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关于定的教导

Share

从《掉落经》(Papatita Sutta)可以明确地知道:ariya samādhi(圣定)并不仅仅指「定」,而应该理解作「精进、念、定」一块儿生起。例如,在禅坐时,依循如此的指导:「在腹部上升移动出现时,瞄准并将心送往目标,持续地观照该目标。」当腹部上下移动显现时,运用心的精进力将观照心送往目标。这时候,便运用了精进,没有活力的畏缩或撤离,也没有精力的耗尽、倦意或随便的观照。心是警醒、活跃且敏锐的。精进现前,每一秒都在将观照心推向目标。然后,有如此的教导:「持续地瞄准,观照再观照。」这是指心能聚焦,以便正中观察的目标。其中,一直包括精进的运用。因此,人可以持续地观照目标,因为「念」(sati)已经现前。

建立圣定

念的特相是心沉入到观察的目标。扔一个软木到水里,它会浮在水面上;但是扔一块石头到水里,它会立刻沉入水底。当腹部上升移动出现时,心沉入并穿透该目标;这是念。当「念」淳熟时,心便不再乱跑,生起所谓不散乱的定(avikkhepa samādhi)。那时,心黏住并穿透所观察的目标,即不乱跑也不散乱,剎那定(khaika samādhi)已经生起。

我们来看一下,精进、念与定生起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精进驱散以懒惰或怠惰(kosajja)为首的烦恼。没有一个烦恼有机会生起。如此,精进彰显或显露了善法。在众善法中,包括有念与定。念保护心抵御烦恼的攻击。定具有将心统合于目标上的作用。同时,心也获得力量。思惟一下。当心穿透目标的时候,心中一个缠缚烦恼也没有。心是清净、圣洁的。这是ariya。在此ariya一词并非指恒常的圣洁,而是指心暂时清净的状态。心被净化时,心变得优雅,崇高而圣洁。由于精进、念与定,心变清净、优雅而圣洁的时候,人便不再掉落在佛陀的法与律之外。因此,佛陀的「定之教」(samādhi sāsana)便得以确立。

驱逐五盖

就驱逐不善并彰显善法而言,精进极为重要,也与寻(vitakka)、伺(vicāra)有关连。「寻」将心聚焦在观照的目标,以便心能够正中目标。在寻的帮助下,心能够瞄准并正对着标靶。将心瞄准或推向目标后,心密集地摩擦目标,这称为「伺」或anumajjana,意思是摸触或摩擦目标。当心对准目标,并透过精进被推向目标,密集地摩擦目标时,五禅支中的两个禅支便出现了,也就是「寻」与「伺」,它们能让心远离障盖。

当寻与伺变强时,不会有想看、听、嗅、尝或碰触可爱目标的念头。换句话说,没有了「欲贪」盖(kāma cchanda)。这时,也没有瞋、厌恶、怒气。当心直接瞄准目标时,心是开放的,清新而活跃。令心退缩、迟钝的昏沉懒惰盖(thīna middha),也因此被克服。这多么的好!当心掉落在目标上,黏住目标而不涣散时,心也远离了掉举盖(uddhacca)。

 

也因此,心中不会对所做的错误与遗漏的善法感到后悔。心也会远离疑盖(vicikicchā),事实上,远离了所有五盖。瞄准与摩擦目标一分钟,心便远离五盖六十秒。当心如此远离五盖一段时间后,心隔绝于五盖之外,便有「心的无执着」(cittaviveka)。因为隔绝于五盖之外,禅修者也许会经验到鸡皮疙瘩、寒颤或颤动的小喜乐。

 

甜美的法味

 

佛典说正念观照生起的目标,能让人从五盖解脱、净化。当观照一个接连一个时,正念变得有力。同样地,当前一个定接着后一个定时,定力变得非常好。当念与定变强时,微弱的喜乐(dubbala pīti)会生起,包括小喜(khuddaka pīti)、剎那喜(khaika pīti)与继起喜(okkantika pīti)。这些喜具有令人欢喜、喜悦的性质。

 

身心感到舒适、自在,快乐便接着而来。喜、悦、乐现前时,甜美的法味也便到来。禅修者必须观照生起的喜、悦与快乐,否则将执着这些快乐,修习的进展将被打断。如果持续以精进观照,念会变得更持续、连贯、稳固,定也会变得愈来愈强。持续观照时,喜悦可能变得更强。这称为喜乐(pīti sukha)或「强喜」(balava pīti)。人会觉得自己离开了坐垫、悬在空中或坐在沙发上。

 

坐禅的感觉极佳乃至让人不想起身。这种经验是「踊跃喜」(ubbega pīti)与「遍满喜」(pharaa pīti)的显现。禅修者感到极大的自在。这是因定而生起的喜、悦与快乐,称为samādhi-ja pīti sukha。经验这种强烈喜乐的禅修者,远离身与心的阻碍,没有散乱、忧虑或困惑。身心皆轻快,身体感到舒适,心也稳定、安详,定力也非常强。如果能拥有如此的定,怎么可能会掉落在佛陀的教法之外呢?如此,人便确立了第二种教,定之教(samādhi sāsana

 

心的栽培

 

当禅修者以非凡的经历体验到法味时,他或她便能了解他/她自己。禅修者了解到,当念不在时,烦恼便出现;由于烦恼炽热,心被灼烧,变得焦黑、染污。相对地,若有念在场,能观照任何生起的目标,烦恼便没有机会入侵,心因此变得清凉、清澈、安详且宁静。因此,禅修者会重视、珍惜自己这个修习方法。这种佳境是因为持续观照而产生的。

 

体验到这一点,禅修者会对烦恼进入心识感到厌恶、恶心与羞耻。再者,禅修者会担心自己的良好状态,会因观照的疏漏,招致烦恼入侵而遭到破坏。那时,很自然地,禅修者会加强自己的精进;精进愈强,心会更清澈、念与定将会变得更有力量。

 

当五根已发展至这个阶段时,心获得法的滋养(dhammoja)。因此,崭新的物质会在心中成形,如同新的色法因食物而在身体中滋长一样。这是因喜而生的物质(pītija rūpa)。当这种物质出现时,心便有所改变,身体也因此而改变,生命也改变了。这些改变可以是十分巨大,尤其是当人升进到更高层次的观智的时候。禅修者愈是受到鼓舞,对法的渴求便愈强烈,心也会得到更进一步的长成。如此,奋发精进移除不善法,彰显、培养善法。法的滋养(dhammoja)随着善法而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