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随观

这是指一再地观察身体的色法。随观身时,四种威仪姿势皆可使用。坐姿和行走最适合初学者,因为立姿需要很多的精进力,而卧姿则容易让人睡着。另外坐姿和行走最适合用来平衡五根。坐姿能让定力成长,但需某程度的精进来维持身体的正直。行走增强精进根,有助于平衡坐禅时培养出的强大定力。

传统上,会盘腿而坐。如果坐姿不当,一会儿的时间,便会有很多疼痛产生。所以坐姿应正确,上身应直立与地面成直角。这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苦受生起,也有助血液循环。背直盘腿坐,心专注腹部。

这样坐直后,将正念放在禅修的基本目标,即腹部上下的过程。观照腹部上下可让人见到究竟法的真实本质。要产生穿透现象的智慧,观照心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处在正确的位置。正确的位置是腹部上下。正确的时间是腹部上下出现的时间。心很容易被烦恼击败。把心固定在腹部上下,便能暂时地让心远离烦恼。当然,在开始时会需要很多的努力。

有一个比喻:小船很容易被河流冲走,要让它逆流而上并不容易。想要让船逆流而上,需要先掌控船舵—这相当于将正念放在腹部上。之后,还需要划船。这是指依持续的精进力,不懈而无间断地紧跟着腹部上下。这里需要两种力量:精进力,即为了跟随腹部上下而付出的完整不懈的努力;准确力,即准确跟随的能力。准确来自于以正念撞击每一个当下生起的身心现象。呼吸的韵律应自然、正常,不刻意。当精进力与准确力平衡时,「剎那定」便会生起。

这过程好比是盘踞在蜘蛛网内的蜘蛛。蜘蛛通常会在蜘蛛网的中心等待着。当昆虫被蜘蛛网捕获时,蜘蛛便会迅速冲过去,吸取昆虫缅甸禅师会用这类诗偈,来帮助听众记住禅修实践的一些原则。

同样地,禅修者将注意力放在中心点,即基本目标:腹部上下。当其他目标生起时,由于精进力与准确力,心能够迅速地观照该目标。自然地呼吸,心固定在腹部上下。每次仔细注意、精确观照腹部上下时,便是在培养有能力断除烦恼的心理特质。

这些特质是:正精进,作用是不接受烦恼。正思惟,作用是将心准确地导向所欲的目标。正念,作用是防护心免受烦恼侵扰。正定,作用是不让心散乱。这时,心是清净的。这是随着每个正念自然生起的善法和利益。所以,每次练习观照时,禅修者便是在培养善心。心纯净、无罪,具有真正的美德。

当我们开始禅修时,我们才发现心有多么难以驯伏,犹如没有父母管教的野孩子一样。如果放任这样的心不管,便无法除去阻碍我们修行成就的种种障碍—因为我们一直被会引发苦乐受、贪瞋痴的种种所缘所轰炸。只有恰当的控制,才能调伏这惯于反应的心。

举例而言,如果父母不控制自己的小孩,小孩受坏朋友影响时,可能会变成青少年罪犯。但是,如果有恰当的控制,终究小孩会智慧成熟,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也能谨慎行事,避开不良的行为。禅修也是如此。心一再地追逐感官欲乐,心烦意乱。我们得控制心,让它得以成长。这训练期,虽然痛苦,但是确有必要。尽管小孩心中一开始会怨恨父母,但是他终会了解理智的自我控制是成功的基础。

小孩独立后,控制发自内在,不需要外人强迫,了解如何分辨善与不善,能够终生遵循良善的行为。一开始,心很难集中在腹部上下。但是,让人安慰的是,付出的努力和练习给与人进步、熟练的空间。以注意力控制心这种有难度的技巧,对于心的净化非常重要。而禅修的意思便是,让这种技巧达到能使智慧得以开展的熟练状态。

我们说的智慧是指什么?当定的障盖消失一段较长的时间时,我们能在腹部上下,观察到究竟法,象是移动、僵挺、热、感受等等。更进一步时,我们将开始能辨别心的现象(名)和非心的现象(色)。之后,也能了知这些现象之间错综复杂的因果关联。硬、紧、移动、因缘,全能分辨。

我们能够直接经验这些究竟法的性质。这些性质分为两类。身体的觉受,如热、冷、硬、软、流动、压力等等,属于第一类,称为独特的性质或「自相」。第二类的性质普遍可见于一切缘生的现象,即生灭无常的性质、苦的性质、无人拥有绝对所有权的性质。巴利语中,便称为anicca(无常)、dukkha(苦)、anatta(无我)。不懈而精确地观察身心现象的自相后,共相便会显现。这就是内观的生起。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