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诺法王:上师无二相应法(2)

六、伟大的莲花生大士

  将一切法要融合为一的普摄法门,即是观修自己的根本上师是莲花生大士的化现。在这儿,我们不应将莲花生大士看作是一位历史人物;也就是,他是在释迦牟尼佛圆寂后,在某个时空出现的人。真正莲花生大士的内在本质,是早于释迦牟尼佛诞生的无量劫前。事实上,莲花生大士的觉悟心续是过去无量劫以来,无数诸佛内在慈悲、智慧与加持的唯一示现。

 

  一般而言,我们认为佛法可分为经部与续部教授,且我们现在所谈的佛法是由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但是,倘若我们以更开阔与宏观的角度来探究的话,我们可了解到所谓的佛法,特别是密乘的教授并非仅限于一佛所说。这就是为什么莲花生大士的佛法事业会被视为是横遍十方、竖穷三际的道理了。也就是说,无论是过去诸佛在何处宣讲密乘教法,或正在宣讲,或在将来即将宣讲,或有任何上师在任何处宣讲,真正莲花生大士的内在本质就会在那一尊佛,那一位上师或那一位喇嘛的身上显现。在各种不同的法界、时空,莲花生大士曾以不同的名字、化身以利益无数众生,在将来亦复如是。从传统的历史文献中就可证实莲花生大士有许多不同的应化展现。

 

  在我们特殊的时空——贤劫中,会有一千尊佛示现,而释迦尼佛是其中的一尊佛。所有这包括释迦牟尼佛的千尊佛及其佛法事业,事实上都是来自同一源头的不同示现。这些不同的展现与佛法事业都是来自同一源头的传承与加持。也就是,所有尽虚空遍法界的亿万诸佛与上师,事实上都是莲花生大士能量的化现。因此,莲花生大士的加持不应被局限成在某一时间或某一区域,诸如印度或西藏。

 

  有关莲花生大士在印度神奇的出生,及将佛法带到西藏的种种事业与功德,在整个莲花生大士的功德与加持中,只能算是沧海之一粟罢了。即便是我们所了解的莲花生大士本生传记,所描述的也不是单一角色,而是经由莲花生大士的加持与事业所展现的八个化身。这种加持与事业会持续地由所有莲花生大士化现的伟大老师与上师来开展。莲花生大士并没有死,他也没有离开我们,他在现在及将来都以不可思议的化现与事业来利益众生。

 

  在这所谈的教法与任何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教法没有丝毫的矛盾。佛陀第三次转法轮对诸法实相作了最后明确的开示,也是在这次转法轮中我们可发现到密乘教法的基础。然而,在传授及弘扬密乘教法上最具力量的是莲花生大士。在我们平凡人的眼中,我们能了解的释迦牟尼佛是诞生在北印度的一位太子,父亲是净饭王,母亲是摩耶夫人。他长大后证悟成佛,然后转法轮,入涅槃,法体荼毗遗留舍利供后人瞻仰。

 

  然而,莲花生大士的本质则是无生,也无死。他不是我们能以实体的概念来测度的,说是他从什么时间存在,又于那个时间消逝。莲花生大士的身体不是血肉之躯,他的存在不靠物质作基础,他是永远存在的,过去如此,将来也如此,因他不受任何肉体上的限制。莲花生大士在印度时,当地的很多国王及宰辅大臣曾在许多场台想刺杀他。曾经有一次,他的身体化为火焰,一个平凡的躯体可在一剎那间被杀死。但莲花生大士是永不可能受到伤害的,因他非以一般的躯体来示现。

 

  当莲花生大士来到雪域,西藏国王欲以额头碰触莲花生大士的膝盖来表示他的敬意时,结果西藏国王的额头穿过莲花生大士的身体而碰触到座垫。当莲花生大士欲离开西藏至罗剎界时,他也没有示现如凡人般去世,而是以一种当时在场信众皆目睹的神奇方式离去。然而,我竟然听说在西方有人贩卖莲花生大土的发舍利!确实,在岩藏取者嘉称宁波(注一)所取掘的岩藏中,有一根莲花生大土的头发,但那更像是彩虹光芒中的一丝霓线罢了!它是没有实体的。

 

