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十二章 不灭虹身铜色国

Share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十二章 不灭虹身铜色国

手指慢慢地探入 那

虹彩的光明蕴身

竟然一透而过

开启了

无死的秘密

你悄悄地拨停了

生灭的时间

将身藏在法界

只显示了

广大空乐

哪里是你?哪里不是你?

不灭的虹身 在

法尔不动中 静静地离去

铜色的吉祥山

在你那里? 你不在那里?

原来永远在我的

莲花心里

体性如实如现成 远离三世何分别

本然顿断无实处 现前立超即实相

无可远离现独一 任运圆满修无修

广大无别无死虹 如现指示即成就

无不成就皆虹身 一切众生本来佛

无修无证无无修 如实现前法尽性

莲师指示惟一句 平常是佛大圆满

莲华生大士的身体,本然成具不灭虹身。他的无比光明妙身,没有实质的法尔现成,不假一切依恃。

这不灭的虹身,无境无影,手抚如过空光,而圆满具足一切大力。能随缘如身现起,而刹那之间又化光如虹,具足不可思议的自在。因此,莲师告诉弟子们说:

“任何具信的弟子,只要一心修持,我自然会现在其前,给予加持教示。你们不要依恋不舍,最主要的是要一心修持佛法,我自然在你们的身旁。否则纵然我在西藏,还是与你们相距日远。

“我来到西藏,就是要弘扬佛法,使你们具足智慧修证圆满,成就持明不灭虹身,究竟成佛。因此,只要你们具足信心,精进修持,我自会在自性中予以导引,使你们如同我一般,圆满成证虹身。”

这时,只见莲师本然清净明朗的身相,从心轮与眉心轮漩成体性金刚霓虹,宛然明空遍照,入于法界体性。刹那之间,又从体性法界遍满大光明点中,如实现成聚智圆身,如鱼跃空,现起大悲普照的金刚身相。在入出金刚霓虹光明之际,都现前如实一性无质,无有分别。莲华生大士为了引发弟子坚住于无上佛道,所以示现了无比的无死虹光身,并指示了一切成证虹身光明的微妙法门,使许多的具缘弟子圆满成就了虹光身。

莲华生大士到达拉萨之后,来到了小昭寺和大昭寺,将矣玛多藏王赠予化身比丘阿嘎尔玛德的如意摩尼宝,从观世音菩萨的心口与马头明王的右鼻孔当中,拿了出来。这颗如意摩尼宝的形状、颜色都像红嘴的乌鸦蛋一般.又像猫头鹰的头或脖子,有拉许树的种子那么大。

他把这如意摩尼宝拿出之后,就让拉杰王子捧在手上,告诉他说:“王子!只有艰苦奋斗,才能够一切如意。如果不把精进修持当做一回事,就是愚昧的人了。”他要拉杰王子把这颗摩尼宝伏藏起来。

牟德赞普大王由二十五个人拥簇着,随同以堪布释迦索南为首的西藏僧侣们,以毗卢遮那和嘎觉为首的西藏译师们,以咒师桑杰移喜为首的西藏真言咒师,以密宗师多杰冬觉为首,西藏所有能敲打皮鼓、具有定力持珠等密宗仪轨师,以御医宁赞西拉为首的西藏医师,以太师江冬库为首的西藏算命师,以卡尔钦觉为首的西藏男女施主们,以空行移喜措嘉为首的西藏女众与仆众们,他们经过巴茂巴塘滩,来到阿里觉格的地方,在一座宛如忿怒罗刹般的山上为莲师送行。

莲华生大士在此又讲述了观世音菩萨的修行法要,并对每一个人作了深刻的嘱咐。他对全体的西藏人,作了这样的教诲:

“现在、未来的西藏人民都要记住,在日常言行谈笑之中,只有依止佛法,才是真实的道路;如果我们信口雌黄,则易树立敌人。所以我们办事要斟酌、考虑清楚,要能善巧具分寸,如同掌握着善巧尺寸的金龙头一般有规则,千万不要建立有害佛教的惯例,不要从事无益于现世与后世的事情。不要树立陋规恶习,不要让吉祥变成凶兆。

