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随观

Share

这里的法,可解释作「能直接透过六根门经验到的究竟法」。

眼见物的过程

首先,我们先来探讨眼见物过程中所包含的究竟法。这过程可比拟作火柴(撞击者)撞击火柴盒(接受者)而产生出火焰(燃烧)。眼见物的过程包括三个要素:a.视觉对象(撞击者)b.眼净色(接受者)c.眼识(燃烧)。

眼净色是究竟法,是接受视觉对象的色法,具有无我、变异的性质。当视觉对象和眼净色接触时,便生起眼识。视觉对象和眼识,如同眼净色一样,也具有无我、变异的性质。它们每一个也都有自己独具的特质,在眼见色的过程中一起生起。

在禅修时,可以使用方便的标记:「看见」,来观照这个过程。

观照时,三者之中,心将能够观察到在那时变得最显著的现象。若能这样观照,就是在修习法随观。禅修者必须穿透它们的自相,并见到三者彼此间的因果关联。如果没有保持正念,未见到这些现象的无我性质,便是被无明所击败。没有正念也是贪爱这三者的原因。可能喜爱到处看,执着眼睛,或喜爱见到的所缘。贪爱增加时,会变成执取不放,沉溺欲乐之中并抱持我见。

因为执取没有限制,所以恐惧会生起。执取是沾黏的取着。智慧则让人免除执取。这些沾黏的烦恼有两个显著的特征:

一、它们是有逼迫性质的法。不了解,所以执取;执取带来恐惧。了解是看见,解脱是清明的寂静。在试图获得喜爱的事物时,会遭遇许多挫折。为了守护已获得的事物,也会有许多苦。无论在生时或死后和喜爱的事物分离,也会有

许多苦。

二、这些烦恼如同猛烈的高温。贪爱、执取、欲爱等,像火焰一般燃烧。求而不得时,乃至正计划取得某物时,心便在燃烧。火焰烧尽燃料,将只剩下残渣灰烬。同样地,烦恼焚烧我们,只留下肮脏、不快乐的心。知道了这一点后,我们应该建立有效的防御,动员正念的消防队,迅速扑灭肆虐的烦恼大火。

耳闻声的过程

听声的时候,也有三个要素::a.声音(撞击者)b.耳净色(接受者)c.耳识(燃烧)。如果没有正念,愚痴生起,将执取好听的声音,讨厌不喜欢的声音。会以为「我在听」,执着身体的耳朵。除非有正念,否则无法成功穿透它们的真实本质。没有正念时,三轮便开始转动:烦恼轮、业轮、果报轮。

例如,听到异性悦耳的歌声时,如果未保持正念,将先喜爱这个声音。如果不加以阻止,也会执取那首歌,然后可能执取那唱歌的人。这类的执取令烦恼轮永存于轮回之中。这导致想要拥有的欲望,后者又导致种种的计划与行动,也就是,业轮的燃料。

人们可能会诉诸非法或不道德的手段以获得想要的事物。这些必然让人们自己收成业行的结果。这就是果报轮。因此,如果不剪断烦恼幼苗,三轮便会开始转动,制造许多的来世与苦。如果有保持正念的习惯,在闻声时立刻观照,有时候将能够观察到三个现象中最显著的要素,透视到该现象的真实本质。这时候,烦恼轮便被摧毁,业轮和果报轮也是。相同的情形也适用于其他根门。见、闻、觉、知时,不要漫不经心,应观照,再观照。

身触的过程

观照腹部上下时,同样有三个要素现前。身净色,如同接受者,种种觉受如紧、绷、移动、振动、松等等,象是撞击者,身识则是燃烧。观照这过程的目的,是要深入这三种现象的本质。

上来提到的烦恼可以依强度分成三个等级。最粗显的是违犯烦恼:违犯所持守的戒律,或者侵犯他人的权利。中等的烦恼是只显现在心中,但是未表现在身行和语言上的缠缚烦恼。最细微的是随眠烦恼,平时蛰伏着,一有机会便生起的烦恼。

