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六章 寿命自在持明王

Share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六章 寿命自在持明王

如果你要说

无量寿命

也可以随你

如果畏惧来自死亡

不会有无死的虹光

原来

忽然忆起了

决定是大悲的模样

所以 无量寿命 又

无尽明光

因缘时节来临了,圣典持王的世寿圆满,断续无有间断的菩提生命。而全维太子承继了沙河尔的国统。

此时,莲华生大士与曼达拉哇公主在宫殿的顶上思维:“如果要在当世修行得到圆满的金刚持果位,并且广度众生的话,应该证得寿命自在地持明果德,才能够使乌仗那国、印度,还有所有外道国家当中的人民,全部进入佛法之门。”

于是他们双膝着地,双手合十地向无量寿佛发愿道:“圆满具寿自在地大地大金刚持无量寿如来,我等发愿要圆满如同您才寿佛一般的自在寿命,能永度众生需而不灭度。”

他们如实三次祈请之后,忽然感现四天女从天空中示现,她们在地上铺好了十字羯磨金刚杵,并请莲华生大士与公主安坐其上,这四位天女各持十字羯磨杵的一方,扛起莲华生大士与公主飞空而行。

在东方双手托起这金刚杵的空行女,是骑着食香鬼的扎放黑青天女,又被称为神姊妹,她具有白色的身相,平时右手举起宝钩。在南方双手托起金刚杵的是骑着饮血鬼的天女,名为手持黄空行女,又被称为阎罗姊妹,身相为黄色,平常右手执着绳套。在西方托起金刚杵的是骑着龙王的天女,名为时舌红空行女,又被称为龙姊妹,她的身体是红色的,而平常右手执着链子。而在北方双手托起金刚杵的是乘骑者夜叉的天女,叫做梵天绿空行女,又被称为夜叉姊妹,身相为绿色,平常右手执着宝铃。她们同时托起羯磨金刚杵举身飞上天空。

如幻的云影在身下飞过,莲华生大士与公主首先见到了德先亚嘎山,接着绕行了松耳石雾山的尖端,这时大地十分的广阔,已来到了滨海之处,山下波浪汹涌十分壮观。而山的另一边的平原则鲜花盛开,百鸟齐鸣,腾飞空中,其音嘹亮,使人心中喜悦,无忧无恼。接着,他们又朝着普陀山的宫顶飞翔而去。

“嗡、赫利!”,那大悲圣者观自在菩萨的圣地!

普陀山(Potalaka),又被称作被补怛洛迦、补陀落迦或普陀落山,其意为光明山、海岛山,或是小花树山。所以被称为小花树山,是因为这座山中有许多的小白花树,这种小白花味道极为芳香,香气遍闻远近。普陀山位在传出无数密法,及盛产蛇心栴檀的圣地,秣剌耶山的东方。此山的山径十分危险,山上的岩石深谷奇倾。而山顶上有池,池水十分澄澈,宛如明镜一般,从池中派出大河,周流绕山二十匝,然后流入南方的印度洋中。池侧有摩尼宝石所成的天宫,是观自在菩萨往来救度众生的游舍居所。

莲华生大士一行飞临了普陀山的山顶,这时天空中满布着清芬的气息,只见白色的小花正迎风展现出法尔的妙舞;宛若须尔山王的普陀洛迦山,用八瓣的莲花,聚护着中央的莲台,就如同法界的心轮一般,自然的莲开九峰。山顶上的天池宛若明镜,派出大河周流岩谷之中,净泉相绕二十匝,如同雪山的大龙,正卷动着晶明的色身,欢欣的嬉戏,索映着法界的妙空。林树蓊郁,香草柔软,右旋布地,加上满山的清白妙华,宝树花藤,成为自然成就的曼陀罗城。

这时,莲华生大士心中充满了法喜,接着往南方的大海望去,只见山下的大海,种种的奇鱼宝兽自在地游戏着,卷起了清波密浪。山上自然呈现着光明,映照着九峰的中台。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宫殿宝庄严道场,如同亘古以来,法尔恒存的金刚大宝一般,自在地耸立着。这座宝殿,是观世音游历娑婆世界的微妙净地,无比的殊胜,整个大殿都是用无上的摩尼珍宝、金刚妙石所铸成;宛若虹彩的各色奇珍间饰其上,交彻成广大的光明奇焰。

