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寂複魂師地獄遊記(14)仲巴羅珠桑布

Share

一條很大的山谷中,掛著彩虹的華蓋,堆放著大量經卷,一千盞油燈閃閃發光,日月閃著美麗的光環,自然生長的香稻穀鬱鬱蔥蔥,還有甘露的泉眼。一個身披袈裟的僧人,手拿經卷在那裡念誦,救度了上千眾生安置到解脫道。觀世音菩薩說:“那是法稱大師。”

 

一個瑜伽士被上千瑜伽士圍繞著,他們都在祈禱和呼喚上師,同時度走上萬人進入解脫道。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大成就瑜伽士釋迦仁欽。”

 

又來了一個瑜伽士,一邊念誦《文武百尊》裡的《永斷輪回經》一邊度走上億人。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噶當巴·德協大師。”

 

到了一個遼闊的平原,一個女子身上捆著兩條鐵鍊,被山羊頭獄卒和綿羊頭獄卒押著。突然,天空傳來六字真言的聲音,六字中“呢”生出一道綁腿帶那麼大的光,卷走了女子。觀世音菩薩說:“這女子在世間,宰殺了一隻山羊和一隻綿羊,為了清除這個罪過,她獻給大禪師兩根綁腿帶,因為這個功德,她今天得救了。”我想到連一雙綁腿帶都有如此大的功德,心中很是高興,便唱了一首歌:

 

南無大悲佛子

善惡不淆清清楚楚真稀奇

心性本是明空法身

卻還阻止念頭真稀奇

明分本是報身

卻還固執幻相真稀奇

諸相原是化身

卻還阻止放逸真稀奇

本性本淨明空未斷

卻說不能念住真稀奇

顯空本是無別

卻要執著境與對境真神奇

憶念本無間斷

卻又執著執與對執真神奇

諸相本是一味

個體本是分別

卻顯空無別本性為一真神奇

無別乃是一味

卻要分別感受哭樂真神奇

等定本無二

因果報應不虛真神奇

諸相本是法性嬉戲

卻稱類智真神奇

心性本質是光芒

卻稱放逸真神奇

境與對境無二是自明

止觀分別真神奇

大悲佛子前祈禱

 

唱罷,看見一個戴金耳環的瑜伽士,領著上萬人向一條白色的路走去。觀世音菩薩說:“這是印度的大成就者瑪哈卓格。”

 

又,一位瑜伽士牽著一條白色的山羊過來,同時領著上千人走向一條深藍色的路。觀世音菩薩說:“這是多登智美沃色。”

 

我來到大海邊,看見一個僧人身上捆著九條鐵鍊,渴得口中冒火,鼻子冒煙,所有的毛孔裡燃燒著火焰。當大海的水滴落入他的口中時,水滴馬上變成烊銅水沸騰起來。觀世音菩薩說:“這僧人在世時,有一個很富有的姑姑,僧人阻止姑姑把財產用到行善方面,所以遭此異熟果報應。”

 

一片無際的平原上,有一位身穿著袈裟和法裙的上師,雙手作傳法印,頭頂有一千個華蓋在同時旋轉,四周有四個小僧在給他獻供。。他引度上億人進入解脫道。觀世音菩薩說:“這位瑜伽士是噶陀寺的南卡巴瓦。”

 

途中有兩個修持六字真言為本尊的僧人,用一張氆氌氈布卷走了一位老太太。觀世音菩薩說:“這是老太太在世時供養兩位僧人一張氆氌布的功德。”之後一位戴硨磲耳環的瑜伽士,把數億的眾生引入一條白色的道。觀世音菩薩說:“他是帕喇嘛·西欽。”

 

一株荊刺旁,用八條鐵鍊拴著一條狗,這只狗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寄居著粉塵般無數的蟲子,嘴裡沸騰烊銅水。觀世音菩薩說:“在世時,它是一個富人家的女僕,作水供時捨不得用水,所以受此報應。”

 

一顆巨大的鐵樹下,是一片廣闊的大地,熾熱的煨火坑裡,有無法計數的眾生在受苦。觀世音菩薩說:“這些人盜用了佛殿金頂上的黃金。”

 

一片亂石崗上,一個人的頭被夾在兩個磐石中間。觀世音菩薩說:“他在世時,偷了六字真言水輪的鐵軸,所以遭受這個果報。”

 

