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麥彭仁波切略傳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 著

Share

殊勝佛子佛法大教主

  覺空界中早獲智慧藏

  如母待兒慈護諸有情

  文殊金剛化身前頂禮

  三世諸佛智慧總集之文殊師利菩薩,其智慧種子“得”(KA:)字,在釋迦牟尼佛所化刹土——藏地雪域變成以人形利益無邊眾生、使其皆獲殊勝菩提安樂的大智者。此位在眾生前以善知識形象應世之尊者即為全知麥彭仁波切,他的美名早已如白色飛幡一般高高飄揚在三界虛空。我們依靠誠心向他祈禱的日光,定能使尊者浩大無邊、如雪山般之加持日漸融化,並流出共、不共兩種悉地清泉,滋潤我等身、口、意之大地。

  有道是欲得解脫必須向大成就者祈禱,而此處如理如法之祈禱則可包括五方面之內容:

  甲、明確祈禱對境;乙、何人祈禱;丙、以何作祈禱;丁、祈禱方法;戊、祈禱所具功德。

  甲、明確祈禱對境:

  如果我們要向全知麥彭仁波切祈禱,首先就應了知尊者行持。在此,我們可以通過如三十二相一般之三十二種共同故事,以及如八十隨好一般之八十種不共故事來加以瞭解。這三十二種共同故事可分為:

  一、如白蓮般不落過失之三故事;二、如曇花般難以顯世之三故事;三、如天鼓妙音般令人歡喜之三故事;四、如金剛杵般怨敵難壞之三故事;五、如意寶般所需自成之三故事;六、如江河般事業不絕之三故事;七、如虛空般常遍自成之三故事;八、如妙寶般稀有奇妙之三故事;九、如幻術般神變殊勝之三故事;十、如法界無生般印藏大德事業總匯之三故事;十一、如勝幢寶頂般至高無上之二故事。

  第一“如白蓮般不落過失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依止無偏大德、圓滿聞思顯密佛法;(二)、遠離故鄉、獲得平息世間八法之功德;(三)、精進修持、究竟圓滿一切事業。

  (一)、依止無偏大德、圓滿聞思顯密佛法

  全知麥彭仁波切曾依止過諸多大德,如具備各派傳承的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得佛授記的貢智永登嘉措、藏地八大教派教主華智仁波切、精通五明的班智達班瑪多傑、觀世音菩薩化身的旺欽傑多傑、通達顯密教法的拉仁巴格西等許多寧瑪、格魯等教派大德高僧。在依止過程中,他恒時恭敬,且通過三供養令上師皆得歡喜。正因其多方依止、謙遜受教,藏地浩無邊際之所有顯密法要傳承,才如恒河水一般全部匯入尊者智慧大海中。

  在他所行三供養中,首先是以財供養令上師歡喜。

  他將自己所有財產全部用來上供下施,一生當中,除經書法寶之外,他曾將所擁有之全部財物七次供養給根本上師蔣陽欽哲旺波,自身僅留一件貼身衣物,餘者裏裏外外、大大小小統統供養。別人供養與他的活人信財、或超度亡人之亡財,他悉數當作供品以行會供,或做成油燈、印有觀音心咒等咒語之旗幟及雕刻瑪尼石堆等,又或者供養說法上師及僧眾。

  除去財供養,他尚以承侍供養令上師生喜。

  他對親沐傳法恩澤的上師各個恭敬愛戴,就如承擔一切重量的柱子一樣,他於上師前亦忘我承侍。無論哪位上師派遣他做任何事情,乃至如掃地之類的瑣屑小事,他都會像普通僕役那般,無有絲毫傲慢地認真承當。承侍當中,他與人相處之和諧只能以鹽融化于水來喻之。對上師、金剛道友,他就像愛護自己眼目、心臟一樣全身心對待,從未曾說過片言隻語的髒字、粗話。

  除此而外,對上師三大信心之甘露水經常都旋繞在尊者的智慧漩渦中。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會以恭敬心謙恭對待一切與上師有關之物:每當看到上師居室,他的雙手立刻就會如蓮花花苞般合掌禮敬,並五體投地頂禮朝拜,口中還要稱歎、念誦似右旋海螺所出妙音那樣的偈頌,心中無有一絲一毫的傲慢、輕視之意;一望見上師住地,他馬上下馬步行、趨於其前頂禮膜拜。

  他對上師之恭敬順從,與常啼菩薩依止法身菩薩、那若巴尊者依止帝洛巴尊者、米拉日巴尊者依止瑪爾巴譯師一樣,在畢恭畢敬方面無有絲毫二致。

  尊者同樣又以法供養令上師歡喜。

  對所依止上師傳授之教言,他全部精通,並將上師身、口、意智慧密藏中的所有功德、學問全都融會於心。就如一瓶水滴水無漏地倒入另一瓶一樣,上師所具功德,他無所不得。依止過的諸位大德所具有的超人智慧、清淨戒律、神變成就、利眾事業等種種感人品行,依憑它們的持有者與尊者之間的親密關係,定會在有緣眾生前依因緣而顯現。

  上師們對全知麥彭仁波切的共不共教言也非常感興趣並重視,他們就如乾渴之人欲求飲水一樣積極聽聞並受持尊者教言,並向他撒去讚歎的鮮花,好似諸天天人與眾人供養大如意樹一般。

  (二)、遠離故鄉、平息世間八法

  他曾遠離故鄉奔赴衛藏、安多等地朝拜當地神山、寺廟及大德僧眾。一路之上,他多以乞討方式艱苦前行:身著破衣爛衫、口嘗粗茶淡飯,而每到一地,以苦行僧身份顯現之尊者都不忘發願祈禱。不論是蓮花生大師加持過的聖地,還是寂靜勝地,他都要在那裏精進修持以圓滿資糧、成熟眾生,並為未來住持刹土做好準備。

  有次在遠行途中,忽然傳來家中親友遭新龍地方官員侵襲的消息,但他就像嘎當派的諸大德那樣,根本沒有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反而修起了自他相換法,更沒有為此而返家。

  他的父親恭布達吉有著外人羡慕不已的豐饒財富,他卻如吐唾液一樣輕易將其捨棄。他即如是平息世間八法,只在適宜修行之地勤勉修持。在他眼目中,錢財與牛糞價值等同,無有任何孰輕孰重之分。他還經常將自己的生活用具佈施給乞丐,鳥等飛禽與螞蟻等可憐眾生也都能常常受其垂憐佈施。

  他從不顧及、貪執有漏安樂,對一切以嫉妒心、損害心譭謗、欺侮自己的人,更是以微笑神態對其慈眉善目、慈心對待。每當這些人尋釁前來時,他總以母親待兒之態度慈心相向,兼以佛法及世間法權巧方便利益他們。在這一點上,尊者與歷史上著名的智美更登國王、安忍仙人等人所表現出的行持無有區別。

