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罗汉长得什么样子?

Share

问:有的禅修者已经证得四禅八定,甚至修行到观禅,但是他们的日常行为或德行并不太好,不太遵守戒律,许多人也因此而对此修行法门产生怀疑。

一个证得上述境界的禅修者,是否应该比没有证得的禅修者,更加坚守他清净的身、口、意?

一位证得四禅八定或修行十二因缘,知道自己的许多过去世,或体验涅盘的禅修者,是否应该保守秘密,不轻易向别人透露?

帕奥禅师回答:根据巴利圣典,要证得禅那、道、果的人,必须先持戒清净。持戒不清净的人,虽然还是能培育起某种程度的定力,但是他们不可能证得任何的禅那、道与果。

在这里,我必须向大家澄清一点:我从来不曾印证任何禅修者,证得禅那、道与果。尽管我确实依照巴利圣典的教法,来指导禅修者修行初禅、第二禅等等。

然而,我只是根据他们在小参时所报告的情况来指导,这并不表示我印证了他们的修行成果。

他们的成果报告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因为有些禅修者很诚实,有些却不诚实。

很难说得到上述成果的人,在身、口、意方面,必定能比尚未得到成果的人清净,因为有些人虽然尚未得到上述的成果;但是,他们在德行上却也能持守得非常清净,

大龙大长老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他是法施阿罗汉的老师,修行止观禅已经超过六十年以上,但是他还是一个凡夫;

虽然他还是凡夫,但是由于强而有力的止观修行,使得他在那六十年当中没有任何烦恼生起,而且他的持戒,也非常的清净。

在《中部》的注释里提到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年纪老了才出家作比丘,他的戒师,是一位已经证得阿罗汉果的年轻比丘。

他与戒师住在一起,但是他不知道戒师是阿罗汉。有一天,在他们前往托钵的路上,他问戒师说:“尊者,阿罗汉长得什么样子?”

戒师回答说:“这很难辨别,有一个人年老才出家,和阿罗汉住在一起,却不知道对方是阿罗汉。”

虽然戒师已经暗示他,他仍然想不到,他的这位年轻戒师,就是阿罗汉。因此,要辨别谁是阿罗汉是不容易的。

一位真正的圣者,是少欲、知足与谦虚的,绝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证悟。如果这位圣者是比丘或比丘尼,根据佛陀所制定的戒律,

他或她,绝不能向未受具足戒的人讲说自己的证悟。未受具足戒的人,包括沙弥、沙弥尼和在家居士。

再者,要确定一个人的证悟是很困难的,所以最好是不要告诉别人,自己的修行成果。另外必须考虑的一点是,有些人会相信你,有些人不会相信。

如果你真正证悟了道果,那么不相信的人,就造下了严重的恶业,这将会给他们带来伤害。

因此,尽管证悟圣道的消息,可能会激发某些人对佛法的信心。然而,最好还是完全不要透露自己的修行成果。

问:如果禅修者不诚实,不依照真实情况报告他的禅修经验,他将面对什么样的损失呢?

答:既然他说谎话,他的戒行就已经不清净,因此他无法证得任何禅那、道与果,也不能在修行上有显著的进步。

如果他明知而故意诈称证悟禅那、道与果,那就犯了很严重的戒。若这项恶业在临终时成熟的话,他就会堕入地狱。

身为佛教徒,我们应当清楚地了解自己的目标何在。我们的目标,乃是要解脱生死轮回,这是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大利益。

唯有在达到目标之后,我们才能引导其它人,步上我们曾所走过的大道,给予他们最大的利益。

因此,如果我们爱自己以及爱他人的话,我们就必须诚实。我们能说一个让自己堕入地狱的人,是爱自己的人吗?当然不能!

然而,如果他能够痛改前非,诚实而且精进地修行,他还是可能证悟禅那、道与果的。

问:如何透过见、闻、觉、知来达到解脱?

答:如果你在见、闻、觉、知的时候,能够照见究竟名色法,并且能观照它们为无常、苦、无我,那么你就可能达到解脱。

问:《中阿含经》里记载,阿难尊者在躺下时证得阿罗汉果,当时他如何观察名色法?

答:你应当记得在阿难尊者出家为比丘之后,他就能够分析内、外、过去、未来、现在、劣、胜、粗、细、远、近的五蕴,

他能够修行缘起及照见那些五蕴的因,也能够观照那些五蕴及它们的因是无常、苦、无我。

后来,在他的第一次雨季安居期间,听闻富楼那尊者开示时,他证悟须陀洹道果,同时也具备了四无碍解智。

要证得四无碍解智的人,必须曾经在过去世中修行观禅,达到行舍智的程度。证悟须陀洹道果之后,阿难尊者继续修行观禅,长达四十四年之久。

在他即将证悟阿罗汉果的当天晚上,他彻夜行禅,尤其是观照身体四十二部份的色法为无常、苦、无我。

然而,由于过度的精进,他的定力变得薄弱,因此他想要躺下来,以便平衡精进根与定根。

就在躺下来的过程中,他的五根达到了平衡,而在身体尚未接触到床之前,就证悟了四果阿罗汉。

你应当了解这并不是顿悟,因为在证悟初果须陀洹之后,他还以四十四年的时间,运用种种方法,如:名色法、五蕴法、十二因缘法,来彻底地观照名色为无常、苦、无我。

如果禅修者彻底地观照,内在与外在的名色法为无常、苦、无我,而且观智已经成熟,那么,在证悟道果的边缘,他可以只观照自己最喜欢观照的法及相。

例如,他可以只观照色法为无常,这就足以使他证悟道果。或者,他可以只观照名法为无常,这也能使他证悟道果。

然而,如果还不能彻底地观照,名色法为无常、苦、无我,他就不可能借着,只观照一种法为无常、苦、无我,而证悟任何道果。