而象征着大乐无间增长的半月,与成证大觉的满月,自然的浮空相摄;宝铎金铃、宝珠璎珞也处处悬列,微风轻动,自然演动法音鸣空;宝盖幢幡、奇花轻拂,更配饰着珍珠缦,种种的珍丝妙缯作为庄严,令人宛若置身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之中。

莲华生大士与公主在宫前落下之后,如法地绕殿右旋,豁然看到了无数的宝楼、宝阁耸立其中,更有无量的观音行者,正精进地如法修行。各种珍妙宝帐杂沓其中,众宝花树重重行列,无尽旋回,相摄相生。

这里生长着各种的奇花异卉,有宝娑罗树花、宝多罗树花、宝多摩罗树花、宝瞻蔔迦树花、宝阿戌迦树花、宝阿底穆多迦树花及无量种的珍宝香树之花,芳馥的香气,旋绕着无尽的庄严。除此之外,更有宝池泉沼交流其中,八功德水弥漫清凉,香花软草柔如细缎,众花映饰,甚为可乐。而山上异类众生宝兽珍禽,不只形貌殊妙,更广具慈心,常出众妙音声,和鸣游乐。

这时大悲宫中,所有的菩萨、天人及修行大众都十分欣喜地欢迎莲华生大士的到来。所有的空行圣众、天龙八部、山神、地神、树神等,乃至于奇禽异兽都是喜悦地欢迎莲华生大士共住修行,甚至众树宝花、广大的宫殿,都豁然现起无际的光明,微笑着欢迎。

此时,大悲宫殿朝向东方的月形宫门忽然开启,在这一个吉祥的日子里,许多的空行母,从月形天门中飞出聚会赞颂,这真是让人拥有无尽欢喜绝无苦恼的清净之地。在这个地方,所有三昧等持的禅定境界会自然生起自然显现,实在是修行法性三昧的最理想的处所。

此时莲华生大士心中充满了感念,忆起了自身从达那郭夏海,在无量寿如来、释迦世尊及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的加持下,清净的出生之后,所得到的种种恩德。在无数的上师、本尊、空行的密护之中,而得证持明的密行。现在来到了如父的观世音菩萨的圣殿,法尔自然地合掌赞颂、顶礼皈敬。

虚空中,忽然传出了宛转幽雅的颂音:

海上有山多圣贤,众宝所成极清净,

花果树林皆遍满,泉流池沼悉具足。

勇猛丈夫观自在,为利众生住此山,

汝应往问诸功德,彼当示汝大方便。

莲华生大士与公主一听之后,心中有着无限的清凉与欢喜。不禁至心称念:“南无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

这时观世音菩萨的自在身影,宛若日轮跃出大海一般,忽然涌现在虚空之中。他的身形宛如千日齐照的摩尼宝珠一般,光明不可具说。莲华生大士与公主二人欢喜地顶礼合掌,而观世音菩萨以和合的雅音说道:

“心子!你来到这里的时节因缘太好了,你已在佛法中得到圆满自在,能以究竟的菩提心摄受一切众生。现在你要安住在大悲的行门当中,示现伟大的如来妙行,成证圆满的金刚持。你如果要得证寿命自在的持明成就,普陀山正是最吉祥圆满的所在。”

说完之后,观世音菩萨的身影,宛如虚空水泡一般,幻灭无踪。而天空中却现出了一座彩虹的步道,直向山上的玛拉谛嘎石洞。

他们腾空来到了玛拉谛嘎石洞中降落了下来,这座石洞是清净法身无量光佛、圆满报身无量寿佛、大悲化现的五方长寿佛等,是法报化三种众生依怙的究竟佛陀,所曾经加持过的石洞。在这个殊胜的石洞当中,冬天会自然从天上降下许多的花雨,而他们就进入石洞之中,并在这座诸佛所加持的吉祥圣地,开启阿弥陀佛甘露王如来的坛城。

当莲华生大士在甘露王坛城前,安住在体性无灭的无死心要之中,究竟的稽首顶礼之时,观世音菩萨与密智佛母,如虹彩一般降临坛中。他们手持着镶着五宝的经箧,其内有以吠琉璃的汁液书写在黄金门上的十八部长寿传承密续,赐予莲华生大士。