  (三)、精進修持、事業圓滿

  他從二十一歲開始,便日日于黎明時分勤修風脈明點圓滿次第;上下午時間則安住于觀修無上大圓滿之光明境界;中午就用來造作解開疑難問題之注疏等顯密論著;黃昏降臨後,又開始以毫不散亂之心精進修持閉氣四釘(舊密大瑜伽乘生次肯綮四釘,即封閉一切生死涅槃之法于無二智所乘風上的四種釘:三魔地本尊釘、心咒真言釘、意不變異釘和集散事業釘。);晚上則開始修持所知入瓶教言以求解脫自相續。在密乘增勝寺時,他用一年時間閉關專修長壽密集法,用普通食物做的食子、神饈等供品,冬季不凍僵,夏季不腐爛,一年當中無需更換。當其取得悉地之時,五彩彩虹旋繞於佛堂及整個閉關房內外;贊巴嘎花雨時常落下,大地遍滿此種鮮花;而食子、神饈則閃爍發光,且於光中降下甘露……此等瑞相可謂紛然呈現、難以盡述。意慶繞降大師等有緣眾全都現量目睹,很多人自此之後都對尊者生起真切信仰。

  於日登閻羅山洞中修《八大法行》時,他的心一直專注於心間旋繞的種子字,風、心全部融入本基,竟於十日之中身不動搖、目不暫舍、不享用一般食物,全身心投注於等持之中,臉色也呈一派潤澤、福態之相。有信心者在看到如此殊勝之修證境界後,紛紛對之生起不退轉信心。

  在頂果靜處修《時輪金剛生圓次第》時,尊者完全了達了時輪續中有關日月星宿的不共意義,徹底掌握了宇宙天體的運行規律。他不僅以智慧心性將其駕馭,更在外相上顯示出身放光芒、天出彩虹等種種瑞相。他還曾在紮嘉神山下之圓寶寺中,以三年為期勤修秘密大圓滿,結果使有漏身體變成光身,身軀從此之後不留影痕,並獲得不退轉安忍境界,示現了諸如:體無蝨子、頭髮指甲皆停止生長、自在無礙地穿越閉關房等稀有成就相,以堪布索曲為主的一百餘人都親眼目睹過此等情景。

  在拉吾寺時,尊者聽從旺欽傑多傑上師吩咐,於月蝕時分修白文殊法。在修《瑪西豆》儀軌時,以不共修法竟至口中生出綠葉,舌上遍滿五顏六色之繽紛花朵。鮮花愈長愈茂盛,以致最終將尊者白裏透紅之面孔完全遮蓋。旺欽傑多傑上師非常高興,趁此良機便勸請他作了許多利益眾生之論典。上師又將他請上獅子寶座行盛大儀式,將自己眷屬全部交與他,就像白頂天子來至人間後,將兜率天眷屬都交給彌勤菩薩一樣。

  他還在嘎莫達倉住了十二年,這期間一直修持《壽無量手印威嚴法》。將儀軌全部修完後,終獲真實無偽之共不共悉地,並依降伏法顯現威猛身相,制伏了藏地諸多邪魔。依靠種種威猛相及密宗特殊物品,所有鬼神妖孽全都恐懼萬分,就連天空星星亦顫抖不已。鬼神外道因懼怕尊者而紛紛逃離之景觀,雪域藏地多有人眾親眼見證過此等共不共景象。

  第二“如曇花般難以顯世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本尊攝受、獲五神通悉地;(二)、獲自在八辯才、能以一咒語融入一切諸法本性;(三)、成所有教法教主、美名傳遍十方。

  (一)、本尊攝受、獲五神通悉地

  當他住于宗薩寺時,拉薩三大寺(沙拉寺、哲蚌寺、甘丹寺)如群星般之僧眾中,如圓月一樣的大智者羅桑彭措格西曾約下時間欲於第二日與尊者辯論。當日黃昏,尊者親見文殊菩薩所拿寶劍、經函全部化為五光明點融入自己心間。自此,整個藏地如大海般浩瀚廣博之經論的全部詞句、意義,尊者均通達無礙,他將之一滴不漏地完全匯入到自己的智慧海洋中。在對根本上師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行法供養時,他曾提及此事,並以之為供養。

  當他住于紮嘉平原時,某日中午曾依清淨幻身親往文殊菩薩刹土,並于文殊菩薩無數清淨眷屬中獲得大圓滿續之字雲輪修法,能將內顯之文字輪外現於六趣眾生前以利益彼等,此修法以文字記述下來後至今仍可見於尊者全集中。在他造《釋量論大疏》時,鼻尖稍彎曲之薩迦班智達某晚曾於尊者之光明夢境中顯現,並告訴他說因明無有任何費解之處,只不過把握“破”、“立”二字而已。班智達還將手中經函交與他,結果它們在尊者手裏化現為一柄寶劍,他則覺得整個學問似已變為一本書橫在自己面前,於是便揮劍向書砍去,一下就將其切為兩半。從此以後,因明方面的一切秘訣在尊者心中全都豁然貫通。

  還有一次於光明夢境中,他見到三閻羅本尊現身並向自己宣說了清淨壇城。第二天,他就將此修法儀軌寫下,至今仍收於全集中。後來他又修“阿”字法,並最終經由“阿”字法加持,令自己完全通達智慧波羅蜜多之本義。他隨即寫下此修法儀軌,全集中有收錄。

  類似的在真實境況下或夢中見到三根本之事蹟實乃無法勝數,這裏恐繁未錄。

  他不僅親得本尊攝受,亦將五神通輕鬆駕馭。當尊者由百般福德所形成之法身正住世轉*輪時,伏藏大師列繞朗巴有次曾專程前往拜見。伏藏大師的一位弟子恰在此時將一隻根瘤碗(俗稱葡萄根木碗)不慎丟失,而他以天眼瞬間就見到丟碗之處,於是便將詳情告知大師及其弟子。那人後來依其所說線路一路摸索而去,行進半天途程之後,終在一樹下找到所丟根瘤碗。

  住於紮嘉寺時,有次碰到從千里之外趕來的瓦特宮確等人。這些人在家中及路上所說話語,他以天耳一字不落地全部聽聞。等一行人抵達紮嘉寺後,他就以玩笑方式重複他們所說話語。

  對自己周圍人的所思所想,他憑他心通即可完全了知、掌握,待因緣成熟時自會一語道破。對於此類的神通示現,堪布根華曾在成千上萬的弟子前宣說過。大活佛囊卡晉美等人也曾在寺中呆過三日,尊者將這些圍繞在身邊之人的念頭、想法亦和盤托出過,他們對其所言各個驚訝萬分。

  除此之外,他對宿世通也無礙掌握——他能說出於此娑婆世界中,自己以數百化身多生累世利益眾生之行跡。比如在印度,他曾示現為與大成就者薩哈在一起的精通十八種工巧學的德班嘎等工匠;在藏地也有多種化身:比如蓮花生大師二十五大弟子之一的角若龍幢;為調化眾生還曾示現為笨教上師。他有次親口對弟子說道:“我對笨教非常精通,現在我持笨教觀點,精通教理的嘉色仁波切持佛教觀點與我辯上一辯。”結果當他智慧日光放射出無數教理光芒時,嘉色仁波切頓時啞口無言。最後為不破壞緣起,他又改持佛教觀點,此次則大獲全勝。

