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万遍请救我,不如念一遍请吃我!--施身法的故事

Share

终南山是特别好的一个修行地方,这个故事很好,有很多值得修行人琢磨的地方,特别推荐。

终南以千百年来闭关隐逸的茅棚文化,吸引了数不清的修道者,其中有禅宗圣僧有丹功高道也有喇嘛师父,使得终南修行风气清静纯粹,所以像惭愧这样迷恋修行的娃娃,都是很想去终南,因为那里有安抚心灵的恩师。

这则故事是听曾住喇嘛洞的喇嘛师父讲述的,这位喇嘛师父远从川藏而来,奉上师观察缘起,来到终南山住山修密。在这期间住了两个地方,其中一处就是喇嘛洞。这处地名已不知何时何缘故起的,但中国地名大多就是直译,肯定是跟以前在此闭关的喇嘛师父有关的。

这位师父住在喇嘛洞修密期间,认识了住在他不远处的一位汉喇嘛。汉喇嘛就是汉族出家的藏传佛教僧人,俩人同是密宗,自然很亲切,生活上互相照顾着,藏族师父刚来住山,对于内地的天气还不是很适应,有时就闹点头疼发烧的小病,汉喇嘛师父就给他找草药治疗。俩人关系很好,但是密宗戒律是很保密的,当初发过誓言,所以对于各自修的法,互相也从不多问。

密宗的法门很多,因为要对治众生各种习气。藏喇嘛修的是普巴橛,类似禅密的秽迹金刚杵,这个法修好了威力很大,降服非人降服灾害甚至有祖师用普巴橛劈开大山,这位师父就是每天修这个法的,也很有效验,山民遇见有邪病啥的,喇嘛师父用橛一加持,邪魔就吓得不得了,马上就恢复正常了。而汉喇嘛修的是一种密宗里边也很特殊,甚至知道的不多的一种法--施身法。这种法传说是达摩祖师传到藏区的,在西藏叫当巴桑杰,唐卡上的祖师像看着也很像达摩祖师,大胡子番僧打扮。这个法的要义呢,也是般若空的实际修证,其中的道歌也很像禅诗,修行人的行径很像头陀。所以现在了解这个法的人多了,很多人就认为,达摩祖师应机在内地传了禅宗的见性法,又去西藏传了禅宗的现实修法。

施身法又叫古萨里,意思是流浪乞丐或者实修者。要求修这个法的行者,在灌顶后,要舍弃一切去流浪,最开始要闭关修到起效后,去做三个一百零八的修法,行者要放弃一切圣本尊的观修,舍弃一切护身符之类的东西,孑然一身。第一步,是选择一百零八处水源,每处最多七日去修,叫一百零八泉。第二步,是选择一百零八处大型坟地乱葬岗闹鬼的紧地去修,每处最多七日。(紧地就是灵异之地)。第三步,是选择一八零八处险地悬崖危桥等等极易出危险的地方去修,也是最多每处七天。完成这三个一百零八后,才具有决巴这个称号,(施身法又叫断法,断一切生死烦恼!行者叫决巴,决就是断的意思)。修行时的法器非常特殊,刚隆——骨笛,用去世的修法人的腿骨做的笛子,骨笛吹起来发出非常凄厉恐怖的声音,那是告诉你苦空无常,这笛子曾经是行走在地面上的一个人!笛子还在,人哪去了,当初的是非恩怨哪去了?茶玛如——手鼓,有的使用去世的修法人的天灵盖做的,坐具用狰狞的兽皮,还有一个帽子叫做熊帽,是遮挡眼睛不要吓住非人。光是这些东西和地方,就很恐怖了。所以很少有人能修好这个法。