“所有的君民们!做事要三思而行,因为因缘果报是实然不爽的。于己、于人不利的事情,千万不要做。不要去取笑轻蔑别人,也不要与醉汉、愚昧之人商议事情,事情必需先仔细考虑清楚之后,再去实践。

“君民们!千万不要自我欺骗而盲目度日。富裕的时候要把握时机尽力去从事善业,不要等福报用尽后才来后悔。世间是十分无常的,前生造孽,这一生会受报,这也是很自然的,并没有什么可怨天尤人,愤愤不平的事情。

“君民们!要照顾孤儿,不要让孤儿无依无靠。我们一切自作自受,都是因缘果报,所以每一个心念都不要轻忽了。要听从有智慧的人的话,随顺智慧指导而行。

“君民们!并非是谁的手里握着权力,谁就能成为做人的尺度标准啊!所以要留意,莫依仗权势来欺人,而应该善用它,来成为利益众生的工具。大部分的人是很容易遗忘他人的恩德,这些人要仔细注意,报恩的行为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报仇的心却十分容易升起。我们要仔细思量如实地报恩。

“君民们!不要枉付代价去自讨苦吃。没有先尽自己的本分行事,只一味冀望别人来协助自己,这实在是愚痴的行为。人生有苦有乐,如果自己不思努力向上的话,求人实在有着极大的困难。

“君民位!应当记住,在人间的因果报应是实然的。你们应当为了利益广大如母的众生而从事清净的善业。我将佛法遍地伏藏起来,等到在将来五浊恶世出现之时,对中了五毒的六道轮回众生而言,它们就像消除黑暗的天窗光线一样。这时会出现一批伏藏的发掘师,我的化身也会示现来调伏众生,众生因此能够很容易地成熟而得到解脱。在佛教快要灭亡的时候,专心致志修持的人必然能够见到我,像获得如意宝一样,能够满足一切众愿。

“现在,大家各自安住回去吧!不要再送行了。”

这时,所有的君民、施主们,心中都十分的忧伤。他们好像被剁掉一颗心一般,泪眼迷濛得连路都看不清楚了。大家不约而同在当地徘徊不肯离去,都想挽留莲华生大士,他们将珍贵的财宝和食物全部供养给莲华生大士,同时绕着莲华生大士转了无数匝,不断地向莲师致上大礼拜,掌心、额头、膝盖都磨破了,他们悲痛欲绝地抓着莲华生大士坐骑的笼头说:

“伟大的上师仁波切!伟大的咕噜仁波切!你是整个西藏的一轮太阳,是光芒万丈的明灯。您为什么要离去呢?虽然您已无所谓来与去了,但是,您现在要前去调伏、教化罗刹国,在西藏众生的心中,宛如每一个人失去了太阳的明照一般。您的殊胜伟业,到底要由谁来继承呢?每个人的眼珠都已经被摘走了,谁来给我们做引路的导师呢?谁来护持教化这些只会说话的尸体呢?

您离开西藏虽然是为了利益众生,但不在此处长期地教化、调伏我们,却使我们的心里十分忧伤;西藏全体的众生,人人的心中无不向往着伟大的咕噜仁波切。现在我们两腿颤抖着,无法迈开步伐,如同孤悬在恶趣的崖岸旁边,谁来拯救我们啊?仁波切!请您不要把弟子弃舍在河滩之上。

“您去了罗刹国之后,大王的上师到底要由谁来担当呢?学者到底要在哪儿汇集呢?大修行者的觉悟,到底要向谁禀告?修行的障碍要由谁来消除?具器的弟子将由谁来引导?佛教要由谁来护持?具足誓句三昧耶的弟子要集中在何方?七位女弟子弃别了故乡诞生之处,现在要向谁求取依怙呢?上至大王,下至乞丐,全体的西藏众生要信仰谁?又要皈依谁?珍贵的咕噜仁波切!请留下来继续保护吐蕃吧!”