  他尚且以宿世通做了有關工巧學的大論典,各種咒語彙集之《事業咒集》也是以此方式而造,包括《工巧實用大論》也不例外。

  他示現神通有多種用意,比如修大威德儀軌壇城時,為令沃薩侍者生信,他先依靠骰子念誦咒語,然後則將骰子扔向虛空。此時大地六次震動,山岩自然毀壞,河堤也自動坍毀。狂風起時,日月星光黯淡晦冥,周遭環境迅疾就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然後再將骰子扔在附近象容地方,這次則致居室牆壁轟然坍塌。

  住於德格西日桑哈寺時,又曾用草木做成炮彈,通過咒語加持後,把這些如綿羊屎球般的小丸子對準寺旁一座小山,整座小山立刻就被摧毀。這同時也標示著未來時輪金剛軍隊來到人間後,定會摧毀邪魔軍隊之緣起。(現代所謂的高科技武器,尊者其實樣樣精通,只不過為眾生利益,他不願投身於此而已,這一點看過他全集中工巧明部分之人都有同感。至於其對時輪金剛的嫺熟掌握,現代天文學家、物理學家、數學家就更是望塵莫及。)

  他還利用神通開掘出眾多伏藏品。在石渠有一巨石,岩石表面像鏡子一般平整、光滑。他曾從中取出刻有文殊菩薩種子咒的模具,製成此模具所用之原料乃為珍寶,至今仍無人知曉此珍寶質地。格薩爾王朝代時的大臣達瑪仁欽隨身帶有被人稱為說話天箭的箭羽,他後來則親自於山中取出這支天箭伏藏。本來掘出的伏藏品還應有很多,但因他嚴守秘密,故而後人無從聽聞、知曉。

  (二)、獲自在八辯才、能以一咒語融入一切諸法本性

  尊者在揭開內在智慧門後即擁有了八辯才,他那如大海般廣博無邊之傳家寶似的善說,在後來的有緣者面前遺留下很多。七歲時所造的《定解寶燈論》,將顯密教法的所有密意通過“阿巴雜納德”之智慧而顯現出來。因當時年歲太小,還無法親筆將之書寫下來,於是就由一位名為仁欽袞波的上師替他記錄、繕寫,而他則邊玩耍邊口述此論內容。《定解寶燈論》寫成後,終於成為了一部遠離六過失、具備三功德的無與倫比之殊勝論典。即使到了今天,此論名聲依然如日中天,成為三界中無上法寶。

  在格芒靜處時又修習《丹珠兒》(由已譯成藏文的各種學科和注釋顯密佛教的著作彙編而成的一部叢書,約二百一十八函左右。),結果只用了二十五天就將其內容全部記在心間。鄔金丹增諾吾驚奇不已地問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你怎可能將如此多的法要牢記心中?”他則回答說:“各個版本在翻譯依據上略有不同,故而我並未將文字一字不差爛熟於心,至於意義則已徹底了然於心。”對他所出如是之獅吼聲,鄔金丹增諾吾曾於自己眾多弟子面前廣泛宣講過。而在閱讀《丹珠兒》時,侍者親見他每日還要修四至六座法,因此有人曾懷疑他是否真正能將《丹珠兒》滾瓜爛熟。在他們與其親自辯論、交談過後,眾人盡皆目瞪口呆,因他將教義確已全部精通。

  在寂擁寺時,他更是僅用三天時間就將《甘珠兒》(由譯成藏文的佛說三藏四續經典彙編而成的一部叢書,全書有一百零四或一百零八函。)熟記於心、背誦如流。仁確上師深感稀有並對之讚歎不已,尊者則坦言道:“我此次背誦可算作復習、重溫,因以前承全知蔣陽欽哲旺波加持之力,我已將全文內容背誦完畢。”

  當他在紮嘉寺中為僧眾傳授《甘珠兒》時,根本不需看書即可完整背誦。有四人在旁邊輪流校對,每當碰到翻譯不妥之處,他總能一一指出,眾人皆覺稀有難睹,於是他作為智者之美名也就傳揚世界。(《甘珠兒》、《丹珠兒》合計三百多函,尊者以其智慧全部精通無礙。一般人只能對之望洋興嘆,而他則可謂輕而易舉就將其了達於心、真正領會。從他流傳至今的二十多函全集中的每一本裏,我們都可深刻且鮮明地感受到這一點。只可惜藏地太過封閉,加之人們又普遍認為精通經論乃高僧大德天經地義應具之功德,故而眾人並未廣泛傳頌此種殊勝、罕有之行跡。當今之人只知高聲讚美自己眼目中的所謂文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科學家等此家彼家,若能靜心翻閱一下尊者所留著作,有智之士自不難看出世間偉人之種種才學若與尊者無漏智慧相較,實有天壤之別。)

  他自己曾親口說過:“我只在華智仁波切前聽聞過七天的《入菩薩行論》講授,除此之外,在別人那裏就只是聽聞過顯密經論的傳承而已,從未有過完整、詳細、全面的聞思機會。”如是通達一切顯密諸法,這充分說明無數劫前,在恒河沙數如來前他早已將教法通盤掌握,自然不必再苦行修學。

  當住於竹慶仁波切陽光旋繞之靜室中時,利用寺院跳金剛舞的短暫時間,他一揮而就了一篇詩學上所謂的回文詩(排好若干單字,再按一定方向念去均能成詩句的一種回文詩,屬字聲修辭方法之一。),內容為讚歎內三續之功德。這種內容的回文詩句,其他智者可能得花費多年時日冥思苦想方可作成。

  在造《時輪金剛大疏》時,曾利用中午間歇時間連續寫下二百多頁。沃薩侍者等人親眼見之,堪布永登嘉措又將沃薩目睹之情景在眾人面前廣泛宣說過。

  當其無論造大論典或小論典時,文殊菩薩像都從心間放射加持之光,再融入尊者心間,打開他智慧寶藏,所以他才能在極短時日內以幻化般的速度將論典順利造出。別人在寫論典時,往往又是苦苦思索,又是再三觀察,還要打草稿、翻查諸多經論以為參考,而他全無此等智慧不成熟之表現,這類行為對他而言就如虛空盛開鮮花一樣,永無存在可能。

  (三)、成所有教法教主、美名傳遍十方

  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曾這樣說過:“現量證悟彌勒之密意,如同文珠通達一切法,超勝十方法稱師無別,願其美名能傳遍世界。”他在這裏所禮贊的就是全知麥彭仁波切,他讚歎並祝願尊者成為一切佛法之教主。而貢智永登嘉措則說:“麥彭仁波切是密集金剛之化身,密集金剛將身密部修法全部交給了他。”

  類似這樣的成千上萬的大智者都共同承認:尊者是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化身,很早就肩負起弘揚釋迦牟尼佛教法之重任。他自己於圓寂前亦親自在遺書中寫道:“我本為大菩薩,為摧毀五濁興盛之惡世眾生煩惱而特意示現人間,凡與我結緣者都可獲得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成就。”他以自己宣說真實諦之獅吼聲令無數眾生心生歡喜。