这个修法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快速断我执,我执这玩意儿最顽固,不然怎么导致你生生轮回呢,很多时候,我执都带上各种面具,所以自己就跟自己拉很多客观,找很多理由给自己骗。但是在恐惧极端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执最明显。开车的司机或者交警会知道,为何副驾驶那个位置最危险,在车要出事的时候,司机都是本能的往左而撞副驾驶位置,那个就是我执在极度恐惧时暴露出来了。当你背后突然发生恐怖事情,人都会极其快速的下蹲,这个也是。而这个修法就是主动的找极其恐怖的人事物,比如哪个地方闹鬼啊,哪个地方多发事故地段啦,哪个地方鬼神很有禁忌啦,就去那里惹上事情来修。在那恐怖来临一刻觉悟无我本性,斩断我执,超越轮回。所以修此法能够当生成就胜果,现实里有极其稳定的定力。
很多法大部分对于恐怖和灾害,都是采取降服或者祈求的心态,这个是最多的,但是对于很多怨恨极大的冤家债主,对于及其巨大的业障,是不会就这么简单原谅和化解的。所以也就有很多修行人,用了很多办法修过后,业障依然,烦恼违缘涛声依旧,怎么办呢?最后还有这个施身法可以把一切化为空性。生命中存在很多正面的和负面的能量,来作用我们的身心际遇。我们一般都是采用对立的矛盾的方式去解决,也包括了很多的修法,冤家想吃你,而你拼命抵抗,终无宁日。所以有的就不能转变凑效,从根本解决。施身法里就有一句名言:念一万遍请救我,不如念一遍请吃我!振聋发聩,可能有人觉得不对,但是本来无我这是佛法精髓,无我有谁去死呢?有谁被吃呢?怕的是什么?还是那个(我),但是对不起,那个我是假的,梦观法和中阴救度里都有个方法,就是当恐怖来临时,你不要跑,你要认清无我的本性,一切现象都是幻化都是假的,恐怖来了,你不仅不跑,你迎头向前,你会发现,恐怖穿过了你的身体,就像任何事情都没发生,空气穿过了空气,而当你认假作真,那么梦里就会被吓醒,醒来发现只是梦,而梦里自己当真了,生死里你当真,就被无常大鬼,牛头马面,小链子锁到鬼门关去了。古德开悟说:你若无心我便休,心灭种种法灭!

 

这位汉喇嘛师父就是修古萨里施身法的行者,经过了很多地方,孑然一身当时就和藏喇嘛师父相邻而居。据说曾在一个日军侵华期间很大的乱葬岗修法,当时深夜静寂中,刺耳的骨笛召唤来了很多的非人,师父眼前看的及其真切,这个不同于梦里或者眼功看到,是及其真切,就跟现实一样的真,这些非人很恐怖,都保留着死时的样貌,无头的半个头的手里拿着头的,脑浆子流着,肚子上大窟窿的,肠子耷拉着,还蠕动,妇女肚子豁开满脸是血,肚子里婴儿缠着脐带掉在妇女脚下拉拉着。。。那个场景里,伴随着呜咽凄厉的鬼号,用像爪子样干枯的手,抓扯着师父,用牙床露在嘴外的牙齿,撕咬着,有的用手里自己的脑浆子往师父头上浇。。。那景象,那触感,那味觉,一切一切都是真的一样,我们做梦还吓得出汗大哭呢何况这样真实的恐怖!但师父知道这些就是自己多生多世所结冤家债主和这当地的屈死冤魂,这些就是负面的能量,其实也是来源于自己无量劫内心阴暗面的投影,当下他没有恐惧,努力提起已经熟练的体悟,了知本性无一物,一切皆是心法投影,如幻如梦,即使真切到极点,跟现实一般无二,纵然如此,就连现实也是幻梦假和,所以他一心唱起咒语,摇起法器,吹响骨号,心里观想把自己的肉身化为甘露,尽所能的供养这些心中被怨结缠缚的心灵,不做抵抗和降服,请吃我!随着观想,猛然发声:吽!一瞬间所有的所有,猛然没了,自己也猛然清醒,比以往更加的清醒。像这样的经历师父有很多,真的是无挂碍则无有恐怖!