而观世音菩萨以吉祥的梵音说道:“心子!这十八部经典,是一切长寿无死的持明密续,是无量寿如来敕命赐予你的,你必当总持成就,圆满证得无死虹身。”

莲华生大士在刹那之间悟入无死根本的心要,他自性中无死的甘露王如来,如幻如真地说出:

不知死亡者,无以了知无生,

不知无生者,无以了知无死,

不知无死者,不能圆满救度众生,

不能圆满救度众生者,不能成证无上菩提。

“原来自性本然即是无死的甘露王,不假外求,本来圆证。”莲华生大士心中有着决定的了悟:“无死是无生的显现,并非死亡的逃避,而是了悟死不可得。只有生灭心死之时,也没有再追求无死的心,而善饮救度众生的大悲甘露,方能成就无死。”

莲华生大士与公主眼中含着晶莹的悲泪,感激的望着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与密智佛母。观世音菩萨与密智佛母熙然微笑。忽然之间,各自化成了宛若流虹的星光,化入了莲华生大士与公主的心轮;观世音菩萨与密智佛母豁然之间与莲华生大士、公主无二无别。

莲师父母精进地修持无量寿如来的广大无死持明悉地,他们在三月的圆满修持之后,感得无量寿佛亲自现身为大士灌顶。

三身圆满的无量寿佛,在无尽的菩萨与空行圣众的拥护下,现身在甘露王坛城中。无量寿佛清净无染虹身,亲自将长寿宝瓶安置在莲华生大士与曼达拉哇公主的头顶上面,给予金刚身灌顶,并且宣说道:“吾子啊!你们从无始的时劫之前,一直到世界毁灭之后,将常住于世间,并将成证圆满的金刚身,我现在所赐予你们的,是无生无死的究竟金刚身灌顶,能使你们现前成就无死的寿命持明虹光身。”

莲华生大士与曼达拉哇公主二人亲受无量寿佛的灌顶之后,刹那之间,证入了圆满的长寿持明三昧,成证无量寿命自在的无死三摩地,现起无生无灭的金刚身等生禅定。他们能自在如意地示现涅槃与常住世间,并现起面就长寿持明的象征——无死的虹光蕴身;他们的心与身,都示现永无衰老现象的法界童瓶身;身心无漏金刚不坏,如同虹光一般起灭自在,在轮回世界之中,永不休止地救度众生,成就长生不死的果德。

在沙河尔国及印度两国之间,有一个国家名为乌达拉。乌达拉国周围有七千余里,而都城则涵盖了二十余里的地方。这个国家的土地膏腴,谷稼茂盛,各种果实,都大于其余诸国;而异草名花,更是难以称述。气候温暑相序,风俗十分豪犷热烈,人民相貌十分的魁梧,肤色较为厘黑。他们的言辞与语音,稍异于中印度。

国人好学不倦,大多信仰佛法,伽蓝有百余所,僧徒万余人,都学习大乘佛法。另外则有外道的天祠五十所,各类的异道杂居。境内有十余座佛塔,都是如来说法之处,为无忧王所建立。此国与《华严经》有特殊的因缘,曾有一位国王吉祥自在清净狮子王曾手书梵文的《华严经》。

莲华生大士与曼达拉哇公主成就了无死虹身之后,为了开启一切佛语的金刚大海的门钥,具足总持无碍的佛语善巧说法的能力,所以就在乌达拉国的一座密洞中精进修持着如来语金刚。

当时,此国的国王名为若瑕日巴,在莲华生大士之前极为恭谨地供养发愿,以弟子之礼,服侍莲师。因此莲华生大士在此,身心极为愉悦,修行增长,吉祥本初体性生究竟圆满,受用空乐亦无二圆满。

有一天,大士发现有一处名为哈哈住的尸陀林,在这座尸陀林当中,有无数的野兽聚集。但是在这尸陀林里.所有的坟墓之内都已经空无一物,尸体已经都消失了,所以许多肉食的猛兽,是饥不得食,昼夜嚎哭不得安宁。

