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扎仁波切入行论讲记 ● 第十讲

Share

第四世班禅大师如是说过:“行者初应作,善观自内心,如经首梵字,无比胜师许。”在一切修行的起初,观察自己内在的动机极为重要,正如在经论前所说的一句梵文那般重要。因为在藏文每部大藏经的开始,都会有句梵文的名字。

 

修行之初,每个人的思想状态千差万别,如果我们的内心较为烦躁散乱,让思维快速安住于善法中就很困难。所以,应先让自己处于一种平等舍的状态,这并不一定是要求内心一开始就能安住,只要能渐渐地让内心平静下来,不再那么烦乱即可。

 

修行前观察自己的内心状态,如果它处于纷乱、贪、嗔或痴的状态中,就可以通过修九节风的方式调整过来——观察自己的呼吸,由此让自己内心处于无记的状态里。当心住于平静时,便可以渐次去思维一些暇满人身难得的道理,应善加利用此身去修持,而修行中最殊胜、让人身快速产生价值的便是菩提心的修持。前面亦应对轮回之苦稍作思维。如此让自心慢慢转变,充满对法的好乐。昔日噶当派大德贡巴仁青喇嘛曾言:通过修持阿底峡尊者的教授,可以将其总结为三点:一是目光应远大,为众生而追求佛果菩提;二是脚踏实地,依自己现阶段的内证与状态,相应地从下士道、中士道去修持;三是有张有弛,思想上不要紧张,亦要持续精进。

 

在修持的道路上,我们有时会感觉迷茫、无处使力,自卑之心也随之而生。此时切不能气馁,要坚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突破进步。往昔在藏地有位大德,于修持道次第时反复七八次才有所领悟,最后生起证悟。作为我们而言,一是应对所讲授之看似简单的内容反复观想并去思维,再便是集资净障。将这两方面结合起来修持,道次第的证德才会在我们内心生起。若是因一时的修行逆缘而放弃,便永无生起的机会。因此,应切实地在这两方面下一番工夫。

 

另有些人即是起初修得很好,有了些觉受或体验,但后来却因出现不同的障碍而退心。这其中有很重要的因素,特别对于出家人而言,有一种“信施难消”的障碍:施主以十分虔敬之心供养出家人衣物饮食等,倘若我等不好好积累福德,此种信施反而成为障碍。能消化此信施的,便如七支供中的顶礼、供养等,通过这些可让施主得到他们供养的福德、为他们消灾免难,如此便消化了信施。所以,我们修行人不要以为只禅修即可,也应广泛地培植福德,这样便可将许多障碍化解为无形。

 

在《入行论》中没有明显提到观想资粮田,然而供养、顶礼等七支供时,还是应观想一下资粮田。当然,要清晰详尽地观想皈依境、上师供资粮田非常困难,但可以用胜解的这种方式,尤其是僧众集会时,将此作为资粮田观想。有人修法时,观音也好、度母也好、诸佛也好,每一位均摄含了资粮田,无论怎样供养面前均有一座资粮田,如此福德因缘便更加殊胜。

 

《入行论》有十品,前面三品是讲若未生起菩提心便令它生起来。如今第一品,菩提心的功德已经阐述,现在便讲第二品,集资净障,为受持菩提心作准备。我们应怀着广大的心愿——不仅为自己,亦为一切有情成就菩提——这样来听闻诠释菩提心、菩萨行的经论。

 

之前讲述“供养”时,我们讲了无主物的供养,即是这个世界上大家共享的种种美妙事物、美好环境,将其观想来供养诸佛菩萨;有主物的供养,如自己尚能自主的身体,虽没有身外之财可供奉,却可以将自己的身心拿来奉献给诸佛菩萨,成为他们的臣仆。因诸佛菩萨成为自己的靠山,在轮回中也就不会害怕,依随诸佛菩萨的足迹,去践行利生之事业。

 