而最为不可思议的有两件事,也是汉喇嘛修行升华的真实写照。有一天藏喇嘛晚上挑水,远远的偶然看见有两个身影向汉喇嘛茅棚跑去,这山上晚上安静极了,从来没有过人。这是什么呢?人还是非人?藏汉关系很好,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喇嘛师父拿起金刚橛就跟过去了,前边两个人影忽忽的跑,没有注意到喇嘛师父跟在后边,这俩人果然是去了汉喇嘛茅棚,走到离茅棚不远处一个大石头后边,蹲下隐藏。藏师父就也藏身在一个隐蔽角落,远远观察,发现这是俩真的人不是非人,身着很奇怪的衣服。只见这俩人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样的东西,迅速挖坑埋在大石头下边,然后很快俩人从大石头往上爬,像壁虎一样消失在黑影里了。藏喇嘛很奇怪,但又解释不清,就等了一会,没有动静了,来到汉师父茅棚,夜不闭户所以没有锁,他慢慢的没有动静,进入了茅棚。汉师父睡下了,他就轻轻拍醒了汉师父,小声对他讲了刚才的见闻。汉师父听了后,也很奇怪想不清楚是什么事。那怎么办呢?于是就在子时修起了施身法,藏师父做护法帮助,骨号刺耳的声音,召请来了许多的非人众生,与以往不同处是来了一群,披着斗篷遮住颜面的高大非人,瘦高瘦高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师父面前,在当时师父的境界里,比我文字描述的更加真实立体,那些斗篷扑来时,一股血腥之气直冲脑仁子,定睛一看,原来那斗篷都是风干的人皮,人皮上的脑袋就抗在高个非人的肩膀上边,人皮的头发枯涩如乱草随风飘着,师父那么强的定力,差点还被那血腥气味一下冲晕,还没来得及调整,张嘴念咒的瞬间,几个前边的斗篷人,黑斗篷里边伸出像鹰爪一样的手,黑乎乎干巴巴的手,就向师父脸上抓去,一下剧痛无比,眼睛鼻子血浆崩流,液体流在师父刚张开的嘴里,咸乎乎的滋味,一块盈盈的东西卡住了喉咙,师父一感觉,那是自己的眼珠子,瞬间无比巨大的恐怖和疼痛,充斥了师父整个的身心世界,那时的他,平时定力这么稳定,但是遇见如此恐怖的冤家非人,竟然想吐出卡在喉咙的眼珠子,因为卡的他快窒息而死了,浑身都抽搐,这一动念,坏了!斗篷忽然变成一股黑风,像龙卷风似地围住师父天旋地转,师父在里边五脏翻滚,内脏的粘液一起涌上心头,酸苦滋味五内具焚,就想把心脏都吐出来,难受的真的受不了。这时在这无比的恐怖和痛苦里,藏师父在旁边坐着,只看到汉师父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脸色越来越白,好像人要窒息死亡的样子,这下藏师父也出汗了,用引磬叫他出定也不管用,突然他想起汉师父是修施身法的行者,平素修习的施身法只要提起来,一切都会化空,就在汉师父耳边大叫:请吃我!请吃我!。。。境界中的汉师父猛然听到,远处传来骨号的凄厉声,猛然提起了正念,当下体悟了真实的,无我本性,照见了五蕴皆空!唱起了道歌,观想以我执最宝贵的身体,化为甘露,供养这些想对自己伤害的邪恶非人,这下非人们感化了,都跪在师父前面,禀告了来龙去脉,原来是有两位修一种邪门法术的兄弟俩,发现汉师父所居茅棚是不可多得的修法宝地,就以法力派这些邪魔来杀害汉师父,最低也要赶他滚蛋,而这些斗篷人,都是生前习练邪术被邪魔摄受的魔鬼,如果用降服来对抗,那么这些邪魔总会跟你斗个两败俱伤,永无结束。没想到师父在那样的痛苦恐怖下,还能够如释迦佛那样布施自身,切断了我执而真实利他,真的融化了这些邪魔的怨结与邪见,当下师父微笑,随着一声:吽!一切瞬间化为乌有,四生九有,同登华藏玄门,八难三途,共入毗卢性海,师父出定了,毫发无伤,一点不适也没有,还是坐的好好的,一切都如故,就像没有发生过。。。