莲华生大士说:

“止!止!莫再这样悲伤,以大王为首的众生,请听我乌仗那堪布的话。因为时节因缘和祈愿的缘故,佛陀的身语意教法,如今像太阳一般,照耀在西藏吐蕃的地区。我莲华生大士的继承者真是不少啊!你们应当事事依止佛法,王业、佛教都会兴盛的。

“修习佛法的人,可居住在修行之处,像拉萨、桑耶等地都是十分的适当的。大家能一心敬仰献供佛法,佛法必然兴盛,我莲华生在不在其实都是一样的。现在西藏到处都有佛寺和修行处所,有佛陀的身语意的圣物。妇女们现在都已经自由了,眼下可不能再哀愁与发出悲嚎,目前你们的身心安然康健,应当专注于佛法。而我现在必须前往西南去调伏罗刹了。

“五浊恶世时,当然会发出悲哀的声音。到时候,西藏也会有极大的苦难,此时,西藏人将会辱骂佛教徒,并颠倒黑白,称赞造孽的人,这些造孽者自然也会受到果报。那时西藏的福分,会一天一天地减少,因此,即使是我莲华生也难以再加保护啊!不过为使西藏获得一些暂时的安乐,我的化身倒也是能够成办的。但是,不净的众生难以调伏,就是我亲自居住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将这样的事情圆满成办。我现在已经做了一次圆满利他的事业,因此,应该让世间的因缘,在大家的努力下继续推动啊!”

莲华生大士说完之后,即缓缓动身准备离去。西藏君民望着莲师的身影,纷纷顶礼,依然依依不舍地随逐着莲师左右而行。

莲华生大士来到了贡塘拉卡地方,红、白、黄色的云彩,托着亮丽的霓虹,在云里腾现马中之王瓦拉哈,它的毛色十分清纯,而马鞍齐备,两耳尖耸,啸啸而鸣。这时,男女空行圣众们相互簇拥着,七珍八宝、八吉祥、千种乐音在空中飘扬。无数的空行圣众,浩浩荡荡地前来迎接莲师。

莲华生大士就对君民们唱道:

“我要到大圆镜智的佛土中去了,在前往大圆镜智的佛土时,将走到不再仇恨敌人的光明海滩,法界智慧母子在此同行漫走。

“我到平等性智佛土中去了,去平等性智佛土之前,将到不分世间、涅槃的法界海滩,法尔自然的佛一同安住、行走。

“我前往妙观察智的佛土中去了,在前往妙观察智的佛土之前,走到不贪众欲的海滩,安住不变的见地一同行走。

“我到成所作智的佛土中去,去成所作智的佛土中时,在不贪不嫉的悬崖滩,法性尽地的善友一同行走。

“到法界智慧佛土中去,去法界智慧佛土之时,在安住无修清净的滩上,彩虹与光明一同行走。

“我要到殊胜见地的山上去,往见地山上行走之时,解除修行的障碍沉悼而走。

“我到净行的山上去,在净行的山上走动之时,现观明了一切遍知而走。

“我要到成就的山上去,往成就的山上行走之时,现观觉悟、圆满成佛而走。

“我到西南的罗刹国去,调伏红脸罗刹的时候,众生得到安乐,我即将离去。

“我到赤铜吉祥山宫去,我到赤铜吉祥山宫之时,把罗刹们全部导引进入佛海。

“祝愿众生,永久康泰,悲心相续不断,恒常一心祈愿。”

莲华生大士对西藏君民作了祝愿后就跨上降香木的鞍子,骏马离地一弓之高而行。君民们哀伤地大哭大叫,难过万分。

莲华生大士回头向他们说道:

“仔细听着,西藏的君民们,心念已散,眼力也跟着散乱了。爱苦之后,还不去思维佛法,这是何等愚痴呢?你们应该顾念的只有佛法。我们一生的杂事都要弃舍、出离。愿意出离世间的就跟随我走,没有什么意愿比这件事更加美好的。

“西藏人民对佛法的信仰是时断时续的,白天忙于世间的俗务,晚上则被愚昧的睡眠所耽误,而其中则忙着吃穿,庸庸碌碌的一生就这样完结了。这样的见地和行为是无法和我相应的。能够抛弃冗务的请跟我来,没有任何事务比修行佛法更值得我们精进的。如果只是为了短暂的此生而烦心,为了今天或明日而操劳,就算今天就要死,也不知去思维佛法,这样是不对的。你们应该清楚明白这一点。