  時至今日,他的美名、聲譽、著作不僅在雪域藏地得到廣泛弘揚,甚至在全世界範圍內都能感受到他無處不在的影響。就好比在整個瞻部洲內,以雲行力駿馬王七日中所行距離為准,尊者聲名即遍傳於此等遼闊區域內。不可思議、無數刹土中之眾生都對他的聲望議論紛紛,而他所弘揚之教法更是被無邊眾生行持,十三位伏藏大師對此都有過讚歎。有位斯裏蘭卡法王曾以幻變乘騎環繞全球,在這一過程中,他耳聞目睹尊者大名被世界各地之人廣泛讚譽之盛況。此話是由不丹國王口中傳出,並經堪布土登年紮在有緣弟子面前宣說的。

  第三“如天鼓妙音般令人歡喜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諸君主以頭髮為坐墊表達恭敬;(二)、諸智者皆畫讚歎花紋;(三)、諸護法神如僕人般恭敬承侍。

  (一)、諸君主以頭髮為坐墊表達恭敬

  在雪域藏地,擁有統治一切人之大權力、財富圓滿如天王般者,精通二規、智慧如虛空般廣大之人,貢高我慢、驕傲如山王般者,面對尊者時,全都像被其名聲繩索緊緊捆縛住一樣,在他無與倫比之神變力前各個俯首貼耳。他以四攝將法這些人全部攝受,使此等具備一定名望、地位之人,盡皆頭面禮足於自己座下。而他則讓他們歡喜享用四緣(四分圓滿。法、財、欲、果等世出世間皆稱圓滿的四種條件:法謂佛法盛行;財謂資財具足;欲謂享受色、聲、香、味、觸等五妙欲事;果謂修習佛法能證解脫涅之果。),並使諸人皆獲無上菩提果位。

  (二)、諸智者皆畫讚歎花紋

  他不僅將諸大君主、智者等人統統攝受,更以其神威摧毀世間各種邪魔軍隊。鄔金蓮花生大師曾授記道:“麥彭江措尊,堵塞魔軍河,摧毀邪見宗,如日弘密法。”其他高僧大德,諸如門傑朗肯多傑、欽哲益西多傑、蔣陽欽哲旺波、貢智永登嘉措、更桑得欽多傑、傑通督俊多傑、頓德列繞朗巴、確嘉多欽朗巴、甲絨德欽等大成就者皆異口同聲讚歎說:“麥彭仁波切實為文殊菩薩化身,並為守護、弘揚佛法之大教主,他必能摧毀五濁興盛之惡世黑暗。”

  有關這方面的授記、教證尚有很多,我以前也曾一一流覽過。後來因歷史、人為條件所限,現在我手中並未掌握有這些資料,故此處就無法將這些授記全部列出。另據瑪哈班智達羅桑薩所著《辯答冰片水》等眾多著作所雲,尊者本為妙音天女親自攝受,並常與十六位大阿羅漢探討佛法。他每日都在如海般諸如來前聽聞甚深教法,每當要揭開甚深見、修、行密要時,任何智者都無法在這方面與其比肩而立。

  格魯派康瑪格西如此評價過他:“麥彭仁波切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許多人對此都生起了堅定不移之信解;而索格西多桑彭措在拜見他時,根本未睹其人,倒是親見文殊菩薩在自己眼前熠熠生輝。格西立即在他面前一一懺悔自己以前與他辯論時所犯過錯,並及無始以來所造罪孽,且請求生生世世能作他弘法利生之侍者。格西後來還專門造了一篇《妙音天女琵琶聲》,在回到自己所在的哈哈丹巴尊者寺院後,便開始對眾人廣泛讚歎尊者行跡。他的眾多弟子、僧人自此後皆對麥彭仁波切生起大信心,並紛紛不憚路途遙遠親往拜見。這當中有一具信且戒律清淨之修行人,他用棉花包裹住手指,然後浸透以芝麻油,最終在尊者面前燃指供養。

  如果將大智者們對他的讚歎文彙編起來,一本巨著即可成形。故而這裏只是略述而已,根本未展開縱論。

  (三)、諸護法神如僕人般恭敬承侍

  他在造完《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後曾舉行會供,當其時,吉祥怙主拉丹護法神供養尊者一金瓶,此瓶由瞻部洲純金打造而成。尊者將金瓶一半奉獻與拉薩覺沃佛像以為貼金之用,另一半則供養祈願大法會期間拉薩三大寺僧眾以行供齋。另外,在他的光明夢境中,密主一髻佛母護法曾親自現身夢境,並答應日後一定幫助他將教法弘揚壯大。第二日晨,他立即據此吉瑞夢兆造了相關護法神儀軌,此篇儀軌至今仍能在其全集中找到。

  至於大護法格薩爾王,就如身與身影永不舍離一般時刻守護尊者,此景象已被眾多有緣者親眼目睹過。他還曾要求過嘎得護法神護衛自己所居之地,當時當地人有許多犛牛都被強盜掠走,在對護法神提出守護此地之要求後,嗄得護法親自現身強盜前,將他們所盜犛牛全部搶回。而念青唐拉護法神則親手將一座度母金像供養與尊者,他後來將這尊像送與了自己的兄弟渥羅,此像至今仍留存於世。還有一鬼神曾在他面前承諾要在各處為其撿取藥材,從此之後,有很多人都看見了這幕景觀:一鬼神整日採集藥材,忙得不亦樂乎。

  一些世間非人、護法神如是在尊者手下如犬對主人般忠心承侍,他們替他成辦一切事業之事例實乃不可勝數。

  第四“如金剛杵般怨敵難壞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依神變制伏一切怨敵;(二)、依教理制伏一切來犯者;(三)、依種種方便對付一切侵害。

  (一)、依神變制伏一切怨敵

  他曾以游方僧的身份到過德格一帶,當時有強盜已著魔王波旬之魔業,他們竟向尊者射出支支利箭。結果所有利箭到他眼前時全變為造型精美、做工精湛之文殊菩薩聖像,他本人則毫髮無損;著魔者又以石塊、棍棒近身欲施以攻擊,但他們怎能料到“麥彭”二字本來就是不敗之意。而且當尊者自己說道:“不論依靠教證、理證,還是石頭、棍棒,都無法將我打倒,我乃常勝不敗者!”時,那如雷音聲,再加他所示現之神變,最終令這幫強盜抱頭鼠竄。

  當時藏地還出現過一支魔軍,號為犬首熊墊。當他們來到尊者所在地時,整個村落之人皆惶惶不可終日。正在眾人恐懼萬分之時,他安慰大家道:“時輪金剛軍隊來此世界時,有授記言我那時會成為一大臣;若眼下這等草寇都無法對付,到那時又如何降伏邪魔之軍?”言罷即示現金剛怒目形象,雙眼如炬、厲如電閃雷鳴,在極度威嚴之目光中手持捷克印指向一些地方。手印所指之處,傾刻間山岩全部自然坍塌。(當年岩石塌毀之遺跡,如今依然赫然在目。)在如此氣勢威懾下,魔眾焉有不逃命之理。

