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中的你只是一个邪魔术士?(秋阳创巴)

Share

学生:关于我们的文化,艾伦沃茨曾说,我们的文化之所以变得焦虑惶恐,一个原因是我们总以善恶的对立面来看事物,却看不到事物的本来面目。所以,我想请问您,佛教认为的邪恶是什么,邪魔又是什么。在我们的历史文化里,有关邪术的东西很多。

创巴仁波切:为善、恶、邪魔和邪法做定义,和我们关于理智与疯狂的探讨有很深的关联,禅修的主旨就在于此。任何强化自我的情形、维持自我的企图,不管是从自我出发,还是天真的善意——任何为了修炼自我而做的努力,其结果都通往毁灭和彻底、持久的迷惑。这里不存在诛杀自我。在邪魔术士看来,你不会诛杀自我,你诛杀"无我"。

这和修行上的唯物主义有关,我也已经讲了不少。修行上的唯物就是修炼自我。请允许我这样说,一切物质主义的精神修持都是迈向邪魔法术。它会通向邪魔法,实际上也会通向正魔法,反正是魔法,让你从中获得力量。假如你想帮助朋友,你就去帮,假如你想消灭敌人,你就去做。这样一来,即使他人眼中的你是一个力量强大的好人,你却已经拥有邪魔术士的潜质。

问题就在于,你能否把处理“自我”作为修行的核心。你会趋向好与坏,是与非,这就是佛教术语中的“二元对立”。你是谁,完全取决于观察者。没有基点,就不可能衡量事物。不从“零”开始,就不可能数数。所以“零”就是你,你的自我。你从此处建立序号、衡量体系,确立你的各种关系。一旦如此,你就会产生无比强大的好坏、善恶之分。一切事物都基于这个根本参照点而立。所以问题在于你有多少自我,这就是定义善良与邪恶的基石。

选自秋阳创巴仁波切《幻象的游戏》

From Illusion’s Game by Chogyam Trung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