“忘记食物和财富,抛弃一切跟我来吧。西藏的事务没完没了,吵吵闹闹多是为了打击敌人卫护亲友。当年纪老迈时还不思维佛法,这是十分可悲的。

“对于亲友要认清情爱的无常苦痛与不实。为了虚妄的荣辱,而消磨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决心弃别故乡的就跟我来,消除障碍的方法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西藏是贪欲的深渊,一人养活不了另外一个人。看见众生死亡,也不思维佛法,而为了无益的事情或获取财富而到处奔波、如是忧伤,要解除这些烦恼的话,请跟我来。消除贪欲没有比这件事情更好的。

“不要跟随着外境而走,为了明知如量的境界请跟我来。莲华生大士就要前往大乐的宫殿,你们不要再送行了,请你们返回吧!此行不会永诀,大家将来还能见到我。

“现在请从后面仔细看着我,直至看不见时,就安住在禅定静虑之中。你们仔细地谛听,反复地观察,白天时修习观世音菩萨的本尊观,而晚上时修我莲华生的相应法。修习佛法,不能分心于世务。自身凡俗世务都要弃舍!”

莲华生大士一面说着,一面骑着宝马,由四大力士牵着马,飞向彩虹光中。西藏君民如同鱼身掉在沙漠里一般,寝食俱废地滞留在贡塘山顶上。

在芒域吉伸的茸塘池的水崖岸,君民们于二十五日.修持禅定静虑。他们白天凝空望着莲华生大士的背影,在阳光中像雄鹰一般的大,与万丈光芒同时驰射。渐渐地,愈来愈小,只有像鸽子那么大,随后身影如同蜜蜂一般,然后只有剩下像虮子一般的大小,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再仔细凝神的盯视,也看不到了。

黄昏日薄西山时,看到莲华生大士次第在印度、乌仗那国,在南瞻部洲的空中安坐着。在第二天早上观察的时候,在僧伽罗国的铁城边、赞巴伽树的树荫下,宝马在砂金中打滚,并大口吞食着药王斯巴达。莲华生大士的身边围绕着罗刹众,他们有一千位敬仰者汇集在那里。佛法的光辉照射着,男女罗刹聚集在无门的铁房子中,莲华生大士示现为罗刹王骷髅珠,罗刹们围拜着他,生起甚深的敬仰。这时,王臣属民和随从,都朝向此方顶礼。

当西藏君民回转到了巴茂巴塘滩,牟德赞普大王说:“往昔能听到、嗅到、闻到的莲华生大士,现在已经远赴罗刹,西藏大地空荡荡的。先王已经去世了,我的身心是十分的悲痛。你们难道不悲伤吗?让我们从桑吉桥上返回吧。”

大王说了之后,大臣们谏阻道:“大王!留在后面的众生去桑吉桥有何用呢?不如回宫去吧!”大王就依依难舍地随着西藏的大臣回到宫中。

此时,空行移喜措嘉虽然在自心上与莲师是无有分离的,但是在缘起上,心中亦哀痛难忍地说道:

“在火阴鸡年,我拜见莲华生大士,得到了不忘的总持。我一生,都服侍着莲华生大士。

“不曾受到世间污染的三身佛化身莲华生大士,对西藏有无限的慈悲,对众生有广大的恩德。山崖被加持成为修行之山;为有缘的弟子,降下了佛法的法雨;给聪慧的人,宣讲了所有的法乘;给具器的弟子,开启了全部的秘密口诀;向信仰者彰示了加持的阳光;对有善根者,作了殊胜的授记预言。

“慈悲遍满的莲华生大士,现在已远赴西南的罗刹国。力士与空行圣众们,在初十之中汇集,像虹、像云一样地消失在空中,只有具足不变信心的移喜措嘉留下来了。世间浊时的依怙者莲华生大士走了,南瞻部洲无依怙的众生留下来了。第二位佛陀莲华生大士走了,撇下了具有坚定仰信的移喜措嘉留在这里。人天所供奉的莲花生大士到了法界,丢下了具有仰信的众生。

