。尽自然观起本尊之时间而坐。若观想变朦胧或不清,观察画像后再作观想,令其坚住,断诸妄念而坐。若如是修持,即有五种觉受:动之觉受、成就觉受、串习之觉受、坚定觉受与圆满觉受。”

 

  一、若一时心未能定,即有无数思想,意念与回忆,此为“动之觉受”。经此渐能驭心,此觉受如悬崖泻下之瀑布。

 

  二、后稍作本尊观想,全形相与显色同时坚住于心,此为“成就觉受”,犹如小潭。

 

  三、再者,无论远近,观察均甚清楚,而于一坐中六分一时清楚住于心间无有粗想,则为“串习之觉受”,如河之流。

 

  四、次,无有念动,能整坐观想,此为“坚定觉受”,犹如须弥。

 

  五、再次,若能终日,或再多不失本尊之手足,甚至身毛之坚固观想,而无妄念,此为“圆满之觉受”。

 

  行者修之,直至诸觉受。

 

  若久坐而观想本尊含糊,身不调顺,人感厌倦,而无法继续观修,此时妄念更多,故当稍歇,再作观修。直至能观想清楚,勿于夜间观修。总言之,作短坐之观修为至要。于有阳光、天晴或有油灯时观,莫于刚醒或疲累时观。

 

  晚间,作整夜眠而与翌日作八短坐观修。

 

  观修时,若猝然而起,则集中力失,故应渐修。

 

  若于修时能观想清楚,可于夜间、黄昏或清晨修之。

 

  总言之,勿令厌倦,观想时集中意念,令串习稳定增长,并观想本尊之整个形相。

 

  稳定后,每日修两短坐渐作延长,渐次即能整日修、昼夜修、半月、整月等。简言之,无论修法如何稳固,勿令疲累,等间行之,任运延长,安住无想不动明空中。此为延长本尊观想之口诀。……今以本尊修炼者,若能无过患观本尊,观其站直、坐卧或俯卧、于平原或山峰、或近或远,于石中或水底。以随欲观本尊于何处而修炼。”

 

  《秘密空行教授》:

  益西措嘉空行母问曰:“修本尊法,修观与持咒,敦为重要?”

 

  莲师答曰:“为成就出世间大印悉地,观调柔时心亦调柔,之后得见本尊示现,悟本尊实自心,则三身于自身显现矣。为成就世间悉地,息增怀诛等无量事业,持咒最重要,故需圆满持咒之数额。闭关未满莫闲谈扰乱修持,不论所成就之任务,务需坚毅持咒,要极力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