“我由诸尊咸作摄持故”,由于把身心完全供奉给诸佛菩萨,因而便完全地依照诸尊教言去行事、饶益有情;“饶益有情不怖生死轮”,不再害怕在生死轮回中流转,正如大菩萨们发愿,即便是为了利益一个有情,也甘愿在地狱里面住无数大劫的时间;“往昔众罪清净得超脱”,对往昔已造之罪业至诚痛忏;“别余罪垢此后不再生”,未来应用心防护、不再造作新的罪业。

 

庚二、意变供,

 

以下颂文乃是讲述以内心观想变现出的物资而为供养,共十二种,如云:“沐浴拭身衣庄严,香花薰香及天馔,灯明大地宫伞盖,此乃意变十二供。”

 

辛一、沐浴次第:

 

浴殿香薰旃檀气芬馥 水晶布地晃耀色晶莹

众宝轩楹辉惶悦人意 珍珠华盖垂履灿光明

于诸如来及诸如来子 奉献众多充盈妙宝瓶

盖盛悦意妙香甘露水 妙歌天乐无量浴具陈

 

观想浴室与献浴。第一颂是观想浴室,将沐浴之所,观想出来;第二颂则是如何献浴的情况。

 

贡献沐浴,在修道次第之前的六加行时,便有这样的观想方式,即是在观想资粮田,将诸佛菩萨请来安住于面前后,便观想浴室贡献沐浴。在观想资粮田时,我们先观想外在诸佛菩萨坐在面前,如三昧耶尊,此时他们如尚未开光的佛像一般;继而将智慧尊从净土中迎请来,融入三昧耶尊,正如“胜住开光”。就其本身而言,诸佛菩萨无处不在,但一般人总以为他们住在遥远的净土,为遮除这样的分别心、令世人生起敬信,所以有此环节,迎请净土诸尊融入三昧耶尊后,念坚住咒,犹如胜住开光;再便是观想诸佛菩萨在浴室里沐浴。

 

若之前观想过资粮田,此刻直接迎请即可,相较会简单一些。更为简单的方式便是放一面镜子,沐浴时将水倒在镜面上。沐浴的观想可以非常广大地去做,亦可以非常简单地一带而过。就诸佛菩萨本身而言,他们是纯然清净无垢的,没必要让我们为之沐浴,然而就我们自身来说,却有必要为了净化自身的疾病、障碍、逆缘等,为己培福,所以献浴。

 

按颂文解释,浴殿乃是一个四方形的屋子。“浴殿香薰旃檀气芬馥”,屋内遍洒多种香水、香气弥漫;“水晶布地晃耀色晶莹”,水晶为地、光明璀璨;“众宝轩楹辉惶悦人意”,殿内柱、梁皆为七宝所成,极其稀有;“珍珠华盖垂履灿光明”,华盖即是伞盖,以珍珠为垂饰,大放光明。诸佛菩萨的刹土均由其智慧化现,世人无法想象,只能观想各种珍宝,将我们所认为最珍贵的物品拿来观想供养给诸佛菩萨。浴池里面摆设的情况,如扶手等等,在道次第观修中讲得非常详细。

 

下面便是沐浴的情况。“于诸如来及诸如来子,奉献众多充盈妙宝瓶”,于献浴时,充盈种种甘露水与鲜花的妙宝瓶如现代之莲蓬头一般喷流出水,无有穷尽;“盖盛悦意妙香甘露水,妙歌天乐无量浴具陈”,空中弥漫着悦耳的种种天乐,献浴时,由于观想的释迦牟尼主尊是出家比丘相,故而献浴之人亦为比丘相,寂静调柔,非常庄严。此处,若观想之主尊是比丘,献浴者即为比丘相。若主尊为度母,则观想献浴者为比丘尼形象。

 

献浴时,自己观想怀着希求出离心、菩提心,希望得到无上安乐与诸佛那样无比的功德,以这样的希求心来为诸佛菩萨献浴。亦观想我们身边围绕坐着无量有情,为了他们也得到佛菩萨加持,获得无边功德,而为诸尊献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