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勇士》——菩提心即觉醒的心

Share

本初善,与生俱有

有些人或许会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神圣原则下之创作,但是香巴拉的教法却和神圣的起源无关。勇士之道的重点在于,我们在当下亲身处理我们所面临的情境。从香巴拉的观点来看,当我们说,人类基本上是美善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人类具有每一个所需的身体机能,因此人类不必和所处的世界争斗。我们的存在是美好的,因为我们的存在不是侵略或抱怨的一个根本来源。我们不能抱怨我们拥有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我们不能重新设计我们的生理系统,就此而言,我们也不能重新设计我们的心灵状态。本初善是我们所拥有的,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初善是打从我们出生以来,就承袭下来的自然情况。

我们应该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是美好的。看见红色和黄色、蓝色和绿色、紫色和黑色,是多么的美好!所有这些颜色都被提供给我们。我们感觉冷与热;我们品尝酸与甜。我们拥有这些感觉,而它们是我们所应得的。它们是美好的。

因此,了悟本初善的第一个步骤,是去欣赏和感谢我们所拥有的事物。然而在此之后,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更精确地去检视我们是什么、我们所在何处、我们是谁、我们所在何时,以及我们如何身而为人,如此一来,我们便能够拥有我们的本初善。实际上,本初善不是一种所有物,但它是我们应得的。
 

菩提心即觉醒的心

本初善和佛教传统中的「菩提心」(bodhicitta)的概念,有非常紧密的关联。「bodhi」意指「觉醒」或「醒觉的」,而「citta」意指「心」,因此菩提心是「觉醒的心」,这种觉醒的心来自愿意面对你的心之状态。愿意面对心之状态。我们的存在是美或许看起来是一个巨大的要求,但它是必要的。你应该检视自己,并且问问自己,你曾经有多少次,试着彻底地、真诚的连结你的心。你曾经有多少次转过身去,因为你害怕你会发现自己可怕不堪的一面?你曾经有多少次愿意在镜中检视自己的脸庞,而不感到难为情?你曾经有多少次试着用读报、看电视或只是昏沉无知的方式,来障蔽自己?这是一个至为关键的问题:在你的一生当中,你曾经有多少次面对自己?

如我们在前一章所讨论的,静坐禅修是一个重新发现本初善的方法,除此之外,它也是一个唤醒你内在这个纯正真诚、不造作之心的方法。当你以禅修的姿势坐着的时候,你事实上是我们之前所描述的,赤裸坐在天地之间的男人或女人。当你垂头弯腰的时候,你是在试图隐藏你的心,并且用弯下身体的方式来保护、障蔽你的心。但是当你用挺直却放松的禅修姿势坐着的时候,你的心是赤裸裸、无掩饰的。你的整个生命被揭露出来——首先,它被揭露在你自己面前,以及他人面前。因此,透过修持静坐,以及随着呼吸的呼出和消融,你和心产生了连结。籍着单纯地接受自己,做你自己,你对自己产生了真正的同情心。
 

敞开真心的温柔

当你用这个方式唤醒你的心,你会惊讶地发现,你的心是空的。你会发现,你正望进外层空间。你是什么、你是谁、你的心在哪里?如果你真的去检视,你不会发现任何具有实体可触的、坚固的事物。当然,如果你忌恨某一个人,或不可自拔地爱上一个人,你或许会发现某些「非常」坚实的事物。但是,那不是觉醒的心。如果你寻找觉醒的心,或把手伸进肋骨所构成的胸廓之中,要去感受觉醒的心,那么那里不会有任何事物,只有温柔。你感觉心痛和软弱,而如果你张开眼睛面对其余的世界,你感觉无限巨大的悲伤。这种悲伤不是来自没有受到善待。你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羞辱你,或因为你感觉贫乏穷困,而感到悲伤。更确切地说,这种悲伤的觉受是非造作的。这种悲伤的觉受之所以产生,是因为你的心,完完全全地被揭露出来了。没有皮肤或组织覆盖在它上面;它是完全未经掩饰的生肉。甚至一只小蚊子停在上面,你也会深受感动。你的觉受是新鲜的、温柔的,是如此的个人。

真心的悲伤来自你感觉你不存在的心是充实的。你想要让你的心血溢涌出来,把你的心给予他人。对于勇士而言,这颗经验悲伤和温柔的心,是无畏无惧之母。一般而言,无所畏惧是指你不害怕,或如果有人打你,你会打回去。然而,我们所谈论的,不是街头斗士那种层次的无畏无惧。真正的无畏无惧,乃是温柔的产物。它来自让世界搔拨你的心,搔拨你未经雕琢的、美丽的心。你愿意敞开你的心,没有抗拒,没有羞怯地面对世界。你愿意把你的心和他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