窍决宝藏海》(十一)大圆满见修行果(3)

Share

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传授 索达吉堪布口译

 

  每年元月开持明法会,大家都一起念诵自在祈祷文和九本尊的心咒,到底为什么呢?就是为了调伏自己的心,因为我们的心没有被调伏,那很多修法也是不能成功。一切轮涅的根本就是自己的分别念,若能调伏心,那对外面的尘境显现也可以获得自在,因此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说,调伏了自心才能调伏一切外境。

 

  有些人可能认为我们念自在祈祷文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今生之中的名利和地位,但就我个人来讲,我是为了断除自己的分别念而修持这些法门。我们首先应调伏心,自己的心获得自在后,才能调伏其他的众生,将来共同往生极乐世界。我们若是能调伏自己的心,那息增怀诛的任何事业也不需要勤作,自然而然就会成就。

 

  如果在自己手上有一个如意宝,那就可以获得一切财富,如果鸟类有一双翅膀,那就可以在虚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同样,如果一个人修成了禅定,那无论是显宗还是密宗,自己所想的一切成就都会得到,所以像鸟的翅膀和手上的如意宝一样的寂止非常重要。

 

  为了得到寂止,必须调伏自己的分别念,这样身心才能获得自在,以后息增怀诛等暂时的四大事业和究竟的圆满成就也能顺利获得,否则就不会得到这些成就。

 

  因此,为了获得殊胜的果位,我们应精勤地修持或者说是调伏自己的心。凡夫的心犹如狂象一样,必须以一个正知正念的绳索经常把它束缚,否则,心就没有一个被调伏的机会。如果我们没有依靠正知正念来修持,则始终不会生起禅定的境界,即使在百劫当中精勤修炼也毫无结果。

 

  大家知道,分别念也分善和恶,但真正入定时,所有的分别念都要全部断掉,必须要认识自心那犹如虚空般的本性。

 

  当我们用正知正念来观察自心时,就应专注观察,除此之外,不要存有任何其它的分别和希求。到时候,犹如虚空当中升起日光,空中有明、明中有空,也即是现空无二无别的境界,通过精进修持和祈祷上师,就能现前无遗。

 

  当我们获得一定境界时,没有能取和所取,也没有任何分别妄念。这样,心在没有任何分别念当中放松、安住,而在分别念生起的时候,又依靠正知正念再三反复地修持。如此修行之后,到了一定阶段,分别念的力量变得越来越薄弱。然后,自己的心获得堪能,安住和入定都得到自在,那时候,禅定的日光就可以从内心当中升起。

 

  我们将心自然安住,然后观察它的本性或不舍弃它的本性,并用正念来护持它,如此一来,心的本性就会自然现前。这里所说不要离开护持本性的正念,实际上就是大手印的一种修法。修持大手印的时候经常需要一个正念来护持它,修行大圆满也同样如此,即一方面要见到它的本性,一方面正念也不能离开。

 

  如果我们去认真修行和护念,这个心极易被调伏,有些人精进修行七天,心也可以获得寂止。如果我们没有去修行,那这个心就极为刚强难化,似乎在整个三界当中也没有比心更厉害的了。精进调伏自心到了一定的时候,分别念的显现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危害,见到心的本性真稀有!

 

  大手印在心安住时,就观察安住的本性,在生起分别念时也观察分别念的本性,因此大圆满和大手印的修法比较相似。一般大圆满和大手印、大中观在最究竟的意义上并没有任何差别,但它们在安住和认识的教言方面会有一些不同的窍诀和方便。

 

  以前乔美仁波切从小修持大手印,历经数十年,但后来他的境界也变成了大圆满。从大圆满自宗来看,不需要任何勤作操劳,依靠窍诀就可以证悟它的本性。比如大手印里面有四种瑜伽,但这四种瑜伽要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才能达到相应的境界。因此我想在大圆满和大手印确也存有明显的差异,修持大圆满进步非常神速。许多高僧大德们也赞叹阿底约嘎为一切佛法的顶点,是一切佛法中最上的教言。

 

  我们希求得到寂止的甘露,就必须要断除外面的散乱,否则寂静的心境就不可能现前。《俱舍论》当中也讲,要获得寂止的静虑,必须远离散乱和溃闹。

 

  因此我们在修行时,始终需要以正知正念来护持自己的心,自心稍微能安住的时候,就又再三地修持。如果无有散乱和溃闹,这样精进地安住修持,那最后就会获得心的自在。尤其是最初修持的时候,自然会涌现许多分别念,但当这些分别念生起的时候,立即就要摧毁断除它,久而久之,到了一定的时候,修行就会得到稳固。这种稳固也可以说是禅定当中所讲的一种轻安。

