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明昆大长老

Share

智慧,是透视诸法之共相与特相的心所。智慧的特相,是透视诸法之实相,或是毫无错误地观照目标的共相与特相,有如一个熟练的射手一箭即射中目标。

智慧的作用,有如黑暗中的灯光一般,照明其目标。智慧的现起,是不混乱,有如向导为迷失在森林中的旅人引路。智慧的近因,是禅定力或四圣谛。

对于智慧,我们应当如下思维:如果没有智慧,布施、持戒、出离、真实、忍辱、决意等德行,就不会变得清净,也不能够执行各自的作用。

有如失去生命的身体,即会失去光泽,缺乏智慧也不能执行种种的功能。又如没有了心,诸根就不能在各自的范围之内执行其作用。

同样地,如果没有智慧,信根、念根、精进根、定根,以及其他的诸根,就不能执行它们各自的作用。

智慧是修其它巴拉密善业的主因,因为当慧眼开启时,伟大的菩萨甚至会毫不赞扬自己及贬低他人地,舍弃自己的肢体与生命。

就有如药树贤者一般,他能毫无分别心地布施自己的身体器官,而在付出肢体之前、在当时与之后三时,他都充满着喜悦。

通过智慧,在运用善巧方法为他人谋福利之后,我们作出的布施、持戒、禅修、舍离、精进、真实、忍辱等善业,能够达到巴拉密资粮的层次。

若缺乏智慧,而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作出的布施、持戒、禅修、舍离、精进、真实、忍辱等善业,就好像是在寻求有回报的投资。

再者,如果没有智慧,戒律就斩不断渴爱、嗔恚等烦恼,因此不能达到戒德的清净,不能作为获得更高证悟成就的基础。

只有具足智慧的智者,才能很清楚地看透在家生活、世间欲乐与生死轮回的厄难,以及看清楚出家梵行、证得禅那及证悟涅盘的利益。

所以智者能够独自地出家梵行,培育禅那,趣向证悟涅盘及道果。若修行成就之后,智者还能帮助他人也获得这些成就。

缺乏智慧的精进力,并不能完成人们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因为激起它的方式是错误的。所以智者们说,完全不激起精进力,要比错误地注入精进来得好。

然而,若精进力能与智慧配合,再具备正确无误的修行方法,则没有任何修行之事是无法完成的。

再者,只有智者才能毫无嗔恨心地,忍受别人对他的粗鲁、冤枉、侮辱及虐待,愚痴的人是办不到这点的。

对于缺少智慧的人,别人对他的恶待,只会激使他更加烦躁与愤怒。然而对于智者,他能善用其忍辱的能力,以及令到忍辱的善业力量增长。

在如实地明了苦谛、集谛、道谛这三种圣谛,以及明了它们的因与对立法之后,智者们不会欺骗他人,不会欺骗世间,而只会说真实语。

对于已被授记的菩萨而言,只有在他证得佛果时才会直接地证悟第三灭圣谛——涅槃,即一切苦与轮回的止息。

同样地,在以慧力加强自己的智慧之后,智者们的决心、意志、毅力,形成了实践诸种善行、善业的不可动摇的决意。

只有智者,才能很善巧地提供一切福利给有情众生,而会毫不分别亲爱的人、中立者及敌人。只有运用智慧,我们才能中舍地面对世间的得失、起落等,而毫不受到它们的动摇。

因此,人们应当如上所述的思维智慧,认清它是清净一切善业之因。再者,我们必须如此地训诫自己:无慧就不会获得知见,而无知见就不可能成就戒。

缺少智慧与戒行的人,是不可能获得禅定的。而没有禅定的人,甚至连为自己带来福利也不能,更别说是崇高的提供给他人福利。

对于菩萨而言,他是通过慧力,而具足了智慧、真实、舍离与寂静这四种住处,得以运用布施、爱语、利行、同待这四摄法,去利益一切众生,并协助他们进入解脱道及使到他们的诸根成熟。

