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关于慧的教导

Share

三层次的烦恼:粗显、中等与微细,可比喻作疟疾的三个阶段。典型的病发状始于寒颤,接着是高烧,精神错乱,这可能持续数小时或几天。最后,病人开始流汗,体温下降,可能自我感觉不差,但觉有一点虚弱。毛巾包住冰块放在胸口与前额让高烧降温,有助于治疗发作阶段的疟疾。但是,若未服药,每两、三天仍会有高烧发伤,因为寄生虫尚未被消灭。

只要条件适合的时候,这些潜在的寄生虫仍会继续肆虐。同样地,蛰伏在心中的随眠烦恼,能够让人跌出法与律。单靠戒与定仍无法灭除随眠烦恼,唯有智慧才能办得到。只有在观智生起时,观智才能暂时地驱散烦恼。只有在那时,观智才会逐渐生起、成熟,达至圆满,而被观照的所缘与能观照的心,终将消失、止息。

苦的根源

无明可以说是世间一切苦的根源。人类受两种无明之苦。第一种无明是不如实了知,或者未清楚地看见事实(apaipatti avijjā);第二种无明是错误的了知,或者错觉(micchā paipatti avijjā)。如果我们不观照生起的目标—例如不在见、听、腹部上升下降、坐、触、弯曲、伸直发生时,加以观照,便会有纯粹的无知与错误的认知出现。

这表示,我们未见到目标的特质是无常、苦、无我,反而将它们视为恒常、快乐的。再者,我们构筑一个错误的自我图像,以为自己是见者、听者等等。感官欲乐,从一般凡夫(puthujjana)的眼光来看无疑是好事。因为凡夫看不见欲乐的缺陷,事实上,欲乐是好得很危险,甚至致命。

这是因为,将欲乐视作好事,自然便想要去见、听、嗅、尝、触,甚至会希求更多同类的所缘。这是渴爱(tahā)。获得所欲的事物后,渴爱增加,引生执取(upādāna)。然后,认为:「我在看、听、我在经验」等等,以为有我、人的见解便滋长。视感官目标是好事,也会视再生为好事,因而希望再生。

三轮转

无明、渴爱与执取这三个烦恼,可说是一组。无明导致渴爱,渴爱导致执取,执取又巩固无明。如此,烦恼轮(kilesa vaṭṭa)便转动了。这些烦恼很自然会引发业行,可能是善或不善。如果心是善,会引发身、口、意善行。如果心是不善,则有身、口、意的不善行。善行与不善行的循环称为业轮(kamma vaṭṭa)。这还不是结局。任何造作的业行,无论是善或不善,将在身心上留有潜在影响,这在后来于因缘具足时将引生个别的结果。

善行会留下制造善果的潜能。杀生、偷盗与其他不善行会留下制造不善行的潜能。无论何种情形,其结果都有两种:基本的和后续的。基本的结果是新的一世(paisandhi)。后续的结果是生起纯粹的名色过程:见、听、嗅、尝、触、想。因此,当烦恼轮已生起,业轮一定会生起。

若业轮生起,则果报轮(vipāka vaṭṭa)也将会生起。假如果报轮已生起,且已得新的生命,[118]那么那时会产生「我见」(atta diṭṭhi)。烦恼轮伴随着我见又再度生起。基于烦恼轮,业论也再次生起,这又引发新的果报轮。如此,三轮持续转动,如同运转中的电扇。

断除烦恼轮

这是,人如何断除烦恼轮呢?让我们思考一下结有果实的树木。树木整体充满液体与树液。由于树液,树能发芽、开花、结果、结种子。当种子发芽时,便培养出新生的树木。共有三个阶段要经过。这个循环要持续,需要泥土、水、空气、阳光等助缘。要结束这循环,只要需要移除一呎的树皮,弄干树液即可。如此,树木将不再从土壤吸收养分与水分,因此将干枯而死,不再开花结果,也不会有新生的树木。在观智的帮助下,禅修者不让无明、渴爱与执取的树液从见、听、嗅、尝、触的过程中得到机会生起,反而将这些树液抽干。在内观修行里避免爱、取生起的努力,称为payoga