 

  所以修持的时候,一定要不间断地精进修持。从修行的最初到中间、最后都应该不间断,不要有松懈和怠堕,这样精进修持,最后就会获得自在。

 

  我们经常看到,世间人在一辈子当中都辛辛苦苦地干着不可胜数的繁杂事情,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大的利益,因此我们对世间俗事就不应抱有很多的欲望和希求,应该从现在起就一心一意地精进修持。只要精进修持,以一般寂止而言,最长也是在十二年当中肯定会成就禅定,若是无上大圆满中所讲的禅定寂止,那在六个月中也会成就。

 

  如果各种分别念没被调伏,那显宗里所讲的功德也不能得到,我们的心若起执著,那分别念就象毒蛇一样,会变得越来越粗暴,因此对分别念我们应强迫制止。不要有任何思念,应该把心安住在自己的本性当中。

 

  在调心时,将心自然安住,可以现前它的本性。如果依靠分别念来改造,那心的本性永远也无法见到。因此安住的时候不能着急,应当自然安住。比如清净的水面可以呈现影象,但当我们摇动它时,水中影像始终不会显露,同样,心自然缓慢安住的时候,可以显现它的本性。

 

  如果我们依靠勤作和分别念,就不可能照见心的本性。因此,心必须要放松,自己不能担心现在心没办法调伏,或在自心稍微得到安住的时候,就生起欢喜心。像这样的欢喜和担心,就是修行中的一种障碍。

 

  虚空始终没有动摇,这颗虚空一样的心,通过安住或静坐的方法,可以见到它的本性,如果我们依靠各种分别念的狂风,则始终无法看见其真面目。因此对于自己身心的本体,应当象虚空一样安住,而不应该由各种分别念来操纵它。

 

  虽然修寂止有观想文字、佛像等各种教言,比如修大手印的人,首先是不起心动念一心一意地观想白色阿字,但麦彭仁波切在某些大圆满教言当中讲,观想外境的任何相状都不如以心观心为殊胜。如果心自然安住,就会现前它的本性,就像水自然澄清一样,这是一个殊胜的方便法。

 

  请勿分辨五根识和意识之间的差别,让心自然安住,也可以说现在六根的显现虽然存在,但不要跟随这些分别念,或者说将六根要同时安住。意科喇嘛(法界自解脱)的上师是安章珠巴和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在当代意科喇嘛是位非常了不起的瑜伽士,他在一个教言中开示,修大圆满时,首先必须要六根同时安住,这个窍诀与大手印的教言基本相同。以前安章珠巴仁波切的一些大圆满,比如"杰珍大圆满"的前行与大手印的修法也几乎都是相同的,按他的要求,在前行阶段必须修持三年的寂止。

 

  六根自安住的方法跟大圆满的窍诀基本上相同,这是在阿赖耶识当中安住,如果没有上师的教言,也不能以此认识法性的本面。这种教言实际上是不分境和有境的一种方便法,也不要分别未来过去而自然安住;这是不分痛苦和安乐的方便法,是对痛苦和安乐平等而住的教言;它也不分寂止和胜观,要同时直断而安住,不要想我现在修的是寂止还是胜观,不要作过多的观察,否则对认识本性也有点障碍;这种教言实际上也是不偏于取舍而安住的教言,也不要想我现在所修的是阿赖耶还是法身,不作这样的分析,总之,自己的心自然而安住。这些教言在《直指心性》中讲得比较广。

 

  这种安住方法,是智慧和意识安住的方便法,也可以说是既不偏于意识、也不偏于智慧的一种教言。不分别伺察而自然安住,也不遮挡六根意识而自然安住,因为在大圆满和大手印当中都没有要求遮挡六根意识。大圆满中经常这样讲:“无分别不用破,分别念必须要破。”谛洛巴也有类似的教言:“显现不会束缚,只有执著才会束缚,我们必须要断除执著。”因此六根自然安住就可以了。

 

  自己的心不要起分别念,身体也不要动,就像毘卢七法的要求那样端坐。身体端直,则脉端直;脉端直则心端直;心端直,则禅定自然会现前。修大圆满本来清净者,也特别需要如此静修。到一定时候,如果自己的境界已相当高深,这时再修大圆满本来清净,不管依坐式修还是睡着修,都没有很大的差别,但在"杰尊大圆满"中指出,初学者的身式非常重要。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没有必要作如此许多的观察。心起分别念时,不应故意去破它,无分别念也不必故意去建立。全知无垢光尊者说:前面和后面都不是觉性,那中间哪里还有一个觉性?因此按照无垢光尊者的教言,无分别念不要故意去建立它。有些学大圆满的人认为,无分别念并非大圆满的觉性,无分别念以后还有一个觉性,这种说法也不正确。