莲华生大士十分的悲悯这些野兽,在禅定中观察,却发现这些野兽饿死之后,将堕入阿鼻无间地狱,受诸苦难。莲华生大士心生大悲,所以舍身前往这座尸陀林中喂食它们,但是这些野兽吃了之后,还是无法饱足,因为莲华生大士只有一身而且身如霓虹,禽兽仍不能得到饱食,眼见七天之后都即将饿死了。

莲华生大士眼看这些野兽饿死后,将堕于无间地狱之中,要济渡它们,会愈来愈困难。因为所有生命在无间阿鼻地狱之中,只有受苦无间而已,绝对难以发心修持的。眼见着这些可悲的众生,莲华生大士于是思维:“我应当寻找具足大悲的人,发心护持,来使众兽得到饱食,使它们得到解脱。’’

于是莲华生大士就观察圣典持王现在转世于何处,结果在禅观中他发现圣典持王,现在已经转生到本国之中,而且出生成为公主曼德桑姆。

莲师这时心想:“曼德桑姆公主具有大悲心功德,如果野兽吃了公主的肉之后,必能够转生于善趣。”这时有一位慈悲的空行母,为了要圆满这个因缘,就化身变化为一只宛若兔形的食肉兽雷列乌,饥不得食,背负着其子在巢穴之中,十分的危急。

此时,曼德桑姆公主由于大士悲心的导引,刚好来到这座哈哈住尸陀林,要采撷吉祥草,并带着一瓶酒御寒。当她来到尸陀林之时,就先找来了棕榈叶盖住酒瓶,这时空行母们就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公主赶忙捡拾石块来压住棕榈叶,但却不幸使石头崩落,砸死了巢中的雷列乌。曼德桑姆公主看到这个情形,心中十分的不安,并生起了极大的怜悯心,善根现起,决意修行来赎罪,所以就携带着财宝来到石洞当中皈依大士,乞请忏悔。

莲华生大士看到公主来后,十分的欣喜就给予灌顶加持之后,并对她宣说宿命的因缘,莲华生大士向公主说道:“公主!你过去世曾经发愿修行,并且要救度一切众生,那么现在的时节因缘已经成熟了。你现在应当在这座尸陀林当中,将这一世的肉身布施给予这些食肉兽们。这些野兽们吃了你的肉之后将来能够投生为人,成为你调伏教化的对象。

“你将来转世之后,将在西藏雪域的吐蕃国出生为王族的后裔,王族是叫做朗日的族裔,而你将来的名称为松赞干布,那时你也将迎娶观音的使者文成公主为后,并在印度建立了许多迎请佛法的因缘。

“而这些食肉兽们投生为人之后,大都会转世在印度,而有些人则会转生到僧伽补罗国。但凡是与你现在有缘的生命,将来都会回到你的身边,有些成为宰辅犬臣,有些众生则成为眷属士庶。而将来在你的王族当中,将会建造许多的佛寺,并敬谨地向三宝敬献供品。在大家努力地修行之下,会让那些属于猴族的后裔子孙们,具有堪能礼敬的佛像,并迎请到自然生成的十一面观音,还有许多奇异的法器,而十六名天女也将致上无量的供品。这是我莲华生为你所作的授记,为了使雪域的黑暗国土能够成为佛法的乐园,为了慈悲众生的缘故,你应该将此身施舍给这些野兽。”

曼德桑姆公主听了之后,宿世的善根从心中自然涌现,她毫不迟疑地决定舍身布施。所以即刻在尸陀林中,舍身给予这些食肉的野兽,以自己的身肉为甘露让所有的食肉兽得到饱食。

第二天,国王和随从来到尸陀林中,要向莲华生大士请益。这时国王心中生起了不祥的阴影,因为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恶梦,而这个恶梦正是关于曼德桑姆公主的可怕梦境。国王醒来之后,心中十分的苦闷,就立即向左右的侍者问道:“曼德桑姆公主到哪里去了?”