  当我们确能将我们的根本上师视为是莲花生大土的化现时,这意味着无论我们进行任何本尊的禅修,以成就任何息、增、怀,诛的佛法事业都能圆满成就。如果你能满怀虔信地视你的根本上师与莲花生大土无二无别,则莲花生大士将与你不隔毫芒。当我们谈到本尊的禅修时,我们会发现我们很容易有一种“这本尊比那本尊好”、“更有力量或感应更快”等等的分别心,有这种分别心事实上并不妥当,因为唯一的要点是在于弟子心中的虔诚与信心。也许是在某种情况下,你对某一本尊特具虔信,而在观修上较易得力。但这并不表示在究竟的层次上,这些觉悟本尊间有什么差别。事实上;他们都来自同一无始伟大的觉性,且为此觉性真实平等的普遍显现。也就是在本尊间,并没有所谓的高下优劣之分。也就是没有这个本尊比那个本尊更有力量、更有加持或感应更快这种事。说得更贴切些,这是作为一位修行者,在某个方向受到激励的程度问题。

 

  与其在意你从亲修的本尊或修持中获得多少加持,不如反求诸己地检测自己对亲修的本尊与修持有多少的虔信。我们的心愈有疑念或夹杂着净信之外的其他东西,我们将愈迷惑。因为,我们是用怀疑、犹豫及缺乏坚信来污染我们的心。基于这个道理,我们说修持不会带来加持。事实上,不是本尊没有加持,也不是上师没有加持,而是作为弟子的用怀疑与迷惑来拒绝加持。

 

  七、上师瑜珈的禅修

  我们实际上在进行上师瑜珈时,是反观自己为本尊,在此是观修自己为金刚瑜珈女。同时,观想在自己顶门上一肘高的虚空中有白、红、蓝三色莲花层层相迭的莲花座。莲花座上有月轮,月轮上坐着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加持总集的莲花生大士。虽然莲花生大土身上有百宝严饰,他的体性即为自己的根本上师。以这种信念来祈愿,是上师瑜珈禅修的基础。

 

  此次所传的莲花生大士是一面二臂,肤色白中透红,他的面色是平和寂静中略带一丝轻微隐含的忿怒;身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令见者无不欣悦法喜;他的头发散披在肩膀及背后,头上戴着见即解脱莲花帽。

 

  莲花生大土身穿着萨窝王的法袍,此袍乃源于莲花生大土在措贝玛时所展现的一项神迹。在那时,此王向莲花生大土献上他的法袍,以表示对莲花生大土至高无上的敬意。再者,莲花生大士也穿着别解脱乘的戒衣,象征着小乘的律仪。身上穿戴着耳环、项链、手触、臂触等百宝庄严,右手持着五股杵安放在胸间,左手以等持定印置于大腿上,抱持着头盖杯,杯中充满着甘露,甘露中有一宝瓶,宝瓶中盛满着无死甘露。莲花生大土的左手肘抱持着三叉戟,它象征着金刚瑜珈女。此外,此三叉戟也代表着其他陪侍在旁的佛母,如依喜措嘉及曼达喇娃等。

 

  当我们谈到本尊有佛父、佛母时,我们千万不要错认为他们之间有任何实体上的含意。本尊并非是男的或女的,他们代表的是阴、阳这两种能量罢了。这阴阳两极所代表的是显(色)与空原始的双运。佛父所要代表的是显现(色),而佛母所要代表的是空性。所以本尊的展现是直接地指出诸法的实相,也是一切现象的本来面目。

 

  空行母依喜措嘉以莲花生大士的西藏佛母而闻名。但是,我们应该记住她最重要的任务是集结与编纂莲花生大士的教授。她的角色与佛陀的弟子阿难陀相似,也就是集结经典,以传诸后世弟子。虽然,空行母依喜措嘉以女人身示现于西藏,她的究竟本质则是无始觉性空行母。所以,她以女人身示现于西藏与由三叉戟来代表她之间并无矛盾。

 

  此外,观修在你顶门上的莲花生大士是以双跏趺坐,安坐在月轮上,也就是他的左小腿搭在右大腿上,用右小腿搭在左大腿上,观想他全身绽放出夺目眩豪光射向十方。莲花生大士众宝庄严的身代表僧伽,他的语代表法宝,而他的心代表皈依之源的佛宝,他的功德代表密乘的众本尊,而他的佛法事业代表着众空行护法。简言之,现前显现的莲花生大士,他究竟的内涵,实是三宝与三根本圣众的总集。

 

  无论你观修什么本尊或进行各种形式的观想,很重要的是你要了解,你所观修的是清净的形相而非有实体的血肉之躯。例如,当我们在修持八大嘿噜嘎的仪轨,譬如说在观修普巴金刚时,我们会观自身为本尊,且身中各部呈现所有本尊的坛城,及微妙能量的集中等等。我们并没有观修本尊的骨架、他的消化系统及肌肉,我们全没有观修这些实体元素。