再者,通过慧力及观智,菩萨能够投入于分析蕴、处、界、名色等,透彻地依靠观智去觉照名色法生起与灭尽的过程,培育诸巴拉密至最高层次,而圆满了菩萨的行道。

批注《分别论》的《迷惑冰消》,举出了七种培育智慧的方法:一、不断地请教智者;二、保持身体与身外物清洁;三、保持五根平衡;

四、远离无慧之人;五、亲近智者;六、省思含有深奥之慧的法的本质;七、在行、立、坐、卧这四种威仪里,都倾向于培育智慧。

而《中部注》里提到,菩萨会在诸佛座下出家,清净自己的戒行、研究佛陀的教法、过着禅修的生活、以及培育观智直至行舍智,这是菩萨在成佛之前,所能够证得的最高智慧。

现在,佛陀的正法还住世于人间,这是提供给我们培育各层次观智的好机会,如果你想要修行菩萨道,你将有机会修习观禅至行舍智。

但如果你只想要修解脱道,获得生死轮回的尽快解脱;那么最低限度,你必须修行止禅与观禅,致力于在今生今世证得入流果,以便不会白费了已获得的难得人身,以及已遇到的稀有佛法。

由于智慧之光不能与愚痴之暗共存,修习智慧巴拉密的菩萨,会极力避免导致愚痴的原因。譬如对善法反感、怠惰、昏沉,以及没有正念地伸手、行动等,而精进地致力于获得更广泛的智慧,譬如修习各种禅定、神通智等。

根据巴利圣典,智慧可分为三种:一、闻所成慧;二、思所成慧;三、修所成慧。以下简介已被授记的菩萨,是如何修习这三种智慧。

一、闻所成慧:为了把闻所成慧带至成熟,菩萨会以方法善巧智为根基,而具有正念、精进与智慧地细心读、听、学、记、问和分析探讨,以培育闻所成慧。

闻所成慧的整体组合是:(一)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四圣谛、廿二根、十二因缘,由四念处等所组成的三十七菩提分,以及善恶等各种法的排式。

(二)无可责备、有助于为众生带来快乐与福利的世间知识。如此,菩萨培育了闻所成慧而成为智者,成就了自己,也为他人建立起智慧。

同样地,为了服务于众生,菩萨培育了可以即刻在当地找到适当方法的智慧——方法善巧智。运用这种智慧,菩萨有能力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明了有帮助的因素与导致破坏的因素。

二、思所成慧:菩萨通过深入地省察名色法、四圣谛、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廿二根、十二因缘、三十七菩提分等诸究竟法,以培育思所成慧。

具有正念、精进与智慧地细心读、听、学与记五蕴等诸究竟法,是为闻所成慧。先深入思考,而后省察已读、已听、已学与已记的诸究竟法,是为思所成慧。

三、修所成慧:在透彻地了解名色法、五蕴、十二处等究竟法的特相与共相,而建立了世俗谛的知识之后,菩萨进而禅修,以便获得前面部份的修所成慧;

即十六种观智前的九种观智:思惟智、生灭随观智、坏灭随观智、怖畏智、过患智、厌离智、欲解脱智、审察智、行舍智,观察有为名色法的无常、苦、无我。

如此地修习观禅及观智,菩萨全面地觉观到身外与身内之物,皆只是名色法的生灭现象而已:这组自然现象只是名色而已,根据其因缘而生灭。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造作者或被造者。名色法在生起之后肯定会消失,因此它是无常的。由于它不断地生灭,因此它是苦的。由于它无可控制,因此它是无我的。

如此地观照内外物的实相、内在与外在的实相,菩萨舍弃了对它们的执着,舍弃对一切有为法的执着,也帮助他人做到这一点。

在未成佛之前,菩萨基于大悲心,去帮助众生进入三乘行道——三藐三菩提(正自觉菩提)、独觉菩提、声闻菩提(弟子菩提)。

通过这三种行道,众生得以成就正自觉佛、独觉佛、阿拉汉弟子这三种菩提。或者,他帮助已进入行道之人达到巴拉密的成熟。

对于他本身,菩萨致力于获得禅定的五自在与诸种神通。由于禅那与神通的定力之助,他达到了智慧的顶峰——行舍智,以上便是菩萨修习智慧巴拉密的方法。
摘自明昆大长老的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