左右的侍者赶快去寻找曼德桑姆公主,但是却发觉公主并不在宫中,他们马上回来向大王禀告说:“曼德桑姆公主并不在宫中。”

这时,国王听说曼德桑姆公主去了尸陀林,所以急忙带领了侍从也赶来尸陀林寻觅。当国王到坟场之中,看到到处有新留下的血迹,而且衣服的碎片到处都是,这些衣服碎片皆是由十分珍贵的衣料所制,似乎是属于公主身上所穿衣服的碎片。接着又发现有许多的黑色长发,这些头发一撮一撮,上面都沾满了血迹,地上骨髓狼籍,混杂着泥土。最后又见到了人骨,颅骨已经完全没有肉了,只剩下森森的白骨。国王心中暗想着,最近这座尸陀林并没有送新的死尸过来,这衣服碎片与这新鲜的血迹,似乎是这一二天才有的,国王一想到这里,整个心都紧缩了起来,他哀号一声,说道:“莫非这些都是曼德桑姆公主的尸体碎片?”

国王强忍着心痛,赶忙前来问莲华生大士说:“上师!请问公主到底到哪里去了?”

莲华生大士用慈悯的眼光注视着他,很平静地说:“公主已经舍身给这些食肉兽了。”

国王听到了这个确切的消息之后,就立即悲恸得昏倒在地上。莲华生大士赶紧用甘露水泼醒他,使他慢慢地苏醒过来。

此时国王强忍着心中的哀痛,颤巍巍的向莲华生大士问道:“大士!为何这么善良的公主,会遭受到这个恶报呢?”

莲华生大士于是向国王讲述曼德桑姆公主的本生因缘:从过去世出生为圣典持王转世到此处,以及未来将依续着广大的愿力,救度无量众生的种种因缘事迹。

国王与随从们听到莲华生大士这样的叙说之后,掩住了心中的悲痛,并对不可思议的佛法生起了坚定的信仰。从此他们都一心皈命于三宝,成为佛教的清净信士,并发愿宏扬大乘佛法,使一切众生得到究竟利益。

莲华生大士在乌达拉国的应化因缘圆满之后,他想到印度的其他地方继续广度众生。他观察因缘之后,决定前往华氏城,继续圆满广大救度的密行。

华氏城(Pataliputra)又称波咜厘子城;波咜厘是Patali的译音,Putra义云“子”:所以音译又作波罗利弗多罗。波咜厘(Patali)原为树名,该树盛开淡红色花,而因为此城种了许多波咜厘树,所以就以此为名。而此城又名为拘苏摩补罗(Kusumapura同义异名为Puspapura),梵文Kusuma及Puspa均意为花,Pura意为城,因此有华氏城之名。

此地原先是恒河畔的一座村庄,名为波咜厘村(Pataligrama),与河对岸的俱胝村(Kotigrama)遥遥相对,扼守着王舍城通往吠舍厘等地的交通要道。中印度的主要河流如恒河、甘达克(Gandak)河与宋(Son)河都在这附近汇合,地位颇为重要,约为现在的巴特那(Patna)地方。

佛陀在世时,阿阇世王就命令大臣苏尼陀(Sunidha)和婆娑迦罗(Varsakara)二人在此地修筑城堡,作为进攻弗栗恃的前哨基地。这是波咜厘子城建城的开端。

约在公元前450年,阿阇世王之子(一说其孙)邬陀耶(Udaya)王时,此城才完全建成。此后,童龙王朝,(Sisunaga)的晚期,难陀王朝诸王以及孔雀王朝的为护王和无忧王都在此建都。当时的波咜厘子城的规模十分宏大,城外有一条阔六百英尺,深三十腕尺(Cubits)的护城濠,濠后二十四英尺处有一坚固城墙,具有五百七十个箭楼和六十四个城门。

无忧王时,此城四门每天的税收就有钱四十万枚,他每天上朝时,通常还得十万枚钱。笈多王朝初朝也还是定都在这里。三谟陀罗笈多完成其雄图之后,波咜厘子城虽非其常驻之地,但此城仍不失为一重镇。五世纪法显到达此地,曾描绘这城市的宏大富饶,对于王宫更是赞美:“城中王宫殿,皆使鬼神作,累石起墙阙,雕文刻镂,非世所造。”六世纪(左口右厌)哒人侵入时,此城遭受严重破坏。

传说此城的缘起是有一位婆罗门,高才博学,有门人数千,传以授业。有一天,各学徒相从游观,其中一位学生徘徊怅望,同俦就问他:“你到底有何忧愁呢?”他就回答说:“我现在还十分的年轻,身强力健,但却终日羁游,这样积年累月,将使艺业无成。现在想起来,真是十分忧心啊!”