繼續往前走,我來到一座蓮花宮殿,八位空行母和上千比丘圍繞著一位瑜伽士,向他獻花,瑜伽士手持寶瓶在給他的這些眷眾灌頂,同時度化萬萬人走向解脫路。觀世音菩薩說:“他是饒崗米·嘎西法閻王。”

 

另一處,無數的人被擠壓在磐石中間。觀世音菩薩說:“他們在世時,把蝨子和跳蚤壓在指甲中間擠死,所以要受這樣的異熟果報。”

 

數不清的人在煨火坑裡掙扎不休。觀世音菩薩說:“這些人在世間,把蝨子和跳蚤丟進火裡燒死,所以受此果報。”

 

一位瑜伽士引領上千人走向一條白色的路。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圓寂複魂師羅珠絨博。”

 

另外還看見許多盲人。觀世音菩薩說:“這些人在世時,拿供養的糌粑就著薈供的肉吃,或者在不乾淨的容器裡供養,或者用沒有擦拭的燈具供油燈,或者缺乏清淨信心。”

 

一位空行母雙手捧著酥油燈,油燈的光芒強烈得象日月的光芒,驅散了寒冷地獄的所有痛苦,燈芯卻成為指引眾生進入解脫的燈塔,酥油汁成了解除眾生饑渴的甘露,燈具則成了菩薩的無量宮殿。空行母的胸口有一個白色的“卐”字在向右旋轉,引度無數的眾生走向解脫路。觀世音菩薩說:“那是然古女子雍仲耶喜,般若佛母的化身。”

 

路上有一個苯波僧在念《橋秋經》,帶領上千人走向白色的路。觀世音菩薩說:“那是瑪丹·拉日寧波。”

 

我來到一大堆鋼管旁,數不清的人艱難地從管子裡穿來穿去。觀世音菩薩說:“那些人在世間做頂禮時五體不投地,所以有此果報。”

 

一個瑜伽士口誦《二十一度母讚頌經》,度走上千人。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噶陀寺的宗丹法王。”

 

途中,數不清的人被利劍砍割後燉煮,煮燉後拿出來放在鐵臼裡砸碎。觀世音菩薩說:“這是他們在世間食肉的果報。”

 

有許多人落在煨火坑裡,全身的皮膚被燙得焦爛,獄卒用利劍從背後砍殺他們,使他們遭受粉身碎骨的劇痛。觀世音菩薩說:“這是他們在世間時開荒墾地的報應。”

 

一個苯波師被獄卒們押著,身上綁著八條鐵鍊,每一個毛孔都插上了上億的利器,咒師一路上都在痛苦地慘叫著。觀世音菩薩說:“此人在世間,給許多人放咒施惑,搶奪僧人,誹謗如來,說佛教是偽法而燒毀許多佛經,或棄於街巷,丟入河水,誹謗如來身,所以要受此果報。”

 

後面來了一個身穿帶袖大氅、頭戴花帽、手持鉞刀和盛血顱器的瑜伽士,他口誦勝樂金剛心咒,引導上億眾生走向一條白色的路。觀世音菩薩說:“這瑜伽士是措可·塔巴瓦大師。”

 

一個人,頭上長著巨大的松樹,他頂不住松樹的重量,苦不堪言。觀世音菩薩說:“這人在受持八關齋戒期間,去轉經,路上衣服被樹枝掛住,他氣得折斷了樹枝,因為嗔恨的業因,今日受此果報。”

 

我走在燒鐵大地上,進入到一間屋子,看見數不清的人被獄卒毆打和撕裂,毆打時發出的聲音像撞擊的鐵器,眾生在慘烈地哭叫。門內五毒火在劇烈地燃燒,我坐在門內,眼看著他們無可思議的疼痛,覺得很可憐。牛頭獄卒阿瓦饒恰,右手揚起天鐵寶劍,左手拿著鐵鉤,身上的利器如雨點般降落。當他跨進門裡的那一刻,我並未安住於空性禪定,所以當場就嚇得昏死過去了。

 

醒來時,牛頭獄卒在叫:“你是誰?這裡是眾生昏厥的地方,連佛也會感到恐懼,你難道不怕嗎?”