 

  安住的时候,心里高兴,起分别念的时候,自心就痛苦,这种执著也是一种歧途。修大圆满的人不应如此,因为你若没有认识本性,无论怎样做都没有什么意义,若是认识了本性,则无论安住还是起分别念,这二者都没有任何差别。

 

  起分别念时,也不要跟随它,就让所有的分别念在虚空中消失而应该法喜充满。我以前在一个大圆满的见歌中说:分别念自然解脱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些人的说法并不符合传承上师的教规。所谓的显现自解脱,是当分别念显现时自己解脱,这是一个显现自解脱的窍诀。必须要同时认识其本性,并不是说先前一刹那的分别念是有法,后一刹那才是法界。

 

  一切分别念显现的时候,知道它是无生无灭无来无去,对此没有任何执著,并依靠一个正知正念来护持,如此显现就安住于当下的本性当中,并认识它,这就是密法中最深的一个境界。麦彭仁波切说,我们首先需要具备一个坚固的见解,之后是稳固的修行,见和修不能分离,然后在此基础上还需要有不取舍的行为,这就是密宗的深道。

 

  有些人特意去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有特意去想修行的这种执著,这也是无勤大圆满修行上的一种障碍。荣素班智达在《入大乘论》的大圆满窍诀中,也是讲过有关这方面的问题,无垢光尊者也讲过。这里意思是不要特意去执著,在讲见解时有执著并不合理。

 

  对自己的分别念,不要去改造,也不要去思维,让它自然放松、自然安住,这时一切执著的绳索就会全部自然而然地断尽,然后自己心的本来面目就会自然显现,此时的状态即是明然、了然或慧然。认识了自己心的本性后,虽然没有任何执著,但这是一种境界,我在这里不作广说。概括而言,即是本性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这些教言,在《直断要诀》中比较广讲,有关认识大圆满本性的教言,则在《文殊大圆满》、《手中持佛》中讲的比较细致。

 

  有些续部中,对证悟的觉性,以虚空中升起太阳来作比喻。一方面虚空当中没有什么黑暗和光明,但在虚空中升起太阳,从比喻上面可以理解。通过上师的教言,自己的心是如何证悟,在这方面有时候依靠比喻来通达了知也是极为容易,但若自己没有一点体会,有时也比较困难。这方面《大圆满手中持佛》中也讲的较细致。

 

  这时候远离一切无形黑暗,安住于显现之中,明然而了然,在大圆满当中,也可以使用这些法语来表示。但实际上从意义上来讲,一切诸法的本性我们从语言上无法表诠,因为它远离一切戏论和言语,也没有任何能取和所取,就象是虚空一样,但又跟虚空有绝大的差异。

 

  通过如此精进修持,将自己的分别念渐渐灭尽,心中的智慧也逐渐生起,安住的寂止和了知本面的胜观双运,在短时间内也会成就。所以在《杰珍大圆满》中经常讲:六个月当中可获得金刚持如来的果位。有时,在我们休息间隙也应该安住于这种境界之中。

 

  我相信一个人精进修持无上大圆满六个月,则大圆满自宗所讲的禅定就会成就,对此我们根据自己的修行体会也会非常清楚。这些道理,当自己以心观心的时候非常明白,当时,对大圆满的胜观与寂止无二的意义,从心坎深处会生起坚定的信解。

 

  大圆满的修法比较简单,所有的胜观和寂止以及生圆次第,都是自然而成。在大手印当中修禅定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才能成就,而在大圆满,如果日日夜夜精进修持六个月,基本上能把自己的分别念断掉,并自然现前其本性。尤其是对上师和对大圆满有强烈信心的人,仅修持七天也能获得殊胜的感应和证相。

 

  安住的自然觉性,通过上师的教言和自己的修持彻底了悟的时候,也可以称为是一种恍然大悟。这种境界本来即无生无灭、生灭平等,住与不住离一切言思,这时已经现出了本来安住的法身本面。没有较此更容易的法,没有如此更重要的事,也没有比这更殊胜的道了,因此对于一个有信心的人来说,大圆满的法异常方便,也极为容易成就。

 

  此处犹如甘露般的教言,词句美妙、意义甚深,如果我们精进地记住在自己的心间,那在不久的将来必定获得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