于是学徒们就戏言说:“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先为你求娉婚亲使你安家立业。”于是就假立二人作为男方父母,二人为女方父母,然后坐在一棵波咜厘子树下,并且假装这棵树为新娘,并采时果,酌清酒,先行媒聘,并订定好合的日期。这时假女的父亲就攀取花枝给书生说:“这是你的新娘,希望你能善纳!”书生心中欣然自得。

到了日暮要归家之时,书生竟恋恋不舍不肯离去。学徒们就说:“刚刚只是游戏而已,赶快回家吧,免得林中猛兽会侵害你。”但书生却不肯离去,并往来树侧徘徊。

晚上之时,他点起烛光,奏起清雅的管弦,并挂起帷帐准备安睡。忽然,见到一位老翁策杖前来,又有老妪带着一位少女,及许多宾客随从,冠服奏乐而来。老翁指着少女说:“这位是你的妻子。”于是这位书生与新娘酣歌乐燕,经过了七日。

其余的学徒,许久未见到书生,心中担忧怀疑他已被野兽杀害,就到林中寻找他,却见他单独坐在树荫之下,如与人相对说话一般。同学邀他同归,他依然辞不从命。后来他自己进入城中,拜谒亲故,才说其始末。

听闻者都感觉十分惊骇,于是与友人们再同往林中,大家都见到原来花树是一座大宅第,其中僮仆役使,驱驰往来,而老翁则从容接待应对,陈设馔食,奏乐迎宾,宾主尽欢。这些朋友回城之后,具告远近之人。

经过许多年之后,书生与其妻生下一位儿子,这时他告诉妻子说:“我现在想归家不忍骤然离去。但是留在此处,却又是栖息外地漂泊不定。”妻子听闻之后,就告诉了父亲。于是老翁告诉书生说:“人生行乐,何必定要返乡呢?现在我为你筑室建家,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于是役使属下,不到一日的时间,就把香花旧城迁到这里。由于此子的缘故,所以神为他筑城,自此之后,就名为波咜厘子城。

在华氏城中,有一位国王名为阿修嘎。这位国王,由于邪见充满、为魔众所调伏,所以对佛法不能生起信心,开且深信外道。而佛教内部也被纷纷挑起争端,僧伽众之中,时常生起纠纷。此时,在声闻部派佛教中说一切有部与经部两派相互争扰,纷乱不息。年轻的僧人大都信仰大众部;而少数的长老,则都成为上座部,大众部与上座部从此分裂了两百年之久。

阿修嘎国王十分的残暴,幼年时不得其父的宠爱.所以当德义尸罗国叛变时,父王就命令他前去征讨,希望他于战伐中战死,没想到,他反而平定战乱,威权大振。而且在其父王驾崩之后,杀害兄长登上王位,接着他又征服羯凌王国及牙城等国及城市时,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造成十分可怖的人间地狱。这时的阿修嘎王,极为苛暴,被称栴陀(暴恶)阿修嘎;更建立地狱,残害生灵。

他建起高墙及牢狱,设下极大的锅子,内注青油,以火焰煮热,并准备许多可怖的刑具,招募凶人,立为狱王,完全仿照恐怖的地狱一般。所有国中犯法的人,不论轻重,都将之送入地狱中受刑。甚至有人经过地狱之时,无缘无故也会被抓入刑戮害死。

莲华生大士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心中十分悲悯,认为阿修嘎王必须加以调伏,才能使佛法得到增长,众生获得良善的因缘。所以他静坐在石洞当中,观察国王因缘成熟之后,就化现为比丘沙姆陀罗(Samudra),前往王宫募化。

此时的国王心中早已为邪见所染,而且信服外道,所以看到这位比丘前来化缘,他认为是极大的侮辱,于是命令卫士,把莲华生大士所化现的沙姆陀罗比丘抓了起来,送入地狱。狱王准备了一口大锅,中间盛满了青油,在锅底燃烧起熊熊烈火,并将沙姆陀罗的衣服全部剥光,叫卫士将比丘丢到油锅里面,要在这油锅当中,将沙姆陀罗炸烂。