在家居士密集禅修,持守五戒或八戒时,便完成正业、正语、正命三个道支;清净的行为断除了违犯烦恼。已培养出的正精进、正念和正定则断除了缠缚烦恼。

此外,需要已发展的正见、正思惟这两个慧蕴道支才能断除随眠烦恼。因此,修习念处期间,每一次清楚地觉察目标时,就净除了三种烦恼。虽然必须证得圣果才能真正断除随眠烦恼,但是,这时候随眠烦恼至少已暂时被断除,没有机会生

起。

随眠烦恼有两种理解方式。一种是在整个轮回里可能生起在众生身心相续里的烦恼,如果因缘条件具足它们便会生起。这称为「相续随眠烦恼」。另一种是可能随着清楚的身、心所缘而生起的烦恼。当因缘具足,且所缘未被观智如实了知时,它们便会生起。这称为「所缘随眠烦恼」。只有道智才能根除随眠烦恼。

便是这三种烦恼在为众生带来混乱与冲突。真正的传教工作之一,是在与他人分享之前,先让自己内在拥有法。只有当我们能够和自己和平相处之时,我们才能和他人和平共处。这种和平从个人内在往外扩散,拥抱他人的心。没有修习内观时,人就象是被晒干的沙漠。存在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住于正念与内观的人,则象是沙漠中的绿州,清新而有活力。

意门的认识过程

意门的过程和上述眼门、耳门的过程类似,也是有三个要素导至认识的过程:法所缘(撞击者)、意界(接受者)、意识界(燃烧)。法所缘包含五「净色」(眼、耳、鼻、舌、身净色)、十六种「微细色」(含水界)、一切心、所有心所、涅槃和概念法。除了概念法以外,全部是究竟法。

「意界」由两类心构成:意门转向心与在深睡无梦的睡眠中显现的「有分心」(bhavaga)。「意识界」包含一切能想象、思考—如在心中见到影相、听到声音—的意识。

心的色法基础是「心所依处」。七部论书之首的《法集论》虽然未说到这名称,但提到说:心和其相应的心所有一个色法依处。注释家说:这依处位于心脏里清澈的血液中,所以称为心所依处。不过,现代科学认为它的位置是在大脑。我们可以问科学的说法如何能成立。因为在受精后,结生识和心所依处便同时生起了,这时大脑、眼睛等还没发展出来。当内观成熟时,禅修者便能够直接观察到意识界的位置在心脏里。

在意门生起的一切所缘,除了「概念法」与「涅槃」之外,都能作为内观修行的观察目标。也就是说,禅修者应当观照心的一切活动。如果不能在思惟时观照,会以为思惟背后有个我。但是,如果保持正念,将会知道实际上没有人、我或灵魂在思惟。有的只是依其本质运作,具有无常、苦、无我性质的心理现象。法所缘的范围很广。在此,谈五类法所缘。

一、在眼见物时,禅修者若保持专注、正念,可能会以下列三种方式之一,观察到眼净色:1.它是让眼所缘进入的净色;2.是眼识与眼所缘的连结;3.是眼门心路过程所依靠的色法依处。其他的净色也是如此。

二、经验到流动、热、硬等色法时,观察到的可以是整体。凝结的性质实际上是水界的自相,它总是和其他界,如硬(地界)、热(火界)或压力(风界)等一块儿被觉察。观察凝结时,是观察法所缘,因为在身门无法直接经验到水界。

三、在进食后通常会观察的法所缘是「食素」。可以从气力增加、肚子胀满、身体变紧感知到这个食素。

四、观察五盖(欲贪、瞋、昏沉与懒惰、掉举与后悔、疑)时,也是在观法所缘。当欲贪生起时,知道它是欲贪,便是在观照法所缘。观照时,可能会了知五盖生起的原因和其灭去的原因。这也是在观法所缘。

五、七觉支也属于法所缘的范围!七觉支是:

1.念:念在生灭智时变得显著。那时,很明显的是,念与它的所缘成对地生起。这是念觉支。

2.择法:择法事实上是指观智。有时候,当直观的观智生起后,会有回顾、再认可该观智的情形。这是一种法随观,也就是,观察择法觉支。

3.精进:在修行的某个阶段,即使未刻意努力,精进力也会自动且平衡地涌现。那时,便是在观察精进觉支。

4.喜:观智生起时,可能伴随有种种的喜悦和深刻的满足感。观察这个现象,便是在观照喜觉支。

5.轻安:观智生起时,也会经验到身心轻安。远离烦忧,保持宁

静,这是轻安觉支。

6.定:另外,心持续沉入、穿透所有生起的目标,也就是,心专注而不散乱,精准地落在所观的目标。这是定觉支。

7.舍:最后,心保持平衡的状态。平静地观察一切可爱与不可爱的现象,而不加以回应。这种平衡的状态便是舍觉支。

生理方面的利益

念处修行的直接利益是培育能导向最终解脱的七觉支。这修行的副产品是身体的改变。《相应部》里,佛陀曾说,追悔过去,忧虑未来的人,不会有健康与好的容貌。若不追悔过去,不忧虑未来,容易满足,则能拥有愉悦、明亮的气色。

禅修者专注修习内观时,随着每一个正念,都在培养轻松、愉悦的满足,以及无关欲乐的喜悦,他变得非常宁静。当修行逐渐深化时,观慧生起,断除烦恼。这也使生理系统,尤其是血液的循环,产生剧烈的变化。其结果是感官的觉知、感受力被提升。另外,也有一些禅修者的慢性疾病因此痊愈。这里举两个个案。

个案一

十五年前,在毛淡绵的马哈希分道场,有个人患有严重的胃溃疡,医生建议他动手术。因为他害怕手术会致死,所以决定延迟手术,前来禅修。一周后,胃溃疡复发让他极为疼痛。如果不是因为禅师的鼓励,他可能就放弃了。第三周时,他感到溃疡变硬,非常疼痛。但是,他的定力与正念已提升,能够忍受疼痛。

有一次,他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有正念的心观照着疼痛。当他观见现象生、灭时,便能够超然而无所执着。然后,有一次他听到溃疡爆裂的巨大声响,病便痊愈了。他不再需要禁食某些食物,也不用动手术。他的体重甚至还增加。从那时候起,他便开始以种种方式护持佛教。

个案二

曾有位女居士罹患高血压三十年。她花了很多钱看医生,但是都没有改善。约十年前,她来禅修中心禅修。禅修一段时间后,脑部便感到紧和疼痛,有时候她觉得血管快爆开了。虽然亲人恳求她回家,她仍然忍着疼痛,只要疼痛出现就对准疼痛加以观照,直到感到晕眩为止。有一次,身体散发大量的热气,流出很多汗,接着一股恶臭从腋下溢出。她持续注意观照后,热气消失了,整个身体变得清凉。之后,她的高血压便完全痊愈了。

许多禅修者都曾因修习念处—也就是透过七觉支,而治好自己的疾病,尤其是和血液、胃、神经系统有关的疾病。在巴利佛典中,我们看到佛陀和其大弟子的疾病也曾因这个修法而痊愈。大迦叶曾因不干净的食物而生病,诸根暗淡。当佛陀为他诵唸七觉支时,他聆听并忆想自己过去如何在成为比库后一个星期内了悟四圣谛,并圆满七觉支。由于这样忆念的结果,心中充满喜悦与对佛陀和其教法的赞叹。之后,他的诸根与肤色便变得极为明净。

七觉支具有很大的力量与潜能,被说成是最有效的药。虽然四念处的修行基本上是净化自心的过程,但是也会带来身体净化的结果。唤醒精进力的最佳方法,便是持续不断地让心想要培养精进。关键就是要有坚决的态度:「我将在每个时刻,无论是坐禅、立禅、行禅或往返各处时,尽最大的努力保持正念。我将不允许自己忘失任何一刻的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