藏汉俩师父正在谈论刚才的事情,忽然听见山上边传来痛苦的哀号,虽然没看到人,但师父们知道是那俩人被护法神拿去了法力,就像是龙刮麟一样的痛苦。汉师父那么慈悲,就合掌对空中讲,放过他俩只取法力不伤生,后来据说俩人失去法力后,也回心向善皈依佛法念佛忏罪了,真是皆大欢喜!

汉师父住的茅棚,本来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风水宝地,不仅不是宝地以前还时常有师父住着遇鬼,所以很多师父住不了,汉师父在此修了很久,从此也不闹鬼反而成了宝地,这正是境由心转啊!

经历了这件恐怖痛苦至极的事件后,汉师父更加勤精进修行了,知道我执之顽固与可怕,努力彻底的斩断我执。定中境界再也不会起心动念,上那我执面具的当。但是另一件事,才使汉师父真实大彻大悟了。

山下有很多村庄,那里也有很多信佛的居士,对于汉师父的般若施身法,许多人也是钦佩之至,很多居士就每月上山来供养些吃喝用品,有的一来还要小住几天。有一次,山下一个居士抗一袋米和他儿子还有一只大狼狗,上来供养俩师父,晚上没走,就住在茅棚里,这居士很虔诚,修净土的,念佛后就睡觉了。可是他那儿子是个毛头小子,十七八岁正是讨人嫌的年纪。晚上太静了,以至于这个年轻人,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孩子就听见隔壁屋子,师父还在喃喃念诵。这孩子也了解一点关于师父的事情,知道他是修施身法的,但是心里还是很好奇,不是怎么相信。于是这孩子就突发奇想了。出去把狗找来,给狗身穿上了自己的白背心,用绳子捆在狗身上,领着狗就偷偷的打开师父的门,黑更半夜的,狗可不知道主人要干嘛,正纳闷呢,突然这孩子就伸手一推,迅速关门,就把狗扔师父屋里了。这孩子就在门外听,师父喃喃念咒修法,没有灯光(关键是没电),狗呢,突然被人一下扔进了漆黑的地方,本能的就嗷嗷的,往有气息的地方扑咬过去,师父正修法呢,经过了上次的考验,定力很纯熟稳定了,本性一点没动,还是本来无我,就看见一个黑白相间的怪物,向自己扑来,师父就猛的一声:吽!你猜怎么着!正扑来的狗,忽然的,消失了,四面八方上下四维,无影无踪了!声音呢也嘎然消失!这时这孩子猛一害怕,就叫嚷起来,他以为是人狗必有死伤呢,吓得就叫出声了,老居士也听见,打着手电赶快来了,师父也连忙出定点着了蜡烛。

那孩子进来一看,师父没什么异样,而狗不翼而飞了,屋子很小也很封闭,没有角落可藏。吓得他是浑身哆嗦,汗毛直竖,他爹就问他咋的了,惊恐万分的他就讲了,自己用狗吓唬师父呢,谁知道狗突然消失了,他爹一听也是吓得腿肚子转筋,连忙给师父磕头赔不是,这时师父一听:也惊了一下:那狗是真狗啊!一动念,忽然间,面前就出现刚才那只狗在半空就猛扑过来,上去胳膊上就一口,隔着衣服都流血了,但是此刻师父忽然悟了!他哈哈大笑,发自内心的笑声,回荡在静夜的山谷。。。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是真的,是实实在在的!

狗落在地上,被主人呵斥住了,但是狗狗也是一脸疑惑,心说我咋咬人了呢?师父简单包扎了下,还给狗念了忏悔,狗估计也能以此因缘而解脱了。

万法空性大无边,本来无我起万缘,色空不二真法界,众生同上般若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