隔天清晨,狱王前来察看,当开启铁镬的盖子时,却见到铁镬中生出两丈大的莲花,而沙姆陀罗比丘安坐在莲花上。狱王十分惊骇,立即启奏国王。国王便即摆驾,带领无量侍从,到地狱来看这位比丘。这时,沙姆陀罗比丘见到调伏教化的时节已至,身体立即上升虚空,犹如雁王般,举身放出无边光明,并示现种种神变。

阿修嘎王见到比丘身体上升在虚空中,心中怀着广大欢喜,却又十分畏惧与惭愧。他悔恨交加,恭敬地合掌观察这位圣者而问道:

我今有所启白,意中所不能解,

形体无异常人,神通示未曾有。

为我分别解说,修习何等妙法,

令汝证得清净?为我广为敷演,

令得殊胜妙法。若我了法相已,

愿为汝作弟子,毕竟终无有悔。

这时,沙姆陀罗比丘心中自念:“我现在应当降伏阿修嘎王,加以导引,使他能够摄持佛法,并广为分布如来的舍利,以安乐无量众生,使世间中所有的众生,都能信奉佛法僧三宝。”

于是就向王宣说偈颂:

我是佛陀弟子,烦恼已得穷尽,

又复是佛弟子,不着一切所有。

我今已得调伏,无上两足至尊,

息必能得寂静,度生死大恐怖。

我今悉得解脱,有离三界缠缚,

如来圣法之中,获得如是胜利。

此时,阿修嘎王听闻沙姆陀罗比丘所说之后,对佛陀生起了广大的敬信,而且心中也十分忏悔,他知道自己已造下弥天大罪,不知要如何消除?于是他又向比丘问道:“圣者!我要如何才能消除这极大的重罪?而佛未灭度时,到底有何授记呢?”

沙姆陀罗比丘回答说:“佛陀授记大王在他灭度之后,要分布佛陀的舍利,并且要在一夜之间,于我们所居住的南瞻部洲建立八万四千座佛塔。但是,现在大王今造了这座大地狱,杀害无量的人民;大王应当赶紧忏悔,慈念一切众生,布施给众生无畏,使他们得到安稳,并对一切无所依怙的人民,赈发财物。这是佛陀对大王的预记,大王应当如法修行。”

接着又宣说了偈颂:

当行哀愍心,莫恼诸群生,

当修习佛法,广布佛舍利。

这时,阿修嘎王对于佛陀生起了圆满的净信,合掌向比丘作说:“圣者!我造了大罪,现在谨向您忏悔。我过去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甚为不堪。我现在愿成为佛的弟子,请接受我的忏悔!请不要再责怪我,我是愚人,但是现在要皈命于佛陀。”接着又说了偈颂:

我今皈依佛,无上胜妙法,

比丘诸众尊,我今尽命归。

我今当勇猛,奉受世尊敕,

于此阎浮提,普立诸佛塔。

种种诸供养,悬缯及幡幢,

庄严世尊塔,绮丽世稀有。

但是,阿修嘎王心里却又不禁暗暗地嘀咕着:“要求我发给所有的穷人食物与财宝,这倒是完全能够办得到;但是,八万四千佛塔在一夜之间要筑成,这岂不是暗示我的罪业竟难以还赎了吗?”

此时,莲华生大士所现的比丘沙姆陀罗了知阿修嘎王心中所念,就说道:“阿修嘎王!你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慌!你是佛陀所授记的转轮圣王,绝对能成办此事。你应该到菩提伽耶佛陀金刚座的菩提树下去祈愿,那么你心中所愿将会成就的。”

阿修嘎王于是来到菩提树下祈愿道:“佛陀啊!如果我是您授记的转轮王的话,那么在南瞻部洲,千万个处所,应当能由所有的天人、空行与大力鬼神在一夜之间,修筑成就这些佛塔,祈愿您加持成就。,’

阿修嘎王诚心地在菩提树下如是的祈愿着,结果竟然在一日夜间,由护法、天人、鬼神众等,修筑成了八万四千座佛塔。而国王同时又布施衣服食品给所有的贫民百姓。

这就是莲华生大士在华氏城教化阿修嘎王,使阿修嘎王成为一个善法大王的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