  又德格一君主之公主不幸著魔,病發之時,公主靈魂出竅。他因精通勾召靈魂儀軌,結果又使公主之神智恢復正常。當時有只魂羊自然轉繞他們正呆著的屋室,在場眾人全部親眼目睹。

  在藏地,因教派分歧,許多人對尊者所擁有之超人智慧心生妒意,地方政府也派軍隊欲向他進攻。但他依大威得修法,只用骰子就將其全部趕回。

  (二)、依教理制伏一切來犯者

  觀世音菩薩之化身紮嘎活佛洛桑華丹、密主金剛之化身薩格西,此二人為令尊者之事業能廣弘於整個世界,便在顯現上與之作了有關佛法的非常激烈的辯論,(辯論在藏傳佛教的聞思修體系中佔有十分重要之地位,以教理進行如理如法之辯論,能遣除懷疑、顯發智慧、斷除邪見,實為通達佛法真諦之一種極其殊勝之途徑。)在雙方辯論正酣時,尊者有聖教依據之皎潔月輪中不斷降下加持甘露,放射出奪目的理證光芒。正如杲日次第照亮整個四大部洲一般,他所具有之智慧亦使佛法之光漸次顯明,令有緣眾之智慧蓮花自然盛開。

  與此同時,他又以其雷霆萬鈞般之大智慧,憑教理徹底摧毀了對密宗持有偏見之瓦芒格西、智恭沃熱華增等人的邪念大山;又有貢唐江碧揚、加瓦多阿、丹馬秋落、多哲丹秋、阿瓦更嘎、精通五明之曼吉等智者,雖擁有俱生智慧,且慧焰灼灼,但卻未能如理照見萬法本質。只有當尊者的智慧日光明然照耀時,他們心中之昧暗不明才被無遺遣除,這些人才從未完全通達萬物之微細無明黑暗中走出。

  鄔金晉美秋吉旺波(華智仁波切)有次曾作證尊者與格魯派大智者加瓦阿拉之辯論,對手之眾侍者當時都說,他們親眼目睹了文殊聖像心間放射彩虹般五顏六色之光,且光芒融入麥彭仁波切心間,與他本心無二無別。加瓦阿拉諸弟子共同親睹後均對他生起堅定不移之信心,認為他確實已獲無垢法眼。

  另有一次,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甯瑪巴的多哲丹碧寧瑪、薩迦派的蔣陽洛得旺波、格魯派的革桑秋紮等大成就者共同作證,在尊者與當地非常著名的之格西羅桑彭措辯論時,他以自身不共之智慧大獲全勝,並因此而聲名遠揚。

  當他住於德格佐欽之時,與他人辯論之精彩故事不勝枚舉。其中有一則非常有趣之故事,但因未經證實,故這裏不予宣敘。有關他與大智者丹增諾吾等人辯論獲勝之經過,這裏恐繁未錄。

  (三)、依種種方便對付一切侵害

  在他寫下闡釋《入菩薩行論·智慧品》之講義《澄清寶珠論》後,此論立刻傳遍了雪域東方及衛藏等地之大小寺院。有些愚癡且不明所以之執著宗派分歧之人到處煽風點火,拉薩三大寺之僧眾受其挑撥、蒙蔽,開始對麥彭仁波切修起誅法儀軌,他們使用了密宗中六十鐵室等猛厲降伏法,還有顯宗中《心經》之回遮法等顯密誅法,以此試圖危害尊者。

  但凡此種種違緣最終皆化為助緣,他的事業、名聲反而愈發增上。彼等於內心對其起生惡念之人,最後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成為自掘墳墓者。因其此等惡行,有人感致上吊自殺、有人突然暴死、有人發瘋,諸如此類不一而論。

  當種種不吉利之事紛然呈現時,內瓊護法神也親臨現場告知眾人此種境況之原因。十三世DL喇嘛土登江措其後親派人員至他面前懺悔,請求能得到他的寬恕。麥彭仁波切當時曾明言:“我觀自己為大威德之身,故任何外在誅法皆無法損害到我。若非如是,如此眾多之僧眾集體念誦誅法儀軌,即便是大山王亦會毀壞無餘。”

  第五“如意寶般所需自成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對欲獲增上生者造善妙順緣;(二)、對欲逾越八難者遣除其一切違緣;(三)、與欲獲十力聖果者分享教法證法。

  (一)、對欲獲增上生者造善妙順緣

  每當看到希求財富之眾生,他便將自己所有之財產悉數佈施與他們,就像釋迦牟尼佛因地時廣行佈施波羅蜜多一樣;見到財富圓滿但卻貪婪吝嗇之徒,他就以悅耳動聽之語勸導其漸行佈施;他又廣為眾生開示積集資財之方便法,令眾人皆得以斷除貧困、熄滅痛苦;對欲獲取地位、名聲者,他則授以風馬(所謂風馬是指印在紙上的一種圖案,呈四方形,長寬兩寸左右。中央印有一匹馱摩尼寶的駿馬,上有日月,四角印有龍、鵬、虎、獅四種動物。風馬是福運的象徵。)吉利教言,並以無等發心之加持力,賜其夢寐以求之榮譽白色飛幡;而對欲獲安樂之人,他又慷慨賜與加持吉祥之寶傘,使眾人在寶傘蔭蔽下安享清涼,遠離一切熱惱。

  (二)、對欲逾越八難者遣除其一切違緣

  多有病苦眾生欲從疾病中解脫,他便制伏許多鬼神妖孽,並令其俯首聽命地為自己在世界各地采藥。配成良藥後,他以之利益無量無邊之病患者。其後從嘉絨至共覺等地,忽暴發一種極難治癒之病——茲茲加拉,而依尊者之大悲心與等持力,有一百餘人因種種因緣得以接觸尊者口水,結果這些人患病後之所有症候立即消失無遺。另有許多地方之中毒者,只要能得到他手中汗漬與塵垢,所得疾患皆能馬上痊癒。此等事例皆為其沃薩侍者親眼目睹,故真實不虛。

  有些病者經其他醫生診斷患有因前世業障而引發之疾病,此等病人在親見他慈顏後,所有前世業障統統一掃而光,當下即獲得解脫、安享快樂。藏地任何一位智者、大成就者所不知道、又極欲了知之救命良藥與醫方醫術,就如如意寶沉入海中一般極難被人發覺。而今,這些治病教言終於被他宣示出來、留諸後世,他于整個藏醫藥史上之地位,實難有人堪與伯仲。

  對遭病魔侵襲、四大危害之人,他以種種咒語並依等持、聖物遣除其所受病苦,如是具不可思議威力之對治教言尚流傳有許多。得其傳承之持明者,各個均如願以償,遠離病痛。當他住世之時,德格、果洛兩地暴發戰亂,於刀光血影之戰場上,凡佩戴他所打之護身結者,無一人受毫髮之損。另有些著魔、發瘋之癲狂者,在見到他所住屋室後都能立刻擺脫病象,此類事蹟在石渠可謂家喻戶曉。