了知实相

持续地在目标生起的地方,捕捉、观照目标,将能够了知目标的实相。这起于对名、色的辨别。例如,当人想要从立姿改变为坐姿时,首先会有想要坐下的念头。这念头,如所能观照的情形一般,一再地生起。当低下身体时,禅修者发现:想要坐下的念头逐渐生起,坐下的身体动作也逐渐生起。心念(名)是因,坐下的动作(色)是果。禅修者也会见到想要坐下的心念生起又灭去。坐下时一连串的移动也是如此,生起又灭去。如此,禅修者了知到身心过程的无常性质。

当禅修者持续这样观照目标,并且逐渐了知它们的本质,这时候,与目标有关的烦恼(ārammaṇānusaya kilesa所缘随眠)便止息了。回顾名色因果时,禅修者了解到自身是无常的。这称为切断传承或种子。当人反思对无明的了知,他了悟到只有无常存在:对自己而言是真实的事物,对他人而言也是如此;现在是真实的事物,在过去也必曾是真实的,在未来也将仍然如此。这也是切断传承。也会生起这是苦的智慧。再者,禅修者了解到任何目标之中皆没有「我」(atta),只是无尽的因果循环在运作而已。

认知名与色、因与果、无常、苦、与无我,这便是观智或观慧(vipassanā paññā)。由于观慧,人免除了错误认知的无明。因为不知道真实,所以会有想象。既已了知真实,自动便免除错误的认知(avijjā)。无明消逝,然后不再有渴爱(tahā)。当渴爱不再时,便没有执取(upādāna)。如此,当智慧之光复人时,无明的黑暗便被驱散。禅修者远离渴爱与执取。烦恼轮与业轮皆被摧毁:甚至引生轮回的善业(vaṭṭagāmi kusala)也不再生起。当不善行远离时,便不再有不好的业果。若无造作业行,新的一世也自动被断除。

灭除烦恼

当正念运用在一直生起的目标时,那在因缘具足时生起的随眠烦恼便如此被驱散、断除。然而,这只是暂时地断除而已。只有在观智成熟、圆满时,所观的目标与能观的心才会止息。这便是从「持续的生起」(pavaṭṭa)进入到「不生」(apavaṭṭa),也就是,「寂止」。

初次的这类体验是在「预流道」(sotāpatti magga)。体证预流道时,便彻底永断某些的随眠烦恼,包括我身见(sakkāya diṭṭhi)、疑(vicikicchā)与戒禁取见(sīlabbata parāmāsa)。这些意不正行将不再会生起。如果进一步修习成为一来者、不还者或阿罗汉圣者,观智与圣道果将渐次圆满。这时候,禅修者将不再受任何随眠烦恼所束缚,彻底地这些烦恼解脱。

获得保证

当然,到达阿罗汉果是最理想的。但是,即使成为预流者,因而远离恶趣相关的烦恼,这也不仅是小成就。努力透过念处修行证得预流果时,将具备某程度的戒、定慧与解脱。如此努力体证佛陀教法的凡夫,可称为「贤善凡夫」(kalyāṇa puthujjana)。相对的,未具备三学中任何一学的凡夫便生活在烦恼的束缚之中,称为「愚暗凡夫」(andha puthujjana)。

藉由初始的精进(ārambha dhātu),你开始禅修练习。透过强化的精进(nikkama dhātu),你克服如怠惰、昏沉等障盖。依靠终极的精进(parakkama dhātu),你益加努力禅修,因此,你的观智一阶又一阶地升进,直到证得道智与果智。如此,你成为真正的yogī,也就是,具足三种精进者。请在可得的时间内,努力用功至少成为预流者,如此,暨得人身又值遇佛法才有真正的价值,你也才能成为佛陀真正的圣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