 

我回答:“我是無所畏懼的人。”

 

牛頭獄卒又說:“你為何不怕?唱唱其中緣由。”

 

我唱到:

 

南無上師

大悲佛子前祈禱

牛頭獄卒阿瓦饒恰你聽著

我不懂優美的詩韻和意韻

也不敢違背你地獄死卒的命令

但是在無際的天空中

鳥中之王大鵬

豈能懼怕任何鳥兒

在那潔白的雪山頂上

獸中之王雄獅

豈能懼怕任何野獸

在南天密集的雲霧裡

旁生之王青龍

豈能懼怕任何旁生

在八瓣蓮花寶座上

千輪法王

豈能懼怕他的群臣

證悟無二妙法的瑜伽士我

豈能懼怕二執之敵

覺悟法性的瑜伽士我

豈能懼怕有相之敵

覺悟自然智慧的瑜伽士我

豈能懼怕五毒之敵

覺悟無境自明的瑜伽士我

豈能懼怕閻王之敵

結合佛法的八偈

獻給你地獄的獄卒

 

我剛唱完,牛頭獄卒就揚起寶劍向我砍來,砍在我的身上,我只感覺到羽毛拂身般的分量。

 

牛頭獄卒說:“你說你不怕,看來是真的。”

 

我重新走進門內,看見一位老太太被數不清的鐵鍊五花八門地捆著,毛孔裡煙霧繚繞,同樣插著數不清的利器,還有一塊山丘那麼大的藍色磐石壓在她的身上。渴了她就喝沸騰的烊銅水,餓了她就吃烊銅水炒麵團,口中還不停地說:“嗚呼嗚呼多恐怖,嗚呼嗚呼多痛苦,嗚呼嗚呼多可悲,嗚呼嗚呼多淒涼。”

 

我問牛頭等上千名在場的獄卒:“閻王的大臣們,你們對這老太太沒有慈悲嗎?你們獄卒是不是沒有慈悲心啊?”

 

眾獄卒哈哈大笑,說:“瑜伽士你是不知道,我們獄卒不是沒有慈悲,我們也有慈悲。我們讓行善者解脫,我們讓作惡者受罰。但是業本身的性質使然,作惡者會自行墮入無間地獄等十八層地獄,如山間滾石,擋也擋不住。而行善的人,如公鹿上山,即使你吆喝它下山,它也會奮力向上。行善者,你即使強行帶他入地獄,他也會自然解脫,走向善趣。這個老太太是自作孽,業果只能成熟在自己身上,但絕不會成熟到別人身上。善業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可以去做。現在,這個老太太還有罪可受。”

 

我問牛頭獄卒:“這老太太犯了什麼罪?”

 

牛頭獄卒說:“在世間,這個老太太施毒給米拉日巴大師。她身上壓著的藍色磐石,是她投毒時得到的報酬——一塊綠松石。她身邊喝烊銅水的天鵝,就是那個指使她施喂毒的人。”

我問:“這老太太有解脫嗎?”

獄卒說:“沒有解脫。”

我又問:“這老太太能解脫嗎?”

獄卒說:“能解脫。門口那塊高有上千由旬(注:大約13000公里),寬有上千由旬(注:大約13000公里),長有上千由旬(注:大約13000公里)的烊銅磐石,什麼時候磐石被消磨烏有,什麼時候便能解脫。”

 

途中,一位空行母引領上千人走進白色的路。觀世音菩薩說:“她是瑪姬拉准。”

 

又到了一個空大的山谷中,有幾個在家男女饑渴交迫,痛苦的叫聲不迭。有七個瑜伽士唱著六字真言走來,一個女子拉住瑜伽士的衣角請求施捨,七位瑜伽士每人給了她一小塊糌粑。那女子拿著糌粑塊走過來,遇到一個老太太求乞討,她給了老太太一塊,老太太吃到嘴裡,馬上變成滾燙的烊銅水。她又給了兩個男孩一塊,到男孩的嘴裡也變成了烊銅水。她給女孩一小塊,到女孩嘴裡變成了碎草。我想那是為什麼呢?觀世音菩薩說:“在世間,他們五個是一家人。某日出門耕地。那女子返回家中取食物時,遇到七個瑜伽士化緣,她給瑜伽士們吃了齋飯。所以今天七個瑜伽士給她施捨炒麵團。到老太太嘴裡變成了烊銅水,是因為老太太曾罵‘讓瑜伽士口中的食物變成烊銅水’。男孩嘴裡的食物變成煨火,是因為他罵‘讓瑜伽士口中的食物變成煨火’。女孩嘴裡的食物變成碎草,也是因為她罵‘讓瑜伽士口中的食物變成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