  佐欽五世土登秋吉多傑有次在前往拉薩途中突遇長江天塹,當其乘船渡至江中時,輪船失事,並迅速沉于水中。于此危難之時,他急忙猛厲憶念尊者口傳之祈禱文,結果造成沉船之違緣當即就得以解除。藏地諸多大成就者皆雲,若能至心猛厲祈禱尊者,百種五濁惡世之危害亦無法毀壞自身,諸大德此種說法在德格南部地區流傳非常深遠。

  (三)、與欲獲十力聖果者分享教法證法

  對欲尋釁攻擊之人,他以辯論制伏;欲聞法之人,他通過傳講攝受;欲求學者,他以造論滿其渴學之志……總而言之,凡見聞、憶念、接觸到他的眾生,心間皆得以播下善根種子;無論與其結下善惡因緣,全都能暫獲增上生果;所有享受、品味他教言之人,最終均能成最後有者,並獲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果位。

  第六“如江河般事業不絕之三故事”又可分為三:(一)、身代表——培育大德、代代開導群生;(二)、語代表——造作論典、指明解脫方向;(三)、意代表——將甚深法要做成伏藏、發願令後學不斷開取。

  (一)、身代表——培育大德、代代開導群生

  他培育而出的如繁星般之大成就者中,有名望的代表人物為:西慶嘉色、勞位秋治、多哲丹碧寧瑪、堪布根華、鄔金丹增諾吾、堪布永登嘉措、蔣陽洛得旺波、土登秋吉多傑、嘎托思德、伏藏大師烈繞朗巴、阿卓珠巴、白玉白瑪洛吾、革絨活佛、嘉供仙嘎、西慶江,堪布拉加、米活佛、朗得中活佛等等。這其中任一智者、大成就者之事蹟,用傳記都難以盡述,僅僅聽聞他們之名號都可堵塞住通往惡趣之門。而且每一成就者都各自帶出無數能護持教法之大德弟子,眾多證悟者代代相傳,乃至佛法存世之間不斷將解脫法門弘揚光大,並成為眾人行持供養等善法之殊勝福田。

  (二)、語代表——造作論典、指明解脫方向

  尊者留下了諸多論著,此等論典即便在聖地印度也難得一見,因他將顯密法要及世間學藝全部在其著作中無誤開顯出來,特別是將自古相襲之經論中隱含內容之密意和盤托出,並將零散教言聚匯一處,且多作竅訣性之善說。種種法寶均已深植於有緣眾之心間,此乃他一生所行事業中對佛法貢獻最大者,也是最能利益眾生之方面。

  (三)、意代表——將甚深法要做成伏藏、發願令後學不斷開取

  他有次曾將秘密心滴及續部教言歸納而為一本三百餘頁之書籍,撰著圓滿後便將之隱藏於風界中,而書本則以寶篋方式存世。其後某次於禪堂外間正燒火時,書本突然消失不見。待沃薩侍者發願後,他則對其授記道:“未來因緣成熟時,你可開取此伏藏。”

  另有一次,他又造了三種《八大法行》之概論,將如此深奧精深之論典著述完畢後,又遵循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之吩咐將之隱藏起來。貢智羅珠發願欲成為此法門之法主,麥彭仁波切聞言後就以諦實語特別開許,現場眾人多有因此而生起不退轉之信心者。

  他還將鑄造大炮所需用之鐵鏈、鐵繩,以及天箭、青銅箭等個人難以搬抬之三十餘種物品,一一藏于嘎莫達倉山洞中,並發願待未來因緣會遇時,再令後學開取出諸種伏藏以利眾生。還有眾多聖物據說也已被其做成伏藏藏匿起來,不過此話是否確鑿無疑,一時還難以決斷,故此處不予詳敘。

  第七“如虛空般常遍自成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於無數刹土中示現無邊化身;(二)、於未來無量劫中所行事業不間斷;( 三)、不斷、恒常、周遍、任運利益眾生。

  (一)、於無數刹土中示現無邊化身

  正如皎潔圓月在廣大虛空中顯現時,若因緣具足,清淨水池中便會無勤而現出相應月影;同樣,願力清淨之眾生心水中亦會浮現出具足五決定之報身影像,此為一切如來所共同擁有之特徵,尊者也不例外。他之自性報身所顯現之化身,依種種因緣亦會自然出現在有緣眾生面前、心間。

  佐欽仁波切為觀察尊者在各個佛國刹土以化身利益無邊眾生之情況,就以幻化身雲遊了眾多清淨、不清淨之刹土世界,結果發現尊者的身體、事業周遍於他所觀察到的所有地方。佐欽仁波切所言乃是通過現量觀察而得之確鑿事實,人們對此理應生信。

  (二)、於未來無量劫中所行事業不間斷

  尊者在遺書中寫道:“極喜等諸清淨刹,我行如海菩薩行,發願乃至虛空盡,為眾恒發大悲心。”據此偈頌即可理解他之無邊事業永不中斷之盛況。

  (三)、不斷、恒常、周遍、任運利益眾生

  他在圓寂前親口說道:“下一世我將以飛禽走獸等旁生形象利益眾生,然後在虛空未盡之前,我將以不斷、恒常、周遍、任運之方式精進行持利眾事業。”

  上述三方面本為非常隱秘之內容,此處依聖教略作宣說,如欲詳細了知,可翻查他自己撰著之《八大菩薩傳》中文殊菩薩之傳記。因尊者本人即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故依教證、理證應成立了知文殊菩薩事蹟即已通達尊者心行之道理。

  第八“如妙寶般稀有奇妙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不清淨風、心融入法界而獲得幻化自在;(二)、境心成熟于天尊智慧之遊舞而獲四大幻變自在;(三)、徹底摧毀四魔之力而獲壽命、投生自在。

  (一)、不清淨風、心融入法界而獲得幻化自在

  當他身體如燦爛日輪般赫然住世時,著名大智者夏哲丹碧江參、洛桑彭措格西等人均親睹他身體呈現為文殊菩薩之身相。鄔金丹增諾吾在修上師瑜伽時,至黎明時分,尊者親自現身其前,並賜其悉地,令他了悟到自己觀修之遍知上師實與諸佛菩薩無二無別。在伏藏大師烈繞朗巴、土登秋吉多傑前,他則顯現為真實文殊幻化網之本尊像,而兩位大德則各據自己之淨觀分別於其後作了不同的上師瑜伽修法儀軌,這些儀軌至今仍留存於世。另外,安中珠巴仁波切在修行之光明境界中也親見尊者,他本人多生累劫所勤積之資糧傾刻間就得以圓滿功成。為報答點撥深恩,安中珠巴刻印了尊者很多著作之經板。

  而夏匝多丹深信麥彭仁波切與極喜金剛無有二致,他於七日之中向尊者求了無勤大圓滿之灌頂、教言,尊者則授記他為最後有者之成就者。夏匝多丹依法精進修持後,最終將有漏身軀全部無遺融入法界光明中。