 

  在我们的时空中,莲花生大土是所有传承之源。虽然我们现在无法面见莲花生大土,但是我们可借着代代相传的传承与他联系。如果我们视根本上师与莲花生大土无二无别而如法依止,则我们可与过去历史中,传承不中断的法源直接联系。

 

  在最高的奥明净土,莲花生大士从金刚业主空行母雷切汪模处接受灌顶与口传。此空行母传予莲花生大士教授的方法是先将莲花生大士变成一个“吽”字,然后将之吞下。当这“吽”字经过她身体各脉轮时,莲花生大士便依次地接受了所有四灌。之后,莲花生大士离开她的身体而恢复原来的样子。很明显地,这也不是普通吞噬、消化与排出的过程。

 

  在很多金刚上师所给予的灌顶法会上,我们仍可看到这种特殊的传授过程。这些包括类似的观想,诸如弟子被观想成一个种子字,上师将他吞下后排出,然后弟子以本尊的形相再现世间。金刚上师即是利用这些传授过程,来净化弟子的恶业与染污的心续,给予弟子加持与灌顶。

 

  一旦上师传予弟子某本尊,弟子应于灌顶仪式中维持着与该本尊无二无别的净观。弟子确认本身的心性与该本尊无二无别,且以该本尊的形相来显现。弟子视自己为本尊的认知,即是所谓的誓句身,而上师给予的是无始觉性的智慧身。然后金刚上师用许多灌顶所依物,如宝瓶等来传输各级灌顶的究竟加持。就是在这种基础上,会产生真正精神力与能量的传授。

 

  以上只是简单的介绍灌顶的过程。无论我们参与何种法会活动,或是进行其他世间工作,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我们用什么角度来诠释外境、及我们的心如何因应各种环境。在此处,上师与弟子都有责任为了让真正的灌顶产生,上师与弟子都必须要有真正的净观与合适的心态。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的灌顶仪式,真实的传承加持力的授受才会发生。

 

  现在回到我们有关上师瑜珈禅修的主题:在我们顶门上的莲花生大士是十方三世佛菩萨的总集。我们观想在他的额头有一白色的嗡字,喉部有一红色的阿字,心间有一深蓝色的吽字,脐部有一绿色的啥字。此外,我们可观想莲花生大士的手掌与脚掌各有哈、利、尼、萨等字。从这些种子字绽放出无量光,迎请十方佛菩萨与三根本圣众的加持,然后他们都融入我们顶上之莲花生大士。之后,我们便可一心专注地作上师瑜珈的修持,这包括向上师祈祷及念诵莲花生大士的心咒等。

 

  在此之后,我们观想从莲花生大士的额部白色嗡字放出如流星般之光,融入到我们的额部,进而充满我们全身。此白光净化了我们有关身的无明染污及恶行,赐予觉悟身的加持。接着,以类似的过程,从莲花生大士的喉部放出红光,射入我们的喉部,净化了我们的语业。从莲花生大士的心间绽放出湛蓝色的光,融入我们的心间,净化了我们的意业。最后,我们观想从莲花生大士的各部绽放出白、红、蓝、黄、绿等五色光,融入我们身体的各脉轮,净化了我们最细微的无明障碍,而获得了第四灌。以这种方式,我们获得了四灌,也就是宝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及第四名词灌顶。这些灌顶分别为我们证悟化身、报身、法身与体性身种下种子。

 

  在这段禅修完成后,我们可观想在我们顶门上的莲花生大士化为光融入我们身体,之后我们进入无相圆满次第的禅修。我们观修莲花生大士的觉悟身语意与我们的身语意无二无别。这是完全无二元的双运。我们开始作无相的心性禅修,远离心的捏造与攀缘,尽量将心安住在无二元的双运休息中,愈久愈好。之后,我们作结行的回向与祈愿。根据不同的传承,在观修上师瑜珈上会有些特殊的观想法。但是,在此所谈的一些重要原则与次第是相同的。也就是首先我们观想顶门上有根本上师,在此处是三宝三根本的总集——莲花生大士。也有其他传承是观想在顶门上有皈依境等圣众云集,或是传承祖师自顶门上层层相迭的。不同的传承,可能会有不同的指示,虽然有这些差别,但是重要的原则与次第则皆相同。

 

  如同前述,修持成功的最重要质量是弟子的虔信与净观。倘若作为一个弟子的,真想从修持与佛法中受益的话,这些质量是绝对必要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