“今生和下一辈子都盼望的如意宝树,现在到罗刹国去了,没有希望的移喜措嘉留在这里。不能没有的莲华生大士走了。吉玛吉乎!莲华生大士啊!化身的您竟然离开了,难道这是真的吗?来到西藏,而不永久居留,乘着智慧的马匹离开了,这难道是真的吗?不做西藏王的国师,让西藏成为空壳一般,难道这是真的吗?为何不把显密的所有胜义宣讲给译师们,而要匆匆离去呢?难道这是真的吗?佛学精义的密宗为何不全部传承下来,而让移喜措嘉的希望落空呢?为何不宣讲究竟实证的大圆满法,而让人无处请教密诀呢?难道这是真的吗?

“吉玛吉乎!莲华生大士啊!一切光明太阳的坛城落下去了,消解愚昧酷热的月亮已经落下了!解除五欲病毒的药料已经干枯了!慈悲无偏袒的父亲已经走了!渡世间轮回苦海的舵手也走了!消除世间黑暗的明灯走了!一切众生祈祷的依怙走了!给成熟弟子异熟灌顶的宝瓶破碎了!精通各乘的莲华生大士走了!精进自心为法身的上师走了!恪守三种律仪的导师走了!想起上师的殊胜妙行,竟情不自禁地热泪流溢,气喘胸闷,透不过气来,两腿发软立不了地,我移喜措嘉的思绪实在是难以稳定!

“吉玛吉乎!心里对上师无法不想念,为何不为将来的众生,长久安住呢?现在佛法都已经伏藏好了,在身、语、意、功德、事业的僻静处,修行法幢仍然未被建立,但是为何要让这些地方空出来呢?为何不将劣生女子移喜措嘉带走呢?莲华生大士!您却走了。

“吉玛吉乎!可怜我现在要向谁恳求呢?莲华生大士这一走,藏地宛如没有了父亲的孤儿,白天、黑夜发出悲泣的声音。贡塘拉卡山上的人们全部昏倒了,眼泪变成血水,流也流不尽,我们不知道该做,还是应该走?坐立不安,心意十分的烦乱,想念大士,夜夜失眠,无论是从何想起,都不能没有莲华生大士。

“吉玛吉乎!莲华生大士啊!难道您不悲悯劣生的移喜措嘉吗?从云彩里飞出的骏马呀!把我的上师背到哪里去了?我移喜措嘉痛心不已,面朝十方,悲哀地呼嚎。大士!您却一刹那都不肯出现!在这芸芸众生里,还有谁比我更痛苦呢?西藏到处都有哭喊声,走到哪里,也都在想念着莲华生大士。白天思念、夜里也思念,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年轻时当了莲华生大士的弟子,爱护的眼睛,恒久地敬护着上师您,严格遵守三昧耶誓句,并得到了全部的教诲。如今一切的佛法都已实践,至年老时节也死而无悔。

“莲华生大士您的功德,千言万语也无法说不尽。祈愿一切六道轮回的众生,能出生在莲华生大士的面前,并在转生之后,圆满利他的事业。让摒弃生死的圣者赐予加持,愿我的一切祈愿都将圆满的实现。”

广大圆满的莲华生大士已远离西藏了,他的伟大教诲已深植在西藏人民的心中,种下了无上菩提的种子与资粮。西藏的王臣心心忆念着这无比的上师大宝,受持着莲师智慧加护,使黑暗的雪域,放出了永恒不灭的明光。

莲师广大圆满的教法,如金刚不坏的菩提种子,种在雪域的每一个角落;无尽的持明圣者,也将源源不尽地依缘现起成就。

落日西沉,遍满天际余晖,含孕着无涯的光明海藏。莲师在表相上虽然离开了雪域西藏,宛如像落日一般,沉入了大地;但正如朝阳即将再起一般,莲师却永远未曾离开我们。

莲华生大士的光明在适因适缘中,将明照我等的心海,加持我们直至圆满成佛。我们一心忆念着莲华生大士,他其实时时刻刻都不曾远离我们。让我们一心忆念着莲华生大士,原来他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眼眸之中。

南无 不灭虹身莲华生大士

嗡阿吽班杂咕噜贝玛悉地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