  在他圓寂後的一百餘天時,沃薩侍者再次目睹麥彭仁波切現身眼前,他還向沃薩宣說了金剛乘心滴教言之精華竅訣,並將之形之於三十多頁的文字交與他。此份教言精萃如今依然被有緣眾生廣為行持。在他圓寂數十年後,有位華木欽則收到了麥彭仁波切令其遣除沃薩侍者壽障之資訊,同時也親睹了他白色虹身金剛報身相。華木欽則據此作了相關修法儀軌,其中所描摹之相貌與尊者親手所造之上師供中所述上師相無有些微差別。

  沃巴活佛多昂丹碧尼瑪等高僧大德,作為他的傳承弟子,在他圓寂後均親見過他之尊顏,且聆聽過教言,並獲尊者之無上智慧。此類人眾舉不勝舉,這裏只得割愛不宣。

  (二)、境心成熟于天尊智慧之遊舞而獲四大幻變自在

  為增上藏地民眾之福報,有一次他曾前往長江上游將彩箭(藏俗婚禮和祈禱、招福等活動中習慣使用的一枝系有彩色哈達、小鏡、綠松石等物的箭。)扔進江水中,並溯河而上,沿江邊一路走去。於行進途中,他為令雪域地區福德增上而不斷發願念經。在整個進程中,彩旗上之綢緞迎風飛舞,似在江水上翩然起舞一般,且最終又飛臨尊者身邊,在場眾人無不深覺稀有。

  每當出現拔山倒嶽、翻江倒海般之猛厲狂風,或發出令人恐怖萬分之音聲的大冰雹時,他只需念誦一些咒語經文,狂風、冰雹當即就會移師別處。有次在前往昌都之旅途中,當馬、牛等牲畜過河時,因水大浪急,這些牲畜竟像綿羊屎球落入滔滔江水般全都被風浪席捲而去。結果他用手指輕鬆一指,剛才還猛浪連天之波濤傾刻平息,江水居然停止不前、再不流淌,而那些馬、牛則像射箭一般全部安然無恙地飛速抵達對岸,此情此景為瓦特宮確、阿頓寧瑪等二十餘人親眼目睹。

  另外,他經常都會舉行火供、火施,每當要點火之時,他從不用世間火種,全憑自身智慧火就燃起烈焰,這也是沃薩侍者親口告訴永登嘉措的。

  他有次與伏藏大師烈繞朗巴呆在一起,當時尊者對伏藏大師說:“我雖僅為一佛法初入門者,但也已獲此等境界。”言畢即依大威德修法只用一骰子對準日影,結果日影竟被牢牢定在原處,一上午都未曾移動半寸。然後他又笑言道:“我已達此種境界,不知被稱為佛藏大師的你們又有何神變?”烈繞朗巴謙遜回答說:“我雖擁有小小神變,但若在上師面前顯現,則教主釋迦牟尼佛都未曾開許。”他邊說邊低頭不語,然後就在尊者面前頂禮,接著又受其四灌頂,此番情景同樣有眾多目擊證人。

  (三)、徹底摧毀四魔之力、獲壽命投生自在

  此部分再分四個層次加以闡述:

  摧毀死魔之象徵:在他已近圓寂之時,沃薩侍者懇請他能長久住世。以此因緣,尊者原本壽教已盡,但他依憑自身隨意住世之加持力,又於世間多呆了數日,隨後才告寂滅。此種行為恰如釋迦牟尼佛最後入般涅槃之情形,當時在增達優婆塞數數祈請後,釋尊又慈悲住世數月以慰人心。

  摧毀煩惱魔之象徵:他本人實際早已獲得涅槃、投生之自在,當他最終顯現圓寂相時,曾親口說道:“我雖為一特意來此世間弘法利生之大菩薩,怎奈五濁惡世之環境太過惡劣,故自己之行持並未達到預期目的,所有願望實非一一獲得圓滿。不過我盡此一生已完成了所能行持之弘法事業,因此我現在欲捨棄此幻化之軀。汝等應告之頂果等地欲拜見我之人,言我死後當轉生東方極喜刹土,乃至虛空有盡之前,將永無間斷地無勤利益眾生。未來時輪金剛大軍降臨人間後,將毀滅邪魔統領之軍隊,彼時我將為時輪金剛大軍中名為森剋布之一將領。那時我將聚集起所有傳承我教法之人,並使其均能享受到時輪金剛吉祥妙法之味。為促成圓滿此殊勝緣起,我已囑三藏大師堪布根華為眾眷屬傳講《時輪金剛大疏》。本人所造之《大疏》中雖有少許錯別字,但因我確已獲取十種自在(十自在,凡夫常有十種損害,不得自在;菩薩位中得十自在,正相對治不受如是十種損害:命自在、心自在、資具自在、業自在、受生自在、解自在、願自在、神力自在、法自在、智自在。),故此等謬誤之處將來皆會自行逐漸消失。我所造之論典均為智慧伏藏所顯發,凡文殊菩薩未開許者,連一四句偈都未曾寫過。任何人若能傳講、聽聞、修持,其所獲之加持力則特別殊勝,並超勝其他法門,且迅疾就能降臨;不類某些法門那樣傳承遙遠,加持緩慢。尤其是在七世以內,我所傳留之法要,其加持力定會代代增上、日漸強大。現今我將所有法要一併交予格薩爾護法神守護,一切修持此等法門者,風馬吉利及福德定會增上,種種違緣與魔眾均無有任何乘虛而入之機緣。沃薩侍者多年來一直一心一意承侍我,以此因緣,他將會獲取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成就。我今日所言者皆非安慰之虛詞,實乃真實不虛。過去未曾如是明示,只因俗語皆雲‘說實話者無人信,言妄語者眾人聽。’如今之時代可謂愚癡之眾遍滿整個國土大地,多有女人侵奪僧眾戒律,令其失壞戒體,而佛法也漸趨隱沒。當此之時,若毫無保留地廣述自己生平,只能成為引誘眾人妄加誹謗之因,除此之外並無些許實際利益,故我才一直緘口不語。此時面臨壽終之際,一見汝等便不由令我心生悲憫,況我此時亦不可能再妄稱自己獲得上人法,因此才向諸位稍稍透露一線天機。”

  摧毀蘊魔之象徵:藏曆四月二十九日,當日空中現出紅光等光幕,尊者以大圓滿心性休息之姿式將色身融入法界、示現涅槃,暫時於共同說法眾生前不再現身。

  摧毀天子魔之象徵:舉行荼毗大典時,麥彭仁波切之心、眼、舌聚於一處,且化成精美佛像,此亦說明他在世時已圓滿修成生起次第;火化後遺留下無數芥子般大小之舍利,遍滿其平日所居屋舍內外,此則為其圓滿次第修成之究竟相;尤其是當時在現場橫空現出五色彩虹般絢爛、美妙之光,橫、豎、圓、文字相等無數千姿百態之光芒遍滿大片虛空;他尚為有緣者夏熱等人留下五種金剛舍利,內中一舍利在具信心者悉心供養後,竟生出數十子舍利,此種舍利我本人亦現量目睹過;於其圓寂時,東方虛空傳來嘹亮動聽之聲音......凡此種種稀有難見之成就瑞相,一一都在昭示他已於本淨法盡界中獲本地解脫。以無勤密法之教證推測,此等吉瑞徵兆表明他決定已獲正等覺之佛果,故此處不再浪費筆墨鋪陳。

  第九“如幻術般神變殊勝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獲時間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二)、獲幻變刹土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三)獲心智幻變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

  (一)、獲時間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

  於三惡趣中數劫感受苦痛之眾生,他能將其承受痛苦之時日縮至一刹那,使其獲得大樂,自己多生累劫勤積之資糧也於刹那間得以圓滿,他即如是圓滿資糧、成熟眾生、清淨罪障。而對享受安樂之眾生而言,他又能將其感受安樂之刹那瞬間延續成數劫之長,使其各個心滿意足。他自己又可於一刹那間幻變出無數化身,在無數眾生前宣講如大海般之妙法,需數劫行持之事業於短暫時日內即可圓滿。

  (二)獲幻變刹土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

  他能將無量無邊之刹土收攝於一微塵內而利益眾生,又能在一微塵上積聚清淨、不清淨之無數刹土。他以自身幻變出無窮幻化身,對無盡眾生賜以安慰、利樂,並令其皆獲究竟解脫。

  (三)獲心智幻變自在而精勤利益眾生

  他就如能使凡與之接觸之鋼鐵傾刻間就變成黃金之點金劑一般,將眾生種種染汙分別念轉變而為本來真實義之智慧,並獲法身王位。

  第十“如法界無生般印藏大德事業總匯之三故事”又可分三:(一)、圓滿具足印藏諸智者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二)、圓滿具足印藏諸大成就者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三)、圓滿具足印藏諸善知識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

  (一)、圓滿具足印藏諸智者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

  印度聖地二勝六莊嚴(二勝,謂精通佛教最勝根本即戒律學的兩大論師釋迦光和功德光;六莊嚴,謂龍樹、聖天、無著、世親、陳那和法稱。)以及雪域藏地全知榮索巴、三大文殊之化身(無垢光尊者、薩迦班智達、宗喀巴大師),諸如此類之聖者,若將他們所擁有之全部功德事業彙聚一處而為嚴飾,即可看出尊者之生平功業。凡拜讀過他所造論典之人,很容易就能了達此點。

  (二)、圓滿具足印藏諸大成就者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

  若將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藏地蓮花生大師二十五大弟子;帕單巴;覺囊派全知大師;華丹香巴;大成就者鄔金巴覺等聖者之生平事蹟彙集一處,我們就會發現,若能詳細了知尊者之生平傳記就會很容易地得出結論:他圓滿具足以上大成就者所擁有之一切事業功績。

  (三)、圓滿具足印藏諸善知識傳記中所宣講之事蹟

  通過瞭解尊者之生平,眾人應能發覺:佛法于印度之七代付法藏師(傳承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最初七代祖師:飲光、慶喜、麻衣、小護、有愧、黑色和大善見。)、藏地阿底峽尊者及其心傳弟子、米拉日巴等眾多殊勝修行者之事業,他同時圓滿聚足。

  第十一“如勝幢寶頂般至高無上之二故事”是指:三界眾生唯一怙主麥彭仁波切實為浩瀚法門中一切寂靜、忿怒本尊壇城之來源,諸寂忿本尊皆從尊者之本體中顯現,然後又融入尊者本體,接著再於有緣眾生前顯現。他能於有緣之說法眾生前示現種種化身,乃因其與諸佛世尊之智慧已無有絲毫差別故。

  第二,八十隨好般不共故事,主要宣說者乃為他所具足之佛法、世間法之圓滿功德,此等德相為其所化眾生之共同所見處。如欲廣知,當在其他論典中再作闡述。

  本人自幼即對麥彭仁波切具不共信心,為此常到眾智者及年長者面前向其詢問有關尊者之生平故事,並一一記錄下來。但因他美名早已傳遍四方,故而人人心中、口中都有各自所銘記之不同故事。凡與其他大成就者事蹟相同之部分,或言之無據者,在此略傳中均未提及一字。另有喇拉曲治仁波切親口所述之精彩故事,索朗日欽親聆過後又曾講述與我。不過因我當時年歲尚小,故有些內容至今已無法憶及,因此本文也未採用此部分之內容。所有于此處宣說之事蹟皆有可靠依據,完全真實可信。

  乙、何人祈禱:

  具備精進、信心、智慧者,並且欲學習掌握甚深光明大圓滿、吉祥時輪金剛法門之人則為本法門之祈禱者。

  丙、以何作祈禱:

  “覺空文殊童子加持力,智慧界中解開八辯才,具足教證如海之法藏,安茲達本匝雅前祈禱。”以此偈頒祈禱即可。此偈文意為:從外相而言,覺空文殊童子是指具足相好之文殊童子像,其頭頂上戴有五佛冠;從內意言之,此處之覺空文殊童子是謂依風脈明點次第實修,最後所顯現之真實義之十六相;從秘密意來說,是謂依本來清淨與任運自成相結合而現前四相智慧。

  辯才等八藏依《廣大遊舞經》所雲即為:“無可言說乃意念藏,以心取捨為智慧藏,了達經意是證悟藏,聞已受持陀羅尼藏。善說滿願即辯才藏,護持正法名妙法藏,三寶永續菩提心藏,得無生法忍修行藏。”此即為八藏。

  教法是指三藏,以講說、聽聞而獲取;證法即指戒、定、慧三學,依憑實修而獲得。

  總之,尊者已完全具足智慧、淨戒、善良、成就等稀有功德,此處已通過偈頌如實宣說。

  丁、祈禱方法:

  初以實修閉氣四釘之教言而祈禱,中以六支加行(佛教密乘時輪金剛圓滿次第修煉氣息時,於所緣境上進行的收攝、禪定、運氣、持風、隨念和三魔地。)而祈禱,後以本來清淨及任運自成融合為一而入定之方式祈禱。

  戊、祈禱所具功德:

  向大成就者全知麥彭仁波切祈禱,能令祈禱者暫時具足人天七功德(上種七財:種姓高貴、形色端嚴、長壽、無病、緣分優異、財勢富足和智慧廣大七種圓滿),並獲息、增、懷、誅四種事業自在,最後則使所有祈禱者皆現前四身五智。

  此傳記之後面部分非常簡略,無法滿足諸勸請者之願望。不過因今日已將紙張用罄,故而只能略述而已。

  以此造論之善根,回向遍天諸有情,

  願獲六十離熟德,並具廿七勝事業。

  由具信等功德所嚴蝕之德相尊者委託兩法師再三勸請,拉香嘎(法王晉美彭措)即於第十六勝生周年木蛇年吉祥日圓滿撰著此論,願依此摧毀一切障礙弘法利生之災難。

  願增吉祥

              譯竟于成都文殊慧光